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古代小说 > 冲喜当天死相公,侯门主母摆烂了 > 第四十九章 陛下口谕全文阅读

“看来幕后之人极有可能是这个宁风月,要不然宁书瑶不会死活不肯说。”摇了摇头,萤月叹道:“真是愚蠢啊,被人当靶子使了都不知道。”

谢景渊斟酌道:“这几日我会让徐朔再去查查这个宁风月,你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轻轻颔首,萤月乐道:“好,我不懂查案,此事就交给你了。”

差不多已经吃饱了,萤月困乏得用手掩住嘴巴,打了个哈欠。

“今日在太师府耗费我太多体力,早就困了,我便先回房休息了。”

说罢,萤月起身离开。

看着她离开的身影,谢景渊忍不住低低道:“真是没心没肺。”

徐朔在旁待命,听见这话,忍不住道:“侯爷,您是挺难伺候的,从前月夫人粘着你,你就喊打喊杀,现在月夫人过自己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你又说月夫人没心没肺。”

谢景渊一个眼刀丢过去,冷冷道:“看来你还是太轻松了,徐朔,要不你这个月的月银我给你扣一半吧。”

站在原地的徐朔欲哭无泪。

翌日,天刚刚破晓,侯府内便已热闹无非。

“夫人,快醒醒,宫中来人了。”春岚急匆匆的跑进屋内,边把床帘收起,边叫道。

萤月不耐烦的翻了身,将脑袋都缩到被子里,捂住外界所有声音。

端着洗漱用的清水进来的青烟见状,连忙上前将萤月从被子内捞出来:“夫人,快醒醒,宫中来人了。”

迷迷糊糊坐起来的萤月只听见“宫中”两字,起床气十足。

“宫中就宫中嘛,不是还有侯爷吗?让他去处理不就行了。”

说罢,又躺了回去。

“哎哟,夫人别睡了,是来找你的,说是等你醒来才行。”

春岚又将她拉起,两人合力将她弄下床后,开始给她穿衣洗漱。

等差不多清醒之时,萤月已经跪在前厅,愣愣的看着宫里派来的公公。

“传陛下口谕,宣永宁侯府萤月入宫。”

公公尖尖的嗓音将萤月最后一点瞌睡赶跑,萤月指了指自己,不可思议道:“我?公公,你没搞错吧。”

拜托!她都不认得什么陛下,干嘛突然让她进宫啊?

公公一脸慈祥的笑着点头道:“没错,月夫人,随奴才进宫吧。”

笑容下,暗藏深意。

与谢景渊对视一眼,她的脸上满是茫然。

“公公可知道些什么?”想了想,萤月将公公拉到一旁,想问出点什么,转身想跟青烟拿点银两打点打点,谁知那公公却并不心动。

公公笑着弯腰示意她先行道:“月夫人进宫便知道了。”

无奈之下,萤月只能进宫。

谢景渊有些放心不下,跟着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使动,向着皇宫出发。

“哎,也不知道陛下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萤月不安且心惊道,轻轻掀起帘子看向外头,天刚大亮,街上并不热闹。

自顾自的嘀咕着,她面上难掩焦虑:“虽说我宫斗剧没少看,但我这性格要是去宫斗恐怕活不过两集的。”

宫斗?那是什么?

谢景渊疑惑的看向萤月,虽不知道她讲的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轻声安慰她道:“别怕,有我在。”

看着他,萤月内心竟生出点惺惺相惜的错觉。

轻轻颔首,萤月攥着帕子忍不住把心一横想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萤月,说不定你死了之后还能够回家呢,就跟看过的那些穿越剧一样。”

这么想着,她闭上眼睛,稍微好受了一些,只是藏在帕下的手还在微微颤抖着。

“呵呵。”

瞧着她紧张万分的模样,谢景渊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疑惑的抬眸望向他,萤月注意力被他转移。

谢景渊身子微微后倾道:“只是想不到天不怕地不怕的你,竟然会因为入宫而紧张。”

白了他一眼,萤月瘪嘴。

“这怎么能这一样呢?那是皇宫啊!”说完,看了一眼马车外,压低音量道:“这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微微眯起眼睛,谢景渊盯着她瞧。

“只要你别对着皇后也一巴掌扇过去,跟扇宁书瑶似的那么顺手就行。”谢景渊逗着她,想让她放松一些。

萤月委屈的开口道:“我怎么敢嘛?而且那是宁书瑶先找事的。”

玩笑没让萤月放松下来,反而是让她多了几分不安感,第一次感受到上位者的威压。

揉着帕子,萤月都快将其盘成球。

谢景渊就算是想不注意也难,只是瞧着她紧张时,小动作反而变得更多,有些可爱。见状,微微上前,趁着她呆愣着看着帕子那一刻,俯身抱住她肩膀。

很轻很轻的一个拥抱……

反应不及的萤月呆呆地就这么被他抱着,感受着他胸膛的宽厚与温热,心底慢慢涌现出安心。

她的鼻息间,也全被他的气息所占据。

那一刻,仿佛天地间只剩他们两人。

“你……你在干什么?”萤月磕磕巴巴的问道。

心底的异样感纷纷上涌,她微微仰头,入眼的便是他的喉结,脸颊唰的一下红了,连忙又低下头。

“安抚你。”

脸颊发烫,萤月还未冷静下来,便感受到他说话时胸膛微微颤动。

只觉得整个人像是要爆炸了一般,萤月不敢乱动,脑海中却热闹得不行,像是住了只小鹦鹉。

啊啊啊!救命!我要着火了!

小哥哥你长得本来就挺好看,这么苏是不是有点犯规!不对不对,你不是我的好大儿吗喂!

***

皇宫内,红墙黄瓦,歌舞升平,金碧辉煌。

一路上,萤月双手捂着脸颊,还没完全从刚刚的拥抱缓过来,瞥见身旁的墨色衣袍,她又低下头。

“侯爷,月夫人,到了。”

这时,公公将他们引路到御花园外。

隐隐约约的,能看见里头的热闹。

“还请稍等片刻。”

公公说罢,先进去里面通报。

龙椅之上,一位年岁稍长,气质沉稳的男子靠着椅背,听完身旁公公的话,缓缓往萤月看来,深邃的眼眸看不出任何情绪,嘴角带着捉摸不透的笑意,属于上位者的威压让萤月不敢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