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古代小说 > 冲喜当天死相公,侯门主母摆烂了 > 第一百七十六章 阴差阳错全文阅读

一代才女,因相差踏错一步,坠入深渊。

众人看着宁风月有些疯疯癫癫的模样,心底忍不住唏嘘,虽觉得她很是可怜,但比起她们自身的家族和利益,众人皆眼睁睁的看着她发疯,无人敢上前求饶。

原本真心对待她的池冉云,也因识破她之前所做的事情,失落着没动。

“放开我,你们胆敢碰我,我可是太子的人!”

奋力的挣扎着,宁风月咬住想要过来捂住她嘴巴的侍卫,疯疯癫癫的喊道。

众人见她疯不择言,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宁夫人眼神一冷,唯恐她继续闹下去,牵扯出来更大的事端,上前一步呵斥道:“宁风月!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还敢在这里胡言乱语是不是?”

宁风月瞧见她,狼狈的甩开抓住她手臂的侍卫,跌跌撞撞的扑向她的脚边,求饶道:“母亲,你救救我!”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人带下去。”萤月命令道。

“放开我!放开我……呜呜呜。”

怕她再胡言乱语,徐朔拿过她的帕子,一把塞入她的口中,阻止她再说什么,直接把人带了下去。

宁风月被大理寺的人带走,众人面面相觑,皆没想到参加一场宴会,能够发生这么多劲爆的事情,宁夫人头疼的捂住了脑袋,往后倒退一步。

“娘……”

宁书瑶连忙扶住她,满脸急色。

轻轻摇头,宁夫人看向其他人,缓缓道:“今日之事,是我没能够教养好女儿才犯下的错,还请诸位夫人小姐们见谅,多多担待。”

见状,萤月上前忙跟着道:“宁夫人,大家都知道你对宁风月其实很好,并没有任何偏颇,只是这人变坏了,是一瞬间邪念的事,并不是你的错。”

“是啊,是啊,宁夫人,我们心底头都清楚,这跟你无关,你看看书瑶,如今被教的这么好。”

“可不是嘛。”

众人见萤月出声,想到她背后的玲珑阁和侯府,识时务的附和着。

宁夫人转头看了眼宁书瑶,稍微有些安慰,摸了摸她的头发。

宴会结束,萤月迫不及待的乘坐马车回到侯府,直奔书房寻找谢景渊,刚刚走近,便听见了里头的谈论声。

“侯爷,已经审讯出来了,如同侯爷猜测,黑影的确是太子身边的人。”屋内,徐朔停顿片刻,小心翼翼看了眼谢景渊的脸色,继续道:“据黑影和宁风月交代,是太子找上的她,为的便是……防止侯爷有二心,想着借宁风月,对夫人动手,以此留有把柄将侯爷困在身旁。”

萤月愣在原地,僵着脖子忍不住去看屋内人的脸色。

不是说了太子和他是从小到大的玩伴,感情最为坚固的吗?

可结果呢,太子却在忌惮他,私底下偷偷派人拿捏住他的把柄!

她推开门走了进去,只见谢景渊低着头,额前的散发挡住了他的眼睛,瞧不出他的喜怒,但隐隐能感觉来自他身上的低气压。

看见萤月,徐朔松了一口气,连忙起身冲着她点了点头,快步走了出去,顺便关上了书房的门。

四周寂静,只余屋外微风吹动叶子的沙沙声。

有些心疼的望着他,萤月缓缓往他身旁走去:“景渊……”

面前的人毫无动静,依旧低着头不言,萤月想了想,伸出手覆上他的脑袋,温柔的抚摸着:“我都听到了,若是你心情不好,便与我说说话好不好?”

不同于以前见面时的尖牙利嘴,萤月显得越发恬静温柔。

感觉到他的身子僵了僵,似乎已然被她的话触动,萤月微微弯腰,抱住了他,怀中的人似乎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做,整个人呆住了没动。

“别难过了。”

萤月知道她从来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人,可看着他难受,她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心也在跟着微微刺痛。

身子渐渐放松下来,谢景渊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无碍。”

从来不是一个会将自己内心想法暴露出来的人,即便是在喜欢的人面前,也会强装。

一听见他这话,萤月松开了他,转身便想走:“既然你没事,那我就回玲珑阁了。”

“别走。”

握住她的手腕,微微一扯,萤月旋转一圈,身子不受控制的往他的怀中倒去,整个人被紧紧禁锢在他的怀中。

萤月努了努嘴,佯装不乐道:“不是说没事嘛,那还不让我走了。”

谢景渊紧紧的拥着她,声音有些闷闷道:“就借我抱一会儿。”

将脸埋在她的肩膀处,萤月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能够稍微判断着,温声道:“其实,我以前也有个很好的朋友,不过后来因为一点利益,我们分开了。”

听着她的话,谢景渊动了动。

“我以为我们从小到大的感情会有所不同,只是没想到,在他的心底头,那个位置会那么重要,他若是想要,我大可帮他争。”谢景渊轻声道。

他慢慢的在萤月的劝说下,一点一点的放开自己的心。

摸了摸他的头发,萤月理解道:“可是,他是太子啊,是未来的皇上,你的能力那么出色,那么卓越,风头甚至盖过了他,若是我,我也留不得你,怕你有一天突然反悔,想要那个位置。”

抬起头,谢景渊看向她,撞进她清澈的眼眸中。

“所以他没做错吗?”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身处于某个位置上的无奈,无论是太子还是你,不都是这样吗?”

捧着他的脸,萤月耐心的哄着他,这一番话让谢景渊心底头舒坦了许多,也没再继续计较下去。

只不过,趁着这样好的机会,他试试苦肉计不是什么坏事吧!

捂住心口,谢景渊难受道:“我知道,只是难免还是会难受。”

萤月看着他,很是不忍心,更何况,她今日才知道原来谢景渊之前接近宁风月,竟然是为了查清一切,他为了她,都可以做到这个地步,那她呢?

“你不是想要我留在侯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