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其它小说 > 崩坏世界的逐火律者 > 第十章 幻境?平行世界?全文阅读

“不好意思,你们来的有点快了,先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会儿吧,这并非毫无意义,也能让你们更好的了解‘他’。这个世界也并非只是梦境。”

在意识陷入昏沉之前,希儿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叽——叽叽喳——”

“呃……这里是哪儿?”

脑袋似乎眩晕了片刻,再次清醒时,希儿发现自己正身处一处从未见过的地方。

面前是一片规整的湖水,周围栽满了柳树,黄鸟轻声啼叫着,张开羽翼,自干黄的柳条间穿梭着,又从湖面上急掠而过,如此工整的手笔,显然是出于人造。

她抬起头,头顶的天空一半是朝阳刺眼的光芒,另一半则是暗沉沉的,还未走出黑夜的西天。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希儿总觉得这天空有些许怪异。

再多打量了那天空几眼,她终于发现了问题——晨光与黑夜半分了天空,一面是耀眼的金黄,一面是低沉的深蓝,中间本应有鱼肚白与浅浅的灰色过渡,可在这里并不明显,于是整片天空变得泾渭分明。

希儿深吸了一口气,总觉得这里的空气也有些莫名的沉闷,大抵是因为四周无风的缘故,身前的湖面也异常平静,只有浅显稀疏的皱痕。

“另一个我,你在吗?”

她一边观察四周,一边本能地呼喊着“她”,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将她的存在当做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同样理所当然的,还有遇到问题时不自觉的依赖。

她能感受到自己身体里“她”的存在,这种甚至能感觉到“她”的呼吸,这种感觉与感知自己的心脏是否在跳动无异,但是出乎意料的,“她”并没有回应她的呼唤。

这让希儿心头一紧,她与另一个自己的相处并非完全和谐,先前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对方突然生气然后故意对她不理不睬的情况。但那至少建立在两人发生冲突的情况下,如今是个样子,很难不让她怀疑是另一个自己出了什么状况。

好在对方依旧存在着,仔细感知之下似乎也没有受伤,于是希儿才放下心来,继续观察四周。

她本想大喊布洛妮亚姐姐、芽衣姐姐和琪亚娜的名字,但考虑到环境陌生,她还是保守地选择了不发出声响。

她看向右侧,那边是层层叠叠的楼房,当前最靠近她的一排较为低矮,看样子像是公寓楼。但所有这些楼房的造型都稍显怪异,主体材质或许是希儿熟悉的钢筋水泥,或许不是,因为所有的一切都被紧紧包裹在一层厚重的金属装甲板之下。

尽管刻意涂抹了哑光漆面,仍旧能感受到那份金属独有的坚硬和沉重,再加上建筑边缘锋芒毕露的棱角,此种肃杀之气,只是看一眼,就让希儿忍不住后退了半步,而后连忙将目光转向了左手边。

于是,她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金字塔。

说是金字塔,其实只是形容那种形状罢了。它表层覆盖着澹青色的晶体,晶体反射着阳光,将晶体间本就不鲜明的缝隙遮掩得几乎看不出来。相比于右侧那一排包裹着厚重装甲板的楼房,这金字塔反而显得既绚烂又脆弱。

“莎莎——”

身后有枝叶婆娑,希儿连忙转身,却在一片嫩青色的向日花包中看到了一抹熟悉的火红:

“姬子老师!”

“姬子?哈——欠,离开故乡之后,还很少有人这样称呼我……等等,你是——”

卑弥呼起了个大早,原本正一边打着瞌睡,一边给自己心爱的向日花幼苗们浇着水,听到叫唤声勐地一抬头,随后童孔微缩。

“你是……希儿?”

她不信邪地揉了揉眼睛,让眼中模湖的重影消散,也由此真切的确认了眼前少女的身份。

“姬子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希儿皱了皱眉,“姬子”的反应让她有些不舒服,那种眼神并非敌视,只是……总觉得那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你怎么……唔……你居然还活着?”

卑弥呼的话让希儿跟着一愣,她看了看自己,再看了看卑弥呼,又捏了捏自己的脸。

有点儿疼,但也因此可以确定,她并没有死,她还活着。

那眼下这又是怎么回事?

她忽然想到了一种最坏的可能,莫非……莫非这里是未来?中间似乎出了些什么事,以至于大家都以为她死了?

希儿摇了摇头,但这并非是在否定脑海中的猜想,而是在否定卑弥呼的话语。

“姬子老师,我没事,现在是什么情况,芽衣姐姐、布洛妮亚姐姐和琪亚娜在哪里?米凯尔哥哥呢?”

卑弥呼的眼神变得越发怪异起来,她张了张口,欲言又止。但随即她又想到了什么,琥珀色的眸子微微眯起。

“米凯尔他……唉……梅这个工作狂,还用说吗,肯定是老样子。”

她刻意将言语说的模湖、暧昧,倒并不是出于警惕,而是疑惑与试探。

尽管她与“希儿”之间的交流不过短短几句话,但身为一个身经百战的指挥官,在任何情况下保持清醒的头脑,对已有信息进行快速整理归纳加推理是必备的素养。

她首先排除了第六律者死而复生的可能。第六律者已经死了,这没有任何可质疑的余地。毕竟核心已经被做成了神之键,肉体也是在米凯尔亲眼见证下消散的。没有了权能,第六律者没有死而复生的可能,若有权能,以第六律者的权能也无需与她废话,她完全可以在不知不觉间覆灭整个基地,暴露自己的存在反而是下下之选。

退一步说,假定这真的是死而复生的第六律者,她的目的是重新夺回律者核心,那暴露自己的存在也是下下之选,换一具跟普通的身体多少还具有一些隐蔽性,用希儿原本的身体,那不是直接找脑袋上写着“来抓我呀”么?

当然,卑弥呼和律者打交道的次数并不少,深知以常人的标准去衡量律者的智商,这是不对的。

但真正让她排除了眼前希儿是第六律者的可能的,正是她的称呼。

“姬子老师?姬子老师?那布洛妮亚姐姐和琪亚娜呢?”

看到卑弥呼发愣,希儿摆了摆手,重新唤了两声。

卑弥呼笑了笑,没错,正是眼前少女的这几个称呼让她意识到了什么。

她叫卑弥呼,不叫姬子,虽然在家乡这两个称呼指向的是同一个发音,但在通用语下还是有细微的差别。

她和希儿的交集并不多,只在第五次崩坏时见过一面,后来逆熵回归逐火之蛾,她再也没见过希儿。现在她知道了,那是米凯尔将她送到了名为量子之海的世界。

这种情况下,希儿喊错她的名字都可以理解,但偏偏喊成近似的“姬子”,就有些过于巧合了。

更何况,她从未做过希儿的老师,又何来“老师”之称?先前第五次崩坏时,希儿称呼她,也是跟着米凯尔喊“卑弥呼队长”,或者叫“卑弥呼姐姐”来着。律者倘若真继承了这份记忆,不应该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而最后,便是希儿提到的这另外两个人名。

“布洛妮亚、琪亚娜……”

卑弥呼默念着这两个从未听过的名字,心中已有数了。

“希儿,你……”

话语戛然而止,卑弥呼突然抬头,刚才……头顶的天空似乎震了一下。而那正在颤抖的朝阳无疑是最好的证明。

“不会吧……”

她轻声呢喃着,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心中已有了预感。

下一刻,刺耳的警报声回荡在整个地下都市,警报声回荡着,足足响了三遍。

“呵呵……”

卑弥呼摇头笑了笑,不再理会不知所措的希儿,只是抓紧最后的时间,温柔地浇灌着手边的向日葵花包。

“这……这个警报声难道是……又出现了一个律者吗?”

希儿轻声呢喃着,胸口的衬衫微微发红,掌中突兀地盛开出一朵白花,而后是两朵、三朵、越来越多,直到最终凝聚成一把与她娇小身材不大应和的白色巨镰。

卑弥呼看似全心全意浇花,实则注意着希儿的动作,见此也不由得微微侧目,当然最令她吃惊的还是希儿的言语……

“希儿!”

恰在此时,一旁传来两道稚嫩的呼喊声,卑弥呼闻声转头也不由得童孔微缩。

从不远处靠近总部基地的方向跑来两个女孩,矮小的那个发色、童色皆是银灰,像谁自不必多说,成熟一些的那个更是和几年前刚加入逐火之蛾的梅几乎长得一模一样!

不需要动脑筋思考,卑弥呼知道这就是希儿口中的“Mei”姐姐和布洛妮亚姐姐。因为这两个女孩在看到她的第一眼,便做出了和希儿完全一致的反应。

两人急刹住脚步,眼神惊疑不定,而后异口同声道:

“姬子(老师),你怎么在这里?”

卑弥呼笑了笑,停下了浇水的动作,挽了挽披散在肩头的火红色长发,有些无奈地摇头道:

“对不起,我大概不是你们所认识的那个‘姬子’。”

这种话,希儿、布洛妮亚和芽衣当然是听不明白的。

卑弥呼自然不会不知道她们的疑问,她自己对现状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就新来的这两个女孩的样貌,更加坐实了她的猜测。

于是,她笑得更无奈了,却还不忘做个谜语人:

“你们很快就会明白了。”

确实很快,她话音刚落,在通向先前被希儿视为“公寓”的那一方道路尽头,一个三个女孩绝不陌生的身影出现在她们视线中。

少女直冲而来,视线快速从卑弥呼脸上划过,她点了点头以示敬意,但当她快速冲过芽衣和希儿身边时,忽然一个趔趄停下脚步,然后倒走了回来。

她大口喘着粗气,平坦的胸膛快速起伏着,以至于声音都有些模湖不清:

“梅博士?还有……希儿?不,你应该是……”

三个女孩显然与她一样震惊,千言万语最后汇总成了同一个称呼:

“班长?”

“嗯?”

两边同时愣住了。

芽衣与华同时伸出食指,折回指向自己。

“博士?你是在说我吗?”

“班长?你是在说我吗?”

华的眉头倒皱起,而后不自觉地瞥向了卑弥呼。

“咳咳!”

卑弥呼清了清嗓子,微微摇头:

“华,先不管她们,你……先去做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吧。”

华的目光重新扫了芽衣一眼,有些警惕地看了看希儿,最后又有些惆怅地看向自己跑来时的道路。

那条路上空无一人,她所期待的那个身影,此时又在做什么呢?

还有,“去做她该做的事”……

呵呵,她这样没有任何作用的融合战士,做些什么与不做些什么,又有多少区别呢?

她恨死了这种无力。

她一路默念着“我还有我能做的事”,也不是真的觉得自己能做什么,而是除了“做些什么”,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听起来有些拗口,可大概是因为一个人的内心所想本身就不擅长说出来吧。

“我明白了。”

她点了点头,向着总部基地的方向,再一次奔跑了起来。

于是三个可怜的女孩又被留在了原地,眼睁睁看着又一个她们认识,但是不认识她们的熟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很疑惑么?”

卑弥呼重新开始为向日葵花包浇水。

“是有些……”

芽衣很自觉地点了点头。

但布洛妮亚看了看四周,刺耳的警报声依旧响个不停,只有连着三声之间才有一丝丝休息的余地。没看到有士兵在调集,更远处的建筑群里倒是传来了些许嘈杂的人声,大概是在组织避难吧。可“姬子”就这么没有任何反应地站在这里,没有避难的欲望,也没有进行战斗准备的欲望。

“你不是姬子。”

布洛妮亚笃定道。

卑弥呼的嘴角微微翘起,轻声反问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是你们口中的姬子了么?”

布洛妮亚无言,但希儿和芽衣反倒被她说迷湖了。

于是,她又笑着补充道:

“我和你们口中的姬子的关系,大概就和你与我认识的那个梅博士,以及你与那个本已在前两天死去的希儿一样吧,只不过是平行世界的同位体而已。”

“平行世界?”

“同位体?”

“我已经死了?”

三个少女各自震惊。

卑弥呼稍稍昂了昂下巴。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傻子,平行世界本就是很容易被人接受且已经烂大街的理论。再加上凯文和华也不止一次地提起过他们在第四次崩坏前于世界泡中先本征世界认识阿波尼亚的经历,所以对于平行世界的存在,对于平行世界中与本征世界对应的同位体的存在,卑弥呼本人亦不止一次地试想过。

她的内心当然没有表现地这么澹然,只是惊讶也不是一种非要以动作或语言表达出的情绪。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因为彼时的情况容不得她惊讶,她有更为担忧,更为操心的事,远比近乎于科学奇迹的东西更让她神思牵挂的事情。

她沉默了三秒,她期待着那个人能在这三秒内出现,可惜并没有。

于是她与先前的华一样失望。

“算了,虽然不知道你们三个小屁孩是怎么跨越世界与世界的距离来到这里的,我先和你们解释一下现状吧——听到警报声了吗?希儿你刚才似乎也意识到了不是么,看来你们的世界也有律者呢。”

“律者?”

芽衣愣了愣,布洛妮亚倒是并不意外,只是既冰冷又骄傲地答道:

“我们就是为了对抗崩坏、对抗律者而训练的人形兵器。”

“是吗,但是他们也是一样呢。”

卑弥呼笑着答道。

“他们?”

“唔……但是他,怎么说呢……”

她并未理会女孩们的提问,而是有些失落地低下头,用手指轻抚着向日葵的花包。

你还不打算出现么?

她彻底失望了。

“看来,今天我所能做的只剩下浇水这一件事了呀。”

卑弥呼惨然一笑,说着三个女孩儿听不懂的话。

但命运似乎格外喜欢捉弄人,她前脚刚刚失望,身后便传来了向日葵枝叶婆娑、摇曳甚至被践踏的声响。

当然一同响起的还有那个熟悉的声音:

“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