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古代小说 > 冲喜当天死相公,侯门主母摆烂了 > 第三章 摆烂得了全文阅读

清脆的耳光声,震撼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空气静得落针可闻,没有人敢去看谢景渊脸上那鲜明的五指印。

他的目光冷得仿佛能杀人。

“呵。”

谢景渊冷笑一声,径直拔出侍从的佩剑,剑光凛冽,直直冲向萤月细嫩的脖颈。

他没有杀女人的习惯,但这代表他不会破例。

“侯爷!”徐朔急忙阻止。

这可不是在侯府。

谢景渊当然明白这一点。

但他眸中怒火翻涌,恨不得一剑贯穿她的喉!

“你只是一介妓子,侯府能给你一口吃喝,已经是仁至义尽。”

谢景渊克制着愤怒,不屑地瞥了她一眼,“方才本候误会了,你哪里是和他人私奔?你这不是要回你的青楼,过你喜欢的生活吗?”

“你少在这里阴阳怪气!”

先前的后怕已经被萤月抛之脑后,她也想好好忍气吞声活下去,但是这谢景渊说的那是人话吗?

话里话外,分明就是在骂她!

“你有本事就弄死我啊!”萤月仰头,握紧拳头,“正好让大家看看,老侯爷才走,他儿子便如此迫不及待要弄死少母!”

她死了说不定还能回到现实世界。

原本徐朔还想劝两句,现在话都不敢说。

怎么月夫人还火上浇油?

“好,很好!”谢景渊怒极反笑,“少母?有半夜三更爬进继子房间的少母吗?有浑身赤裸躲在本候浴桶里意图不轨的少母?”

萤月很不服气,“我才没有!”

话落,就感觉到谢景渊眸色一沉。

萤月心中一紧,登时软了语气,“……我以前那是被猪油蒙了心,才做出这等荒唐的事情!但是我保证,我以后不会了!”

萤月竭力维持着表情,尽量不让自己看上去有丝毫破绽。

迎着谢景渊探究的目光,她一颗心咚咚咚狂跳。

谢景渊的眸光渐深了,那一抹狠厉却始终不曾淡去。

“主子。”

一个暗卫忽然悄无声息出现,“太子殿下传唤你。”

谢景渊目光盯着萤月,一摆手,那暗卫便自动消失不见。

“萤月。”他声音冷厉,“若是你再惹是生非……”

后面他的话没说完,但那眼神冰冷无情,仿若只是在看一个将死之人。

萤月微微一颤,手心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走!”

谢景渊一声令下,转身大步流星离开。

方才还围在这小巷中的侍卫们,也迅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地跟了上去。

唯有萤月双腿发软,颤颤巍巍地坐在了地上。

马车里。

车夫正驶向东宫,谢景渊端正坐着,忽而开口:“你怎么看?”

徐朔心领神会,这说的还是月夫人的事儿。他眼观鼻鼻观心,“可能是突然开窍了?”

谢景渊眼眸闪过一道暗芒,蓦地想起那双清纯干净的眼。

以前,她只会用一种黏糊糊的眼神看他,仿佛随时随地都能发情。

他敛眸,不再细想,只吩咐:“把人送回去,盯紧她。”

“是。”

另一边。

从巷子里出来的萤月,正捂着喉咙咒骂。

真是狗屁的谢景渊!

这种人怎么能做侯爷!

就在骂得正起劲的时候,一个人闪身上前行礼:“月夫人,小侯爷让卑职送您回府。”

萤月:“……”

她立马收回刚才的话,露出假笑:“有劳了。”

侯府气派,萤月从侧门逃的,如今被徐朔从正门送回,绕着府中的亭台轩榭,始终是没绕明白。

她一介路痴,想逃跑,确实痴人说梦。

一连几日,萤月闭门不出,摇光小院愈发安静。

这日,谢景渊进了书房。

徐朔上前复命:“月夫人那日回来起就把自己关在房内,这几天都没出来。”

谢景渊面无表情:“等她死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