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古代小说 > 冲喜当天死相公,侯门主母摆烂了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落幕全文阅读

看着太子的背影,谢景渊眯起了眼睛:“多谢太子。徐朔,把人压回去大理寺,等候发落。”

一声令下,众人惊讶,不曾想到谢景渊竟然那么狠。

宁风月更是剧烈的反抗:“我不去,凭什么?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是被陷害的!”

双手背在身后,谢景渊轻笑了一声。

“陷害?你确定吗?”

看着他的笑容,宁风月却忽然觉得脖子发冷,缩了缩。

谢景渊细细数着:“第一次,你利用宁书瑶,让宁书瑶收买人将萤月绑去寺庙,试图毁了她的名声,你以为本侯真的不知道吗?”

“第二次,你设计洗发水事件,想打击玲珑阁和风铃涧的生意,趁机对香梅下手,对吗?”

“不是,我没有!”

瞪大了眼睛,宁风月诧异的看着谢景渊,不曾想过他竟然已经知道了全部事情,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出来。

众人诧异,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这其中,池冉云最为震惊,她以为宁风月只不过是个柔柔弱弱的女子,却不曾想过她这么狠心,竟做了那么多恶事。

一瞬间,满是失落,默不作声的待在人群中。

“你们不要相信他,他说的都是假的!”宁风月看着精心经营的名声即将毁于一旦,着急的否认着。

萤月冷眼看着这一切,终于反应了过来,原来谢景渊为了她,才设计出的这一出,她眼含热泪看向他。

谢景渊忍不住鼓掌道:“是吗?徐朔,把人带进来。”

看向徐朔,谢景渊一声令下。

徐朔将在外头等候许久的香梅一把推了进来,众人瞧见香梅很是陌生,但宁夫人几人却特别熟悉,宁书瑶忍不住大声了一声:“啊!香梅,你是人还是鬼啊?”

这一声,吓得不少夫人小姐们一颤,纷纷往后退。

萤月看向谢景渊,有些震惊,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谢景渊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后,才慢悠悠的看向宁风月。

“你……你怎么可能……”

瞪大眼睛,宁风月结结巴巴道,被吓得往后退。

香梅勾起嘴角,缓缓往前走:“我的好小姐,还认得我吗?”

摇了摇头,宁风月忍不住尖叫了起来,随手抓起东西,便砸向了香梅,喊道:“你别过来,站住!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是啊,香梅已经死了,被小姐你害死的。”

猛然靠近,香梅逼近宁风月,瞪大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她,宁风月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眼皮一闭,就要晕了过去。

香梅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掐着她:“小姐,你忘了这一招对香梅没用,香梅可是知道之前你都是装晕的呢。”

余光瞥了眼旁边是宁书瑶,宁书瑶还未从香梅死而复活的震惊回过神来,又听见她这句话,立马明白了过来。

宁书瑶气道:“我说呢,你怎么动不动就晕,原来都是装的!”

宁风月被掐得疼叫了一声,摇了摇头,眼眶盈满了泪水。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她又怕又震惊,触及到香梅手上的温度,她反应过来,香梅根本不是什么死人,而是活人。

可是,她明明亲眼看见香梅的尸体变冷了,怎么可能还能活过来?

“你,你为什么还能活着?”

宁风月控制着情绪,带着哭腔问道。

香梅俯身靠近,痛心道:“是啊,我为什么还活着?二小姐是最不希望我能活着的人了吧,因为我知道你太多事情了,可二小姐你见过香梅背叛过你吗?你怎么能够那么狠心杀了我呢?”

“香梅,我知道错了,对不起,你原谅我,好不好?”

看着后面众多夫人,宁风月很是心慌,连忙恳求道。

若是以前,香梅也许就信了她,原谅了她,可从鬼门关走过一趟的香梅太清楚宁风月的狠心了,这一次,说什么也不会心软了。

她一把甩开了宁风月的手,冷笑道:“二小姐,这一次你的苦肉计不好用了。”

走到众人的面前,香梅作为宁风月身旁伺候最久的丫鬟,对宁风月的事情了如指掌,趁着这个绝妙的时机,她一声一声控诉道:“香梅见过诸位夫人小姐们,今日当着诸位的面,香梅想揭开我家二小姐的真面目,我家二小姐看似柔柔弱弱,楚楚可怜的模样,可实际上,心却比任何人都要狠,为了脱离庶女走得更高,她委曲求全待在大小姐身边,利用大小姐的善良为她办事,实际上,许许多多的事情都是她的主意,比如说月夫人被绑一事,还有洗发水的事件,全都是她做的!”

“你撒谎!”

裹住被褥,宁风月冲下床榻,不顾形象道。

香梅厉声道:“香梅没有撒谎,如果有,便天打雷劈!而且,香梅有证据,这些全都是二小姐为了贿赂那些人,与他们见面留下的信物。”

掏出荷包中的玉佩,香梅递给了谢景渊。

宁风月一眼便认出那玉佩,气得拽住了香梅,趁着她不注意没有任何防备,压在地上:“你这个贱人!”

名声已经臭了,宁风月顾不得那么多,气急败坏了起来。

香梅虽然被她先压制在地上,可她毕竟是个做惯了重活粗活的人,只是一个翻身,就把宁风月反压制在地上。

宁风月挣扎了好几次,都没能够挣脱开,气得大喊道:“放开我!”

她这点力气,对于香梅来说,简直就是挠痒痒。

“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好说,教唆他人买凶杀人,陷害他人,杀人和下药,这么多罪加在一起,只怕你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轻轻的拿着玉佩拍向手心,谢景渊冷冷道。

宁风月依旧不认,摇头道:“不是这样的,我真的是冤枉的!”

“还不认,看来你是真的不见棺材不落泪!”

谢景渊看向门口,宁风月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当看见黑影时,她一瞬间脱离,任由香梅压着她,呆呆的没了生机。

她小声的呢喃着:“怎么会……”

唯一能够救出她的希望被抓,甚至是变成刺向她的利剑,宁风月知道这一局怎么也无法翻身,愣愣的躺在原地,口中不断重复:“不应该啊,不应该是这样的,我是侯府夫人,你们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