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古代小说 > 冲喜当天死相公,侯门主母摆烂了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抢手人物全文阅读

张了张嘴,萤月正在思忖着怎么答复更为合适。

这时,皇上率先一步问道:“你是哪里人?家住何处?可还有什么亲人?”

一连三问,让人察觉到急迫。

萤月顿住,随后轻轻摇头,老老实实回答道:“臣妇很小的时候就在青楼,对于以前的记忆也因受过伤而变得模糊,所以并不能准确的告诉皇上来自哪里,家住何处,不过亲人这一块,臣妇可以确定——没有。”

“青楼……是啊,差点忘了。”皇上自言自语道。

想当初,萤月因这个身份受到多少人白眼,谁知道到现在会变成京城抢手的人物!

皇上探究的视线落到她的身上,萤月低下了头。

若真是那人的孩子,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性,更何况,萤月的容貌跟她实在是太像了,若非皇后提醒,他差点忘了这号人物。

萤月还不知道皇上的意图,可却见皇上的目光似乎透过她,在看向另一个人的时候,疑惑的蹙了蹙眉头。

难不成,皇上知道些什么?

其实,对于她的身世,萤月倒是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和着急想要快点确认,总觉得等她的身世一揭开,可能随之而来的会是毁灭掉她幸福的巨大阴谋。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

皇上自顾自的轻声呢喃着:“眉间三分像,就连这性子也很像……”

这一句话,不知道怎么回事,让萤月涌现出熟悉感。

脑海中,飘出了零零碎碎的片段,疼得她不得不低下头来,小心隐藏着自己的异样,忍受着头疼。

黑暗之中,一位身着华丽的男子轻轻抚摸上她的脸颊:“眉间三分像,虽说容貌还未长开,但依稀能辨出长大之后,也是位名动倾城的主啊……”

是谁呢?

摇了摇头,萤月想要看清眼前人,却总看见他的脸上模糊一片。

“啊——”

因这举动,萤月头疼得不得了,捂住了脑袋跌坐在地上。

皇上陷入回忆中,岂料被她的声音惊醒,还未怪罪,便见她蹲在地上一脸痛苦的模样,惊得上前:“怎么了?来人,快喊太医。”

头疼只一瞬,相比起之前头疼昏迷时略长的片段,这一次只有这么一句话。

很快,萤月渐渐缓了过来。

她忙整理着跪下道:“不用了皇上,臣妇只是被只虫子吓到了,没什么大碍。”

皇上仔细的看着她的脸颊,企图看出些什么,沉声道:“是吗?”

眸光一动,心中涌现别的心思。

皇上轻轻叩动桌面,问道:“关于你自己的身世,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那一闪而过的画面再次出现,萤月闭了闭眼,轻轻摇头。

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却抓不出一丝异常,皇上只好作罢:“算了。朕问你,你可知道前朝第一美人,废帝的皇后沈漪澜?”

沈漪澜?

这是何人?

萤月总觉得她今日进宫便是来破解谜题的,皇上总是抛出一个又一个奇怪的问题,只让她都回答不上来。

“不知道”三个字都不知道说了几次,萤月都有些不好意思再出声了。

她行礼道:“臣妇无知,实在是不知道皇上说的沈漪澜是什么人,主要的臣妇也从未接触过啊。”

不满的皱着眉头,皇上问半天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气恼得不行。

可他又怪罪不了萤月,看着萤月的样子,的确是什么都不知道,头疼的捂住了额头,挥了挥手:“罢了罢了。”

看着皇上气得扶额,萤月转了转眼睛:“臣妇有一套按摩疗法,要不然让臣妇替皇上缓缓吧……”

***

从偏殿里出来,已然是半个时辰后,萤月边揉着酸痛的手臂,带着春岚往外走。

王公公走在前面引路,时不时回头讨好的笑了笑。

对比起来时,态度好了许多,只不过萤月没那么多精力去敷衍他,而是沉浸于刚刚见到皇上后,那随之而来的问题。

看来,回去之后,她也许能够问问谢景渊,看看这沈漪澜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

刚这么想,便见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宫门口等候。

萤月的眼睛亮了亮,快步走了过去:“你怎么在这里?”

距离他下朝已然过了好几个时辰,谢景渊应当早就回到侯府了才对,怎么会在这里等着她?

谢景渊瞥了眼王公公,紧张的握住了她的手腕:“走吧,我来接你回家。”

一句话,让萤月红了脸,心底甜滋滋的。

微微低下头,她含羞着随着谢景渊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动了起来,谢景渊掀开车帘一角,看着王公公越来越小的身影,抿了抿唇:“皇上召你何事?”

要知道,谢景渊一下朝刚准备回侯府,便听见徐朔说萤月被人急召入宫,心中很是焦急,怕是太子那边要对她不利。

好在后面用银子打点了小太监,这才知道原来是皇上。

等了一上午,他差点等不住。

如今一见面,他满脸关心毫不掩饰,萤月望着他,忍不住勾唇浅浅一笑:“别担心,我无碍。”

话头一转,她有些迟疑道:“只不过是问了我一些问题,身世之类的,可我哪儿知道啊,对了,还问了我知不知道前朝第一美人,废帝的皇后沈漪澜呢。”

“沈漪澜?”

谢景渊重复道,见她点头,眉头蹙起。

萤月见他神色严肃,便忍不住追问道:“你知道这人?究竟是什么人物啊?”

“说来复杂。”

他抿了抿唇,摸不准皇上的心思。

突然,谢景渊凑近到萤月的面前,两人的距离瞬间拉近,吓得萤月后背和脑袋紧贴着马车,紧张的舔了舔唇瓣:“怎……怎么了?”

他的目光落到了她的眼角,缓缓下移,鼻子、嘴角……

被他看过的地方,酥酥麻麻的,萤月的脸颊又红了几分,只觉得马车内的空间有些逼仄。

可没想到,谢景渊一言不发,再次靠近,脸几乎贴上她的,萤月连忙闭上了眼睛,呼吸相互交缠,空气中隐约浮现出暧昧的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