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港台小说 > 八零娇软后妈,撩最猛军官嘎嘎乱杀 > 第188章 我只是心疼姐夫全文阅读

温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

冷不丁的想到了自己已经好多天没来身上了,难不成真的……

温暖脸上瞬间白了下来,“妈,这件事情再说吧,傅沉不喜欢有人算计。”

陈婉茹叹了口气,“反正不管怎么样,你都得照顾好自己,现在你爸爸已经不在了,妈妈又不能在你身边,你就只有一个人单打独斗,你小心些。”

温暖点了点头,“妈,盛西江,怎么突然会对周瑟瑟这么好?”

陈婉茹撇了撇嘴,“谁知道?不过男女之间不就是那档子事儿吗,估计盛西江睡上瘾了呗,就算周瑟瑟再没用,光是那张脸,就占了半壁江山,她要是狠下心来勾引,哪个男人能抵抗得住?”

哪个男人能抵抗得住?

温暖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今天晚上的一幕。

是啊。

如果周瑟瑟真的刻意要勾引傅沉,傅沉肯定抵抗不住的。

温暖咬了咬唇瓣,“妈,我先出去了。”

温暖走到前面,正好看到周瑟瑟盯着傅沉在看,温暖赶忙上前,一屁股坐在傅沉旁边,狠狠的瞪了周瑟瑟一眼,“姐姐,姐夫还在呢,你盯着我的男朋友看入迷,是不是不太好?”

周瑟瑟头也没抬,“哦,我看着他牙上有菜。”

温暖:“……”

从未在外人面前有过失礼的傅沉:“……”

他不悦的看了一眼温暖,似乎是在责备温暖话多,如果不是温暖开口,周瑟瑟也不会当着大家的面让他下不来台,他……他他的牙上,怎么能有菜!?

饭后。

傅沉没什么表情的离开了。

一家人因为守灵的时候,闹了。

温老大不想守灵,想让两个妹妹守,温暖提出两个前半夜,两个后半夜,温老大嗤笑,“暖暖现在提公平了,当初下放的时候,怎么不说公平?”

温暖不可置信的看向温老大,“大哥,这是在责备我吗?”

温老大冷笑一声,一屁股坐在旁边,“我可不敢,现在你是谁,我又是谁呀,哪里敢责备你呀。”

温暖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大哥说这话真是好没有道理。”

温老大说道,“那你就守一晚上,暖暖,我们可是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整整被磋磨了三年,如今只是一晚上,你都不愿意守着,你让我怎么能相信你是真心要带我们回四九城?”

温暖咬了咬牙。

还没来得及说话。

旁边的温老三哼哼着说道,“暖暖,你别怪大哥说你,今天明明傅沉在,多好的机会呀,结果你一句让傅沉帮我们回四九城的意思都没有,你真的是伤了我们的心,暖暖,你不要忘记你今天之所以有这么厉害的成就,是咱爸不顾一切给你恩师写信,让周瑟瑟钻狗洞,爬树林才送出去。”

盛西江下意识的看了周瑟瑟一眼。

眼睛里弥漫上心疼。

一只手轻轻的握住周瑟瑟的手,温暖瞬间包裹了两人的掌心。

温暖最不愿意听的就是这话。

就好像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部是因为走后门托关系,可明明她也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她每天练琴整整八个小时,难道她的努力就可以被忽视了吗?

温暖在灵堂前面跪下来,“好,大哥三哥不用把话说的那么难听,不就是想让我今天晚上守灵吗?那我就守在这里,大哥三哥去睡觉吧。”

温老大和温老三立刻起身打着哈欠去里屋睡觉了。

盛西江小声和周瑟瑟说,“你也去睡。”

周瑟瑟摇了摇头,“家里没有我的房间。”

盛西江惊诧,“你那两年睡在哪里?”

周瑟瑟努了努嘴,方向指着外面的厨房,“在那里凑合,你看厨房房顶上的羊毛毡,都是我铺上去,刚开始被分到这里的时候,厨房是露天的,我们来的时候就已经深秋了,刚开始的时候还行,过了十来天,北风呼啸,根本没办法闭眼,我就想办法去捡回来了别人不要的破碎的羊毛毡,好几块破羊毛毡才粘成一块,又去找大队长借了梯子,给铺了上去。”

一边说着,周瑟瑟心里都在为原主感慨,原主,难道是个受虐狂吗?

原主到底是怎么做到,做的这些事情让外人提起来都觉得心肝肺被气的疼?

盛西江一只手搂住周瑟瑟的肩膀,“那就靠在我身上睡。”

周瑟瑟也没客气。

在盛西江身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在盛西江怀里睡了。

盛西江目光盯着窗外的月色,久久没回过神。

如果……如果他早一点来到这里就好了,瑟瑟就不用住在破厨房里这么久。

夏天多雨,冬天多雪,大雨瓢泼,大雪覆盖,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心里肯定会怕极了吧,听着雨声睡着了,天不亮就要起来干活,这小姑娘以前都过的什么日子?

盛西江垂眸。

温柔的目光落在周瑟瑟熟睡的小脸上,抬起手轻轻的蹭了蹭。

没关系了。

以后,他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了。

跪在对面的温暖,冷不丁的抬头看到这一幕,眼睛里闪过嫉妒。

凭什么?

凭什么周瑟瑟享受着这么优质的男人?

她声音软软,嗲嗲的,“姐夫,你真是好男人,姐姐也够没心没肺的,明明你平时训练就很累了,还要把你当成靠垫。”

盛西江冷笑一声,“如果从小在温家,你学到的就是这些挑拨离间、挑弄是非的手段,我真的很庆幸瑟瑟没有在温家长大。”

温暖:“……”

她眼泪要掉不掉,“姐夫,你误会我了,我只是心疼姐夫而已。”

盛西江看都不看温暖一眼,“除了挑拨离间之外,还有不知廉耻。”

温暖:“!!!”

她气急败坏,“盛西江,也就你把一只破鞋看得如此珍重!”

盛西江蓦地抬起脸,眼神冷冽的像是寒风呼啸,整张脸冻如冰块,“你再说一遍。”

温暖浑身哆嗦了一下,迎上盛西江的想要杀人的目光,她哪里还敢说话?

盛西江捏了捏手指,“我是不打女人,可是蛇蝎心肠的女人除外,从现在开始,你若是再和瑟瑟过不去,别怪我对你手下不留情,温暖,当够了小偷,别想着当禽兽。”

温暖气得浑身发抖,还没开口,胃里一阵翻滚,又干呕了起来。

盛西江不傻。

温暖现在的反应和当初母亲怀盛莹莹的时候一模一样。

加上在饭桌上温暖忙不迭的否认,盛西江心里也有了分猜测,“到底谁才是水性杨花的人,你自己心中有数,你觉得倒打一耙玩的好,那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釜底抽薪?”

温暖的脸刹那间变得青白,她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小腹,这个孽种,必须要除掉了。

她也没想到,只是一晚上,竟然就怀上了那个卑贱人的孩子!

此时此刻。

谁也没有发现,趴在盛西江怀里的周瑟瑟悄悄的眨了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