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七十八章长生殿十四全文阅读

樱袖和谢青羽生活在了一起,就住在那间樱袖和樱嬅原来的小房子里。然而好景不长,天界的人很快就找了过来。谢青羽亦如当年一样把樱袖护在了身后,站在他们俩对面的,还是当年织云宫的那两个天兵。两年不见,他们俩脸上竟然添了些风尘仆仆的意味,想来这两年来他们过得不是很好,甚至身上还能看出几分沧桑的影子。那两个人一见到樱袖时竟还有些咬牙切齿。

“两年了,我第一次失手,竟让错误延续了这么久,看来是我懈怠太久了,能力都有所退步了,竟让你逃了这么多年。”

另一个天兵抬了抬下巴道,“好了,话不多说,走吧。”

就这样,樱袖和谢青羽两个人,再次被带回到那个集聚了他们所有苦痛的地方。

夜妖把桐泽抱在怀里,像一个深夜里给孩子讲故事的老人一样娓娓道来。

“樱袖和谢青羽两个人的爱情不得善终,受到了严厉的惩罚。樱袖被罚到忘川去当了孟婆,永生永世都守在奈何桥上,为过往的鬼魂施孟婆汤,一边看着那些渐渐失去记忆的人脸色由泪流满面变得茫然,一边在心底沉淀她自己那份深入骨髓的感情。而谢青羽,则被天帝关到了长生殿。天帝赋予了他不老不死的能力,但却在长生殿周围设了一道禁制,他一生都离不开这个赐予他永生的地方。而他也因不老不死的长生而入不了轮回,只能孤零零一个人守在荒芜的大殿里。谢青羽入不了轮回,而樱袖却在轮回之路上施汤,这便是天帝对他们俩的惩罚。就像那黄泉里的彼岸花,花叶永不相见。这,便是这长生殿的起源。”

桐泽闻言猛地从夜妖怀里窜了出来,一脸惊恐道,“殿使该不会就是谢青羽吧,那他……”

夜妖笑的揉了揉桐泽的头,而后示意他坐下,这才继续道,“谢青羽是殿使,但你的殿使却不是谢青羽。而且说起来,谢青羽应当是这长生殿里的第一个殿使。之所以会出现后来的这些殿使,那是因为当初的谢青羽他找到了离开长生殿的方法。谢青羽十分地想念他的心上人樱袖,于是他想尽了方法,最终钻研出一种方法,用别的人来代替他留在长生殿,而他则替换那人入轮回的机会,得以入黄泉去看樱袖。谢青羽把他身上的长生之力转移到一颗树上,然后向外放出消息——长生殿内可得长生。于是来求长生的人开始络绎不绝,谢青羽随便抓了一个,便成功替换那人轮回的机会成功逃离了长生殿。这便是长生殿内殿使身份之谜真正的真相。”

“那,殿使他,也是当初来寻长生之人?”

夜妖点了点头,“想来应该是了。结果他应该失去了轮回的资格,等到后悔的时候才发现为时已晚。”

桐泽有些闷闷不乐,夜妖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似乎是注意到了夜妖的目光,桐泽抬起了耷拉着的脑袋,呆呆地看着他,“你说,殿使他会不会去了忘川?”

夜妖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桐泽见状便又低下了头。

看着如此丧气的桐泽,夜妖有些于心不忍,过了半晌才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开口说道,“如果你非常想知道,那我们就去阴阳里看看。”

桐泽抬起头,低迷了几日的眼里终于多了几分光彩,“好!”

闻玉听无常的故事,渐渐竟上了瘾,不知不觉中就把盘子里的糕点吃没了,等她一手抓空了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在这听了好久都没有困了。

“大人,那谢青羽最后和樱袖见到面了么?”

无常突然起身,深沉地忘了一眼对岸的彼岸花海,有些低沉地说道,“见是见到了,不过,却是最后一面。谢青羽不顾一切地来到了忘川,见到了正在奈何桥上施汤的樱袖。樱袖一时大喜过望,差点丢了手里的碗,但随即她眸中闪过一抹痛色,心中想到,他们俩如今虽是见了面,但未来却仍旧是一片灰蒙。谢青羽不知樱袖心中所想,炫耀似的讲他逃离长生殿的方法全部都说了出来,说完还一脸得意的样子,完全没有发现樱袖愈加苍白的脸色。后来,谢青羽和樱袖一直说到了晚上,眼看着就快要到了睡觉的时候了,樱袖低着头,昏暗的烛火照得她那张脸很不真切,谢青羽只听见她说了一句去拿什么夜宵,便想也不想地道了一声好。樱袖端着一碗东西过来的时候,谢青羽直接就伸手接了过来,一边嘴里说着怎么她的手这么凉,一边抬起碗一仰头就把樱袖端过来的东西喝了个精光。樱袖把谢青羽扶上了床,仔细地替他掖好了被角,之后便借口有事离开了。樱袖离开那里之后,她来找到了我。”

樱袖比之前来忘川的时候憔悴了不少,眼窝凹陷,眼底是抹不掉的深青,整个人的身形都消瘦了许多,衣服看起来都有些宽了,肥肥大大地像挂在身上的一块布一样。

“大人,我不想活了。”

无常挑了挑眉头,问道,“为何?”

“因为累了。我和谢青羽之间的感情,虽一直深厚无比,却隔得越来越远,而且,我和他之间的这段感情上,有太多的威压,逼得我不得不放弃。可你若说让我直接了断了这段感情,我自然也是不愿意的,所以,我只好一死,求个彻底的了断。”

“那他会舍得么?他会同意么?”

“他不会舍得的,也不会同意的。这些即便我还没问过他,但却已经知晓了答案。所以,刚才在他入睡之前,我给他喂了孟婆汤。”

“什么?”无常倒是也没料到,樱袖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女子,竟然能做到这般。

“等天界的人查过来了,你便对他们说,我樱袖,就是个感情上的骗子,得到了谢青羽的爱便就想要把他一脚踹开,于是打伤了他,让他不得不入轮回。而我樱袖的死,便是你这个阴阳里的主人无常大人为了捍卫人间正义而行的正义之事!”

樱袖虽一字一句说的咬牙切齿,却不带一丝停顿和犹豫,甚至那种带着诀别的语气,有几分感动到了无常。

无常看着早已泪流满面的樱袖,心下忽得就抽痛了一下,“这哪里是正义之事,你这是逼着我去睁眼说瞎话啊!我口中的这正义二字,又有哪一处端得起这‘正’字的横平竖直!”

樱袖已经有几分哽咽着了,“大人,这是我樱袖生前最后的一个愿望了,唯有这样才能救得了我二人中的一个啊!再说,他喝了孟婆汤,便不会再记得这些事情,自然也就不会觉得痛苦,我的死也是我心甘情愿的,这么一看,这结局不是皆大欢喜的么?”

“欢喜?哪里来的欢喜啊!你把所有的悲伤都一股脑倒进了孟婆汤里了,那谢青羽不记得了,可那些承载着亡魂记忆的彼岸花可都记得着呢,你就不怕有一日谢青羽寻回了他的那些记忆而痛得肝肠寸断么?”

樱袖含着泪笑了笑,“可我还是想他活着啊!我舍不得他死啊,即便忘了我,我也想要让他活下去啊!大人,答应我,永远都不要让他碰到那片彼岸花!永远都不要让他再想起来了!”

说着,樱袖便纵身跳入了忘川河。

忘川河依旧平静得跟镜面一样,连个涟漪都不带有的,就那么平静地平静着,就好像刚才根本没有什么人跳下去了一样。

《仙木奇缘》

无常没有继续看向那片平静地忘川,而是抬头望向了天空,他好像看到有一颗星星,对着他闪了一下。

闻玉也跟着无常一起抬头看向了天空,零星的几枚星星在天空中不耐其烦地闪着。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闻玉竟看到有一颗星星闪着闪着就突然不亮了。

“大人,星星也会有熄灭的一天么?”

无常闻言点了点头,“当然了,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星星自然也不会。”

“那那些熄灭的星星,是不是就意味着那个人,彻彻底底地从这世上消散了?”

无常叹了一口气,过了一会才回答她,“对,星星便是她最后的痕迹,一旦消失,就是彻底消散了。”

“再也找不回来了么?”

“嗯,再也回不来了。”

云良不知何时已经睡得和个死猪一样了,嘴角甚至流了一串口水,无常见了忙躲得远远的,他可不想被什么奇奇怪怪的味道给熏到。

而后,无常感受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想必,是有什么客人来了。

“无常大人!”

夜妖端正地给无常行了一礼,桐泽见状也学着夜妖的样子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无常见状没忍住勾着嘴角笑了笑。

随后,桐泽便忍不住发问到,“大人,魂飞魄散之人,可还有办法再寻回来。”

“无法。”

桐泽听到这两个字后险些站不住脚,脚步一顿差点摔了,还好夜妖扶了他一把。之后,他还不死心地又问了一句,“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真的。”

无常看桐泽那幅失魂落魄的模样,也是有些心疼,其实这一切大概早就是命里注定的了,桐泽与殿使的故事他全都知道,而且他还知道,桐泽这一生的轨迹早就被列在司命的本子上了,天帝造出的长生殿已经失去了它存在的作用,那自然是早晚都要消散的,于是天帝大手一挥,创造了一个殿使,而后又大手一挥,桐泽就成了这场毁灭长生殿的人。

“如果你想,我可以安排你入轮回,喝一碗孟婆汤的话,这些痛苦就会全都忘记了。”

桐泽苍白着一张小脸摇了摇头,“我不喝,我想要记住和他的点点滴滴,全部!”

桐泽只是一不小心,就陷入了这场棋局。但偏偏,他对他的棋子,产生了感情!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