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古代小说 > 冲喜当天死相公,侯门主母摆烂了 > 第九十八章 八竿子打不着全文阅读

一瞬间,萤月只觉危机四起。

若是苏无尘真的与谢景渊在查的那件事情有关系,那么此时此刻他在自己面前,应当是怀着从她口中套取谢景渊是不是真的在病中的目的来吧。

对比起萤月的警惕和不安,苏无尘看着她,忍不住低声关心道:“好些时日不见,月夫人清减了许多,还要多多保重身子才是。”

敛了敛思绪,萤月笑着望向眼前人,将心思全都压下,全神贯注应对此人。

“多谢苏大人的关心,会的。”

她点头应道,但语气却显得有些疏离和客气许多。

唯恐苏无尘会在她这里套取有用的信息,全神戒备!

谁知,苏无尘似乎真的只是过来寒暄了一句,完事后便没再说些什么,直接从萤月的身旁路过,就这么走了。

看着苏无尘的背影,萤月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同时也松懈下来。

春岚看着苏无尘,凑头在萤月耳边轻声说:“这个苏大人,看起来也对夫人有意思。”

萤月皱眉,轻声责备春岚道:“谨言慎行,你忘了我之前跟你说了的吗?”

说罢,见四周围没人在,也没人听见她们所言,萤月这才安心下来。

这一系列举动,让春岚有些疑惑,忍不住问出心中想法道:“夫人是侯府的月夫人,小侯爷对您敬重孝顺,月夫人又何苦这么谨小慎微?”

“这个时代,太容易苛责女人,我不是胆小,而是怕祸从口出。”萤月边走边与她轻声道。

她回想入府当夜,原本只觉得是简单的一个穿越的梦境,可是一直以来遇到的危险太多,提醒着她,这个梦,恐怕是醒不过来了。

哪怕她怀揣着现代人的先进思想,先进理念,到这个世界,也终究无法获得认同。

因此,她只有顺应着这个陌生的时代,努力生存。

这个时代给女子的道德枷锁太重,她已经因为容貌和出身而备受非议,现在好容易站稳了脚跟,万事都需再小心些。

见春岚似懂非懂点点头,萤月带着她踏入前厅。

没想到亲自来迎接她的,不是曲葭,而是王也,看见他的那一刻,萤月猜想今日只怕没那么容易实现她想做的事情了。

“月夫人大驾光临,王某有失远迎。只不过听闻月夫人是来找内人的,真是不巧,她近日正好身子不适,正在房中修养,不便会客。”王也态度虽然恭谨,语气却有些冷道。

萤月觉得有些蹊跷,料想是因为那一日谢景渊来查案,让王也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这才这么不待见自己。

笑了笑,萤月假意附和道:“那我还真是来的不巧呢,原本我在京中新开了一家护肤铺子名叫玲珑阁,专门接待达官贵人的,生意也还算不错,我这不是知道王老爷你疼爱自家夫人,又在京中人望很高,因此特意过来知会侧夫人的。”

男人嘛,多少都有些喜欢被人捧高的,尤其是萤月这么美的女子,又是候府夫人,捧两句还不分分钟让他飘起来?

王也见萤月这般奉承自己,当即面上缓和了几分,随后请她看茶赐座。

“月夫人还请就坐,我们坐下聊。”

入座后,萤月暗中给春岚使了个眼色,春岚立马会意,捂住肚子哀嚎了一声。

萤月立马不悦的训斥她道:“做什么?不知道这是在外头啊,丢人显眼的玩意!”

涨红了脸,春岚连忙道:“请夫人恕罪,奴婢……奴婢有些肚子疼,想要去趟茅房。”

这话一出,萤月趁着王也还没反应过来,厉声呵斥。

“真是懒人屎尿多,平日见你干活都没这么勤奋,还不去快去快回。”

“哎!”

应了一声,春岚抓紧时机连忙快步跑出前厅。

转过头,萤月望见王也看着春岚离开的方向,正好开口,当即道:“我们继续,不必理会一个小丫鬟。”

见她这么一说,王也也不好说些别的抚了她的脸面,点了点头。

萤月笑着关心道:“还没问呢,侧夫人是生了什么病啊?严不严重?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

“不是什么重病或者疑难杂症,只是小小的风寒罢了。”王也随口道。

辨出了王也的敷衍,萤月压下不悦,笑着点头应付道:“那就好,这人嘛,最重要的还是身子康健最重要。”

恰好,王府的下人端着茶水走了进来。

闻见茶香,萤月的注意力全都被吸引过去,小心翼翼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香浓郁,还有一丝丝回甘,是不可多得的好茶。

眼睛一亮,她立马夸赞道:“这茶可真是好茶啊,比我在侯府喝的都要好。”

没想到她随口一句赞美,却让王也飘飘然起来。

特别是听见萤月说这王府的东西比侯府的好时,他更是有一种自豪感。

对这套说辞特别受用,又难掩得意的王也对她骄傲道:“月夫人身为侯府夫人,吃穿用度比起宫中嫔位也不输才是,王某区区一介商人,府上茶叶哪里够看?”

眼见对方的态度越发热络,甚至有几分殷勤。

萤月心生一计,摇摇头道:“我虽是侯府夫人,但在侯府并没有什么地位,顶好的茶叶,我可是喝都没喝过,见了谢景渊就像老鼠见了猫。否则上次来拜访,我又怎么会被谢景渊吓到不敢替自己的大客户辩护?”

“哦?真的假的,月夫人也害怕那小侯爷?”身子微微前倾,王也的耳根子似乎软了下来,问道。

见状,萤月表示道:“当然,在商言商,我若不是惜命,肯定会好好为尊夫人说上两句好话的。自己如今也算商人,还想向王老爷取取经,投其所好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会想得罪你们呢。”

这一番话说得王也心花怒放,望着她的眼神也变了。

脚尖往前一步,王也差点就抑制不住心底头的激动扑上去了。

“王某竟没想到月夫人的处境也是这么艰难,说起来,都是那小侯爷的错,若不是他,我们也不用这么难过。”望着她,王也的眼神似乎变得有些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