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古代小说 > 冲喜当天死相公,侯门主母摆烂了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约会日全文阅读

翌日,萤月没忘记与迟述光的约定,早早便起来收拾。

说起来惭愧,她这还是第一次去京城有名的醉仙楼,听说那里生意火爆特别难约,菜式新奇又好吃,这让萤月多了一分期待。

她挑了件鹅黄色的齐胸襦裙,长发用桃木簪子简单的盘起,虽说打扮特别低调和朴素,可她那张脸的美貌却怎么也遮掩不住。

当春岚看见她时,眼底闪过惊艳,毫不吝啬的夸奖道:“夫人当真是奴婢见过最好看的人儿了。”

“嘴真甜。”

被春岚夸得有些脸红,萤月在铜镜前左右望了眼,便准备出门。

当她走出摇光小院时,正巧看见谢景渊也从隔壁的东苑走了出来,萤月傲娇的抬了抬下巴,还未忘记昨日的不愉快,故意转头对春岚大声道:“走,我们去醉仙楼。”

醉仙楼,正是她与迟述光一同要去往的酒楼。

果不其然,在听见萤月的话后,谢景渊的脸色沉了下来。

“侯爷,要不要属下去……”

在他身旁的徐朔一下子就感受到了来自他身上的低气压,犹豫着出声道。

现在的徐朔倒是希望谢景渊能够派他去跟着萤月,这样的话,他就不用承受来自谢景渊的威压了。

只可惜,谢景渊一言不发,而是选择跟上了萤月。

前头的人儿自然是发现了,但却没任何的反应,反而是春岚内心十分忐忑,压低声音劝说萤月道:“夫人,要不然我们别去了吧。”

侧过头,萤月看向满脸哭唧唧的她,轻笑了一声。

“你怕什么?”

回头偷偷看了一眼,春岚欲哭无泪。

她能够害怕什么,还不是害怕侯爷来抓她们吗?

更何况,侯爷那脸色黑得都可以让书生们当墨汁了!

揽住春岚的肩膀,萤月安抚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上了马车,萤月吩咐了一声,撩开帘子,果不其然看见骑马跟在她们后头的谢景渊,内心有些小得意。

谁让昨日谢景渊那么对她的!

这么想着,萤月毫不畏惧,反而是底下的人都战战兢兢的伺候着。

约莫二刻钟后,马车缓缓停在醉仙楼前。

迟述光倒是十分细心的在门口等候,望见侯府的马车,嘴角的幅度扩大,伸手准备上前扶住正准备下马车的萤月。

忽然,感觉后背一凉。

回过头看了一眼,差点被黑着脸的谢景渊吓一跳。

“多谢世子。”

趁着他出神片刻,萤月略过他伸在半空的手,挑衅的看了眼谢景渊后,还是独自跳下了马车,冲着他温柔道。

迟述光回过神来,连忙道:“不用不用。”

说着,又压低了音量,偷偷说道:“怎么他也来了?”

借着迟述光的话,萤月看向谢景渊,与他四目相对,又与迟述光道:“他自己跟来的,不必理会。”

转身大步走进醉仙楼,一进门,就被烤鸭的香气所吸引。

“好香的味道啊——”

萤月眼睛一亮,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上辈子在现代,因整日都泡在研究室,只顾着事业,她都没有出去旅游,也没吃过正宗的北京烤鸭呢!

想不到,这辈子她这么幸运!

看见萤月的反应,迟述光就知道自己的安排对了。

“走,我们去楼上吧。”

他走在前面引路,努力忽视身后强烈的视线,开始为萤月介绍,有他的好口才,萤月都觉得这顿饭吃得一点都不亏。

走进包厢,迟述光犹豫的看向外头跟个门神一样站着的谢景渊。

他冲谢景渊笑着露出一齿白牙道:“谢侯爷,这是本世子定的包厢,还请你止步。”

已经坐在位置上的萤月借着迟述光与包厢门之间的缝隙望向谢景渊,瞧见他阴沉着一张脸不悦的看向她,似乎忍耐到了极限。

“你定的包厢?你请的人还是本侯府中的人,既然不欢迎本侯,那便让本侯把人带回去。”谢景渊怒道。

常年与谢景渊作对,迟述光倒是没被他唬住。

迟述光笑道:“虽说月夫人是侯府的人,但应当也有与别人一同用膳的自由吧。”

看着这两人僵持不下,萤月皱紧了眉头。

“不必理会他,他若是喜欢在外头站着就站着,我们吃自己的。”萤月出声道。

其实,她已然有些后悔答应来吃这一顿饭了。

引来了一身麻烦不说,现如今都还没吃呢,她心情就这么烦躁了。

迟述光听见她这么说,也不好再继续僵持下去,转身坐到了她的身旁,温声细语道:“路途遥远,月夫人坐马车过来定然累了,不如尝尝这醉仙楼的龙井如何?”

他贴心的给萤月倒了茶水,喝了一口之后,萤月轻轻颔首,心情好了一些。

这迟述光果然是从女人堆里走出来的,萤月只是心情不佳皱个眉头,他便知道要做什么安抚,倒是特别体贴入微。

谢景渊在外头看着这一幕,内心说不出的酸楚。

看着迟述光在对待萤月的温柔体贴时,他忍不住在想自己是否也应当学一学。

“迟世子果然体贴呀,可比某个人好多了。”萤月有意无意的提高了音量,余光偷偷的瞥了眼外头的身影。

听见萤月这句话,谢景渊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攥起。

迟述光被夸,高兴不已,连忙又再接再厉的问她:“月夫人有没有什么忌口的东西?”

“没有,我什么都吃得。”萤月摇头道。

连点了两三道醉仙楼的招牌菜,萤月将点菜的问题又丢回给了迟述光。

“月夫人果然会点啊,点的都是醉仙楼的招牌菜,不过,有一道甜点是这儿的隐藏菜,你等会也尝尝。”迟述光不忘夸赞她道。

女人嘛,总是喜欢听些好听的的话,萤月也不例外。

被他夸赞了之后,她露出抹特别舒心的笑容,就连外头的谢景渊都被她这抹笑容刺红了眼。

站在外头看着她与其他男人说笑,这简直就是一场折磨。

“是什么甜点?”

萤月瞧见他与那店小二示意了一个眼神,忍不住心中好奇追问道。

迟述光神秘兮兮道:“等会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