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七十七章长生殿十三全文阅读

谢青羽带着樱袖从织云宫逃了出去。那两个自称从未失手过的天兵就这么第一次失手败给了他们俩。

天界是不能再待下去了,谢青羽左右思考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带着樱袖去凡界。

2kxiaoshuo.com

谢青羽带着失了魂般依旧颓废着的樱袖,刚走到进入凡界的入口,就看到了堵在前面的澄菏仙子。谢青羽下意识把樱袖往怀里带了带,冷着脸问道,“我想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明白了,你为何至今还要对我纠缠不清?”

澄菏仙子闻言露出一副委屈的神色,“我没想做什么,只是,想再看你一眼。”

谢青羽挑了挑眉,“有什么可看的,你忘了我才是最好。”

澄菏仙子被谢青羽冷冷的眼神刺痛了双目,眼上浮上一层晶莹的水光,“你非要这么冷冰冰地对我么?我也并没有做什么另你讨厌的事吧,就这么远远地看着你还不行么?”

谢青羽忽的叹了一口气,目光才稍稍柔和下来,“仙官禁感情的这条规定,果然还是有些道理的。两情相悦的人,哪里来的那么容易,大多都是单相思罢了。所谓的感情,都只不过是被爱驱使的不由自主罢了。”

“那你对她呢?两情相悦还是单相思?”

谢青羽看了樱袖一眼,眸中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暗光,“我和她,一切都还未可知,我还没……”

一直处于失魂状态的樱袖突然把目光聚在谢青羽身上,几近沙哑地说了一句话,“我不可能会爱上你,不——可——能!”

谢青羽面上浮现一抹痛色,正欲开口问为什么,就觉眼前黑影一闪,眼睁睁地看着樱袖飞身进了凡界的入口。

“樱袖!”

谢青羽唤了她一声,正欲紧跟她的脚步,却突然被澄菏仙子拽住了衣袖。

“你想要的答案已经如此明了了,你还要继续执着下去么?值得么?”

谢青羽扒开澄菏仙子拽着他袖子的手,头也没回地说了一句,“那你自己呢?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们都一样而已!”

说着,便一个闪身也跳进了凡界。

澄菏仙子愣在原地,半晌才收回意识,抹掉了脸上的一片湿漉漉的泪痕。可能她也需要下凡界一趟了,在这天界除了上流光寺以外,还有一种方法可以淡化一个仙官的感情,那就是下凡历情劫,她记得月老说过,经历的多了,也就渐渐冷淡下来了。而且她还知道,公主从司命那里拿着命格下凡界,用的也是历情劫这个借口,只不过人家那是两情相悦啊,哪里是历劫啊。澄菏顾自冷笑了一声,而后慢慢走向了司命府的方向。

云良听得都打起了哈欠,无常讲的这故事也太长了,都把他给听困了。他突然觉得无常总嫌弃自己话多这事,如今这么一看,他无常好像也并没有什么资格吧,大家说的话明明都不少,半斤对八两而已。

那头闻玉也听得昏昏欲睡,但是因着对无常的尊敬,还依旧苦苦支撑着,有好几次她脑袋都从胳膊上滑落下来了,差点一头摔在地上,还好最后她又晃回来了。

见无常停了嘴,周围一众听的人都长长出了一口气,正欲准备起身揉揉已经坐到麻痹的屁股,那头懵懵懂懂刚醒过来的闻玉突然问了一句,“大人你讲的这个故事到底和孟婆有什么关系啊,你不是说要给我们讲孟婆的故事么?”

无常一副为学生解惑的老夫子模样,眯了眯眼睛,嘴唇刚张开一条缝,他身后的老祖宗提了鱼竿就走,甚至有几分匆忙,途中差点拌了脚。

无常被老祖宗的一声闷哼给吸引了过去,回过头眯着眼睛问道,“老祖宗,不听故事了啊,怎么走了呢?”

老祖宗当即就加快了脚步,头也不回地摆摆手道,“不听了不听了,忙着钓鱼呢,再不把我的身体钓上来,怕不是要烂在河底了。”

无常面上浮现一抹失望之色,不过在回头之后看见一脸求知欲的闻玉时,心情又立刻大好起来,于是抓住了一旁准备趁机逃跑的云良,继续说道。

“我讲的当然是孟婆的故事了,我不是说了要给你这个新入门的小孟婆讲讲你的那些前辈的故事么!你听我说便是了。那樱袖跳下了凡界,又回到了之前她和樱嬅一起住过的那片街道,又过上了以前卖菜的日子,不过唯一不同的是,现在这里只有她自己了,这世上,再没有樱嬅这个人了。再说那谢青羽,跟着樱袖一同下到了凡界,看着她整日闷闷不乐地在街头卖菜,也不敢离近了去看她,只敢远远地观望着,此刻,他突然就有了一种和澄菏仙子同病相怜的感觉。樱袖每天都摆着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卖菜的生意也是大不如从前,有时候甚至一棵菜都卖不出去。樱袖下来的时候什么也没带,身无分文,要不是她和樱嬅的小屋子没被这些后人给拆了,估计她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了。谢青羽不忍心看她挨饿,于是偷偷买通了几个路人每天去买樱袖的菜。谢青羽带的东西也不多,渐渐的钱也都花完了,为了不让樱袖挨饿,他打算去一家文馆里帮人写字。结果那天他刚站到文馆门口,就被身后的一声呼唤给惊得僵了腿。”

谢青羽听出来了,站在他身后的人,就是樱袖,他从未感受过如此巨大的压力,压得他简直透不过气来,那些年屡次参加科举查榜时,都没有他此刻更要压力大。

“你跟了我那么久,就没有什么想说的么?”

“樱袖,我……”谢青羽想说我喜欢你,却脚步僵硬地连最基本地转身都做不到,所以他就不能当面跟樱袖讲出那句话,不方面讲就会显得不正式,于是他想说的那几个字就这么卡在了嘴边。他拼命地想要回头,拼命地想开口,然后腿和嘴,都仿佛被什么粘住了一样,终究,他依旧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谢青羽低着头,竟不知樱袖何时主动走到他身前来了,樱袖一开口,倒还把他吓了一跳。

“樱嬅和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当初有没有对她……”

“啊?”谢青羽万万没想到和樱袖见了面她说的竟然是这句话,一时有些愣住,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樱袖问的到底是什么。“我没对她做什么,那日只是喝多了,樱嬅太小又未经人事,根本不懂,所以才以为我对她做了什么。”

樱袖思考了一会,忽然之间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一拍手道,“你当初说自己被一个流泪的骗子给骗了,那个人不会就是樱嬅吧?”

谢青羽点了点头,“她当初要借我的飞升路,所以要接近我,她就对着我痛哭流涕了一番,我一时心软,就被她用酒灌醉了,而后就……”

经历了这几年的洗礼,樱袖也变得愈加理智了一些,樱嬅不会白死的,她要带着樱嬅的那一份好好地活下去。

“喂,你这几年一直在我身上花钱,应该没有多少积蓄了吧,你今日来这里该不会是为了挣钱吧?”

谢青羽面上一红,微微点了点头后低下了脑袋,像一个犯了错被大人训话的小孩子。

“喏,这些都是你花在我这里的钱,既然你把钱都交给我了,那我自然是要养你的,好了,跟我走吧!”

谢青羽愣了愣,“走?”

樱袖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用手里的钱袋砸了一下谢青羽的脑袋,“跟我走,我养你!”

“那,那我喜欢你,你,你也会养我么?”

樱袖被他呆呆的模样给逗乐了,“嗯,养!再说,我也喜欢你啊!”

说到最后一句话,樱袖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低了声音,导致本来就有点飘的谢青羽根本没听清她最后一句说了什么。

“你说什么?”

樱袖被他的呆给气的又翻了一个白眼,随后没好气地说道,“我说,你买我的那些菜都被你弄到哪里去了,两年里可也是个不小的数目呢。”

谢青羽闻言憨笑着挠了挠头,“我都扔了啊,吃又吃不了!”

樱袖这白眼是停不下来了,一边用钱袋砸他一边怒吼道,“你个败家子!你知道那些菜我花了多长时间去弄的么,你说扔就给我扔了,我让你扔,我打死你看你还扔不扔菜!”

……

闻玉不知是第几次的又揉了揉脑袋,头发都被她揉成了一团糟,蓬蓬着在头顶炸开了。

“大人,这故事是结局了么?”

此时她已经不在乎这个故事里有没有孟婆了,只要能结局,就是个好故事,只要无常能闭嘴,她就心满意足了。

昏昏欲睡的云良听到闻玉嘴里的“结局”二字当下也立马精神起来了,从石头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还抻了个懒腰,“讲完了是么?结局了?那我先走了,王输还等我我去教呢,我家大人果然还是和从前一样懒,自己收的小弟竟然还要我照顾。我跟你说,那个王输啊,他,”

无常从闻玉那边抢了一块糕点塞入了云良嘴里,这家伙,一让他说话他就精神起来了。处理了云良,无常便满面春风继续说起他讲的故事来。

“这故事啊,说来话是长了些,可若是到了如今便结局了,那便是个好故事了,但我之前便说过了,这故事,它是个悲剧。”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