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七十六章长生殿十二全文阅读

樱嬅刚平复下来的脸立马又白了几分,她一直以为谢青羽的飞升是靠澄菏仙子暗地里推了一把手的,没想到竟然不是这样么。

樱袖听了澄菏仙子的话,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谢青羽,急得她一双眼睛肿的跟桃核一样,一汪泪要出不出就刚好卡在眼眶里,看上去可怜的要命。“樱嬅,你快逃吧,快走啊,一会等天帝派人过来了,你就逃不掉了,我真的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就这么毁在我眼前啊!”

樱嬅抓住了樱袖的手,竟有些抑制不住地在颤抖。“姐姐,我往哪里逃啊,我已脱离凡界,再逃离天界,不就只能堕落成妖魔了么?”

樱袖看着樱嬅眼里的绝望,心里一阵地抽痛,“那我更不愿看到你死啊!我就你这么一个妹妹,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你在我面前灰飞烟灭,这不比杀了我还要让我痛苦么?”

樱嬅忽然的就笑了,“姐姐,我知道了,你是在乎我的。你这么说,我真的很开心,其实我一开始被澄菏仙子发现是借道飞升上来的时候,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自己会不会灰飞烟灭,而是姐姐你知道这件事后,会不会不要我这个胆大包天的妹妹了!”樱嬅顿了顿,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樱袖后又接着道,“我知道你又要说我傻,可是我最在乎的就是你啦,你可是我唯一的姐姐了啊!”

樱袖眼里打着转的一汪水忽得就像决堤的江水般倾泻而出,瞬间就打湿了她那张精致的脸。“樱嬅,你真傻啊!我是你唯一的姐姐,难道你就不是我唯一的妹妹了么!”

“姐姐,我不会逃,我也不怕死,我拼了命的也要登这天,就是为了见你一面,如今见你过得还好,我便心满意足了。姐姐,勿念!”

樱袖拽着樱嬅的袖子不撒手,樱嬅却也不敢看她,只别过头去,顾自抹着眼泪。

那头澄菏仙子一脸不耐烦地道,“别演了都,哭什么哭,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樱嬅闻言眼底含着泪第一次回瞪了澄菏仙子一眼,“你又怎知我的今日不是我所期许的当初?”

樱袖正要再看樱嬅一眼,那头却过来了几个一身戎装打扮的天兵,一左一右把樱嬅给压了起来,樱袖正欲上前把樱嬅给拽回来,却突然发觉自己被什么人揽住了腰,动弹不得,一回头,正对上谢青羽略蹙的眉眼。

“樱袖。”

谢青羽一边拽着樱袖,一边微微摇了摇头。

樱袖脸上的泪流得更甚,“不,我不要,你放开我!”

“樱袖,你救不了她,她犯了错,这世间容不得她了。”

樱袖一想到樱嬅刚才说的,突然就对谢青羽那张脸有些厌恶,便开口冲他怒吼道,“樱嬅有什么错,不过是借了你的路走了一趟,她只是为了见我一眼,只是一眼而已啊。”

谢青羽死死地抱住了樱袖,任凭她再怎么挣扎也没松开手。

“所以天帝不允许我们有太多的情感,有时候,感情是一个人犯错的起点。”

而后,谢青羽突然凑到樱袖耳边小声说了句,“樱袖,你不要再多说些什么了,现在还没有人知道你是樱嬅的姐姐,我保证澄菏仙子也不会多说些什么的。你便让樱嬅安心去了,自己好好活着吧,也算圆了她的遗愿。”

樱袖听到最后两个字突然就更加怒火中烧起来,“谢青羽,你这混蛋说什么呢?樱嬅还没死呢,你说什么遗愿呢?还有,我是那种为了明哲保身就连自己的妹妹都不顾的人么,你凭什么让我闭嘴,天帝他又凭什么不让我有感情!”

谢青羽忙捂住了樱袖的嘴,拉着她离压着樱嬅的那两个天兵往远走了些,这才松了一口气。哪承想,他刚一松手,樱袖就跑到樱嬅面前去了,大叫了一声妹妹就忽然抱住了她,把那两个压着樱嬅的天兵给吓了个措手不及,甚至有一个已经抽出了佩剑架在樱袖的脖子上了。

“蠢货!”澄菏仙子在一旁没好气地瞪了樱袖一眼,在谢青羽投过来一道凌厉的目光后,这才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旁去了。

谢青羽走到天兵面前,一把把樱袖给扯到自己怀里后便用力往胸口一埋,这才堪堪堵住樱袖的嘴。

“两位大哥,您们忙,我和这位仙娥就不打扰了。”

谢青羽本想就这么糊弄过去的,结果没走几步,就感觉到一道冰冷贴在了脖子上,想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谢青羽一边笑着一边回头道,“两位大哥,您们不是还有事要忙,那个借道飞升上来的仙娥不是还要押回去审讯的么,她……”

谢青羽一句话没说完,那头的樱嬅就忽然倒在了地上,嘴角不断溢出刺目的鲜红。

一旁的一个天兵道,“她不用我们管,天道自有惩罚!我们只需确认她接受惩罚并消散就可以了。”

谢青羽也终于控制不住怀里的躁动,樱袖挣开了他的禁锢,跑到樱嬅身边一顿哽咽。

“樱嬅,樱嬅,都是姐姐不好,早知道姐姐就不飞升了,姐姐就该留在下面好好陪你!”

樱嬅嘴角淌着血,可她却依旧在笑,一边不断地从口中呛出血沫一边对樱袖说,“姐姐……不哭,我能看到姐姐在这里过得很好,就……就知足了。我来之前……早就知道了……知道了自己的结局,姐姐,不要伤心,我……我……”

樱嬅终究没能说出最后一句话,终是闭上了眼,终是在樱袖怀里,化作了一股烟,随着樱袖滴在她身上的一滴泪,就那样悄然消散了。

xiaoshuting.org

樱袖还保持着怀中抱人的动作,眼泪连成串似的滴在了地上。她知道,从此这世上再也没有樱嬅这个人了,她消失的干干净净,连一滴泪都没剩下,曾经那个如水一般的樱嬅,就这么魂飞魄散了。

谢青羽看着眼前这一幕也很是心痛,可是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结局。

这时一个天兵走过来押起了樱袖,“你刚才叫她妹妹,我觉得这个樱嬅和你可能有些关系。而且,感情未净之人,是要到流光寺里闭关一阵的,我觉得你可能需要到流光寺待一阵。这天宫,可是很久都没见过一滴泪了。”

樱袖目光溃散,整个人都颓废得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任凭那两个天兵摆弄。

谢青羽见状急得出了一身汗,没想到这事到头来还是给捅漏了,而且好像已经向着不可抑制的地步发展了。要说打架,他一个文官指定打不过这两个天兵,想来想去也只能智取了。

“两位大哥,你看这位姑娘都哭成这样了,不然我带她进去先整理一下仪容,不然你们就这样带着她直接去见天帝影响也不是太好不是。”

其中一个天兵皱了皱眉头,“我看你在这浑水摸鱼好久了,说话也油嘴滑舌的,你最好别想耍什么花样,不然我手里的剑刃可不是剑鞘能藏的住的了!”

谢青羽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阿谀奉承过,估计所有的低声下气好像都在今日用光了。

“这位大哥说笑了,我哪里敢浑水摸鱼呢,大家都是在天宫当职的,我这不想着能帮也就帮一帮么。”

那天兵声词严厉道,“少啰嗦,快去!”

“是是是!”

谢青羽立马回过头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拽过一脸呆滞的樱袖,慢慢像房间里走去。刚才那幅样子可真是要憋坏他了,他谢青羽可没对任何人这么低声下气过!一想起刚才自己贱兮兮的样子,真是让他自己都有些恶心。

谢青羽没走几步,便听见后面那两个天兵道,“这小子刚才一直在护着那仙娥,他们不会进去搞什么小动作吧?”

另一个天兵信誓旦旦道,“怕什么,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天兵,还没有一个人能从我手底下逃走!”

走在半路的谢青羽突然觉得一道芒刺在背一样的目光射在自己背后,令他一阵毛骨悚然。

怀里的樱袖似乎是感受到了他身上的冷意,竟小小地颤抖了一下,谢青羽当下便带着她快速进到屋子里去了。

谢青羽把一脸呆滞的樱袖拖进屋子里时,她还在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她刚刚失去了生命里最为重要的东西,她刚刚没能抓住樱嬅。樱袖虽然是目光无神一脸呆滞的模样,但是却不妨碍那双眼睛里不断地往出流泪,看着就像一汪快要枯竭的泉水,一小股一小股地冒着水。

谢青羽忍不住走上前去,把樱袖半抱在怀里,揉了揉她的头。“樱袖,别这样,樱嬅看到也会伤心的。”

樱袖依旧只是目光呆滞地坐在那,一言不发,偶尔看一眼举着的双手,而后再无声地流下两行清泪。

谢青羽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提她拭去了一点泪水,但随后又有停不下来的泪水流下来,顺着他的手背一直蔓延到了他的袖口。

谢青羽见状皱着眉头唤了她一声,“樱袖!”

然而樱袖根本没有抬头,甚至连眼睛都不曾动一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