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古代小说 > 冲喜当天死相公,侯门主母摆烂了 > 第二十一章 事业起步全文阅读

就连谢景渊自己也没察觉,他的心因青烟的一句话而提到了嗓子眼,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攥紧。

萤月全然不知情的放声道:“那当然啦!我才不想要留在侯府呢。”

她一起身,谢景渊连忙躲到了墙后,唯恐被察觉。

双手背在身后,萤月在小院内踱步道:“你是不知道,伴君如伴虎,我早就受够了要看侯爷脸色过活的日子。”

提到谢景渊,萤月下意识的害怕降低了音量。

虽说现在只有她们三人,但她总觉得后背一凉。

院外的谢景渊在听见她的话后,眼神暗了暗,默默听着萤月的安排。

“我呢,早就准备好了。”从袖口取出地契文书,萤月得意的打了个响指道:“只要侯府的地契文书在我手中,接下来要怎么走,还不是看我的嘛。”

“只要我能够干出一番事业,像今日这般有了收入,能自己养活自己,那便可以搬出侯府,自立门户了。”萤月的想法太过于超前,两个丫鬟听完鸦雀无声。

没得到她们的回应,萤月不解的望着她们两人。

“怎么了?难道你们不觉得这是个很棒的决定吗?”

这一刻,萤月的担忧冒出。

“当然是个很棒的决定!”正当萤月开始怀疑起自己,反思自己刚刚所言时,春岚终于反应过来道:“夫人,原本奴婢的想法只是以为你想赚些小钱傍身,但现在奴婢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你的志向远不止于此啊。”

被春岚夸赞,萤月羞涩一笑。

“没有的事情啦。”

“夫人,那你到时候会带着奴婢们吗?”青烟眼巴巴的望着她,怕她被萤月落下。

春岚听见这话,也跟着看向她。

“想什么呢。”轻轻戳了下青烟的额头,萤月笑了声,见她们默默低下头,似乎情绪开始低落,便急忙接着道:“我若是离开,肯定要带着你们呀。”

谢景渊听见这些,心底有些不是滋味。

打消了想进去的心思,谢景渊一个人闷闷的往回走。

回到了房内,他呆呆的坐在了案前,就连管家进来都没察觉。

“侯爷,可要用膳了?”

管家喊了几声,才见他回神,心底头只道奇怪。

灵光一闪,谢景渊想到些什么,眉头渐渐松开,露出愉悦的姿态来,看向管家:“去把徐朔叫来。”

不似刚刚的死气沉沉,他的心情渐佳。

徐朔接到通传,很快便来到他的面前。

“侯爷。”双手抱拳行礼,谢景渊伸手招了招,示意他上前,徐朔松开佩剑,凑近他,低声听他吩咐。

听完谢景渊的话,徐朔神情十分古怪,迟疑的看向他。

“还不去办?”

见徐朔还愣在原地,谢景渊催促道。

犹豫片刻,徐朔这才开口。

“侯爷,以前你可从不做这种事。”

冷冷的瞥向徐朔,谢景渊神情不悦,从鼻尖溢出冷哼。

徐朔自知失言,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属下这就去办。”转身大步离开。

起身缓缓走到梨花木窗前,谢景渊瞧着外头渐渐暗下的夜色,勾了勾嘴角。

双手抱胸,谢景渊察觉嘴角幅度,又立马敛起,冷着一张脸自言自语道:“本侯只是怕她顶着那张让人过目不忘还沾花惹草的脸到处去丢人现眼罢了!毕竟谁人都知她是侯府里的人!”

找尽借口,为自己开脱。

越想,萤月那张生来冷艳却神情明媚的脸越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

顿时,心烦意乱。

转身端起酒杯,不带停顿直接闷了一大口酒。

入喉的辛辣,让他稍稍减淡了些烦躁,可没一会儿,腹中的那团火却像是点燃全身,无时无刻的提醒着他。

这一夜,注定无眠。

***

相安无事过了几日。

萤月正清点着手中的地契文书,打算先去看看侯府名下的胭脂铺子。

“春岚,将我前几日研制的那些新品全都带上。”出去一趟,总要想办法把她做的那些新品给卖出去,换作银两,她也好再瞧瞧下一次做些什么。

瞧了瞧手中的地契文书,萤月带着两个丫鬟先去距离侯府最近的铺子——风铃涧。

刚进铺子,便瞧见里头的生意虽不似香宝阁那般热闹,可这儿却也有许多熟客。

“夫人是来买些什么胭脂呀?”

掌柜的一看萤月身着云锦以及佩戴华贵的首饰,便立马放下算盘从柜台后走了出来。

“你是这儿掌柜的?”

挑了挑眉头,萤月问道。

瞅了眼她身后只有两个丫鬟,掌柜的迟疑着点了点头:“不错,我便是这儿的掌事。”

萤月见他应声,便从怀中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地契文书。

“那真是太巧了,这里是这间铺子的地契文书,还请你过目。”

当她拿出地契文书的那一刻,掌柜的脸色一变,接都未接,直接黑着一张脸赶道:“什么地契文书,你们是从哪儿来的?敢在侯府名下的风铃涧闹事。”

挥了挥手,招呼来了两个身材魁梧的汉子。

春岚先一步反应过来,连忙将萤月拉至自己身后,紧紧护住。

“睁大你们的眼睛看清楚了,这是侯府的月夫人。”青烟也跟着上前,大声道。

“月夫人?”狐疑的上下扫了眼萤月,两个汉子随即停下动作。

“我是侯爷的少母,也就是萤月——月夫人,今日前来,是来接手风铃涧的。”轻蹙眉头,萤月说罢,固执的将地契文书再次递上。

看都不看一眼,掌柜的随即说道:“原来是月夫人啊,还真是抱歉,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只不过这风铃涧从来都是我管事,也未曾听侯爷说过月夫人会来接手呀。”

见掌柜的如此,萤月心中有了成算。

“地契文书都在我的手上,这风铃涧便是我的铺子,既然如此,关侯爷有什么干系?”

“这普天之下,哪有女子管铺子的?更别提……”掌柜的极其不配合,当面嗤笑起来:“别说我轻视女子,只是女子从不懂生意啊,这交给你,风铃涧只怕撑不过两日吧。”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