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古代小说 > 冲喜当天死相公,侯门主母摆烂了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翻墙全文阅读

怕被发现她早已醒来的萤月在察觉到他的触碰时,连忙闭上了眼睛,继续装睡着的样子,偷偷听着他的体己话。

“我从未喜欢过她,只是想借这种方式逼着她动手,从而拿到证据,证实这一切她便是背后元凶罢了,但我从来没想过你会受委屈,你当初连宁书瑶都敢打,我哪知道你会被那个叫香梅的丫鬟气到?”

他轻声说道,满是愧疚和懊恼。

自顾自的说下去,谢景渊继续道:“不过,你放心,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无论如何,只要我在一日,你在候府的地位就没有人敢撼动。”

语气中,满是坚定。

说完之后,他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劝萤月道:“你……若是气消了,就回家来吧。睡在外面像什么话。”

“嘀嗒——”一声,萤月只觉得心底头突然破开一个口子,暖流汹涌而入,攥着被角的手忍不住收紧。

偷偷勾唇,她察觉到谢景渊的靠近,便又连忙收了回去。

感觉到谢景渊似乎是替她掩了掩被子,稍微拉高了些,长发也被他温柔的大手撩到了一旁,随即便听见了谢景渊起身离开的脚步声。

等了好一会儿,确保他应当已经离开了之后,萤月这才缓缓睁开了双眼,猛地起身望了过去,却在看见跟她一样蒙圈的谢景渊时,同时呆愣住。

发现谢景渊仍然在自己面前,而且装睡还被他发现了,萤月忍不住觉得有些尴尬。

“你……”

回过神来,谢景渊看着突然醒来的萤月,想到她听见了刚刚的话,瞬间慌得脸红了起来。

幸好大晚上的没点灯,谁也看不见谁。

装作若无其事的撩了下耳旁的散发,萤月仰头望着他无辜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听见她出声问,谢景渊像是被呛了一下,咳嗽了几声:“你……真的不认床了?要不要回家睡?”

没有直接回答萤月的问题,谢景渊反而是带着一丝小心的问她。

萤月忍不住嗤笑了一声:“家?你说侯府?”

顿了顿,继而说道:“那里是你的家,但不是我的。”

语气中,还带着一丝温怒。

她早已经想要搬出侯府,可不是谢景渊三言两语便可哄回去的。

借着从窗偷溜进来的月光,谢景渊瞧见她气鼓鼓的腮帮子:“你真的不回来?”

她不答,谢景渊有些急了。

走上前,他落坐于她面前,皱眉说道:“既然你已经听见了我刚才所说的,为什么还纠结宁风月的事情,不肯回府……”

他以为,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萤月肯定会随自己回侯府。

但没想到,萤月依旧坚持!

看了谢景渊一眼,她认真道:“有些事情不要混为一谈,至于地位靠别人来给终究不是自己的。”

她本就是个独立女性,因此要什么都只能靠自己,短期之内,不会再回侯府。

谢景渊不太能明白萤月的念头,他起初只想着让萤月回家,但见她主意已决,便掏出一张地契,退步道:“既然你不想回去,我不会逼你,这处宅子是我唯一能够帮你的,你住进去,也能方便一点。”

“你还没明白吗?我已经从侯府搬出来,就不想再依靠你,你不需要再照顾我。”

看着被递到她面前的地契,萤月轻轻叹息了一声,摇头道。

他还是不懂她的意思!

而且,能不能不要再对她这么好了,她是真的怕自己会沦陷,走不出名为谢景渊的陷阱啊。

她压抑着心底的声音,不让她继续抱着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

望着她坚决的眼神,似乎是真的下定决心和自己撇清关系,谢景渊拿着地契的手慢慢收紧。

“好。”

眼神暗了暗,谢景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落寞的转身离开。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萤月缓缓伸手覆上心口,带着酥麻的疼意让她缓缓的倒回床榻。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夜。

***

“啊——”

翌日,一声尖叫划破整个太师府邸。

迷迷糊糊在天亮时才小小睡了一下的萤月被吵醒,连忙掀开床纱跑了出去:“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刚出门,差点与春岚相撞。

春岚也有些害怕的抓住了萤月的小臂道:“不知道,要不要奴婢出去看看?”

安抚性的轻轻拍了拍春岚后背,萤月望着院子外头急匆匆路过的丫鬟嬷嬷们道:“不怕,我们一起去瞧瞧。我们这儿距离宁风月的小院很近,再加上看她们赶去的方向,应当就是宁风月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她分析着,有些疑惑这一大早的,宁风月又在做什么妖?

难道是香梅出了事情?

这么一想,萤月有些着急的加快了脚步,春岚扶着她,顺着她的速度快步赶往隔壁的小院。

刚一进去,便瞧见众人纷纷堵在侧房外头。

“发生什么事情了?”

提高音量,萤月边问着边挤了进去。

丫鬟嬷嬷们瞧见是她,纷纷让出一条路,让她顺顺利利的走到了最前头。

春岚先一步看清屋内的光景,连忙捂住萤月的眼睛往后退:“夫人,快闭眼!”

都没来得及看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萤月就被挡住了视线,莫名其妙的扯下春岚的手抱怨道:“春岚你干什么啊?”

说罢,看向屋内。

春岚想拦也拦不住,萤月一眼便看见躺在床上,脸上没有任何血色,七窍流血的香梅!

“她……她死了!”

旁边还晕了个小丫鬟,应当便是她第一个发现香梅的死才尖叫晕了过去。

眉头紧锁,萤月拉开了春岚的手,走了上去。

“夫人,你别过去!”春岚心急道。

这样血腥的场面,无论是丫鬟还是嬷嬷们,都是第一次遇见,个个早就吓得魂不附体。

只有萤月胆大的走上前去,蹲下身子仔细的瞧着香梅的尸体。

昨日才刚刚把人送了回来,今日便死在了太师府里。

这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跟宁风月有关!

“怎么一回事?你们来的时候看见她便已经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