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七十九章阴阳里一全文阅读

无常曾经是个闲散仙官。职位较低,存在感也低,所以经常顺着天边云层底下的一个小漏洞就偷偷溜到凡间去,也是没人注意的。天上的那些人啊,连丢了这么个人都不晓得,每个人都忙得行色匆匆,却又每个都无所事事,也不知道那些大把大把的时光,都忙去了哪里。无常那时还有名有姓,叫谢必安,他最讨厌的,便是这天宫里一成不变的枯燥日子。他最爱的,是人间那里,有情有味,即便看着炊烟袅袅也能在晚霞下靠着大树坐一晚上直到炊烟飘散的闲散日子。

谢必安最喜欢看着炊烟慢慢升起,最后渐渐消失在半空中的样子。那种炊烟在不断变换中的样子,让他感觉很真实。

而炊烟,只在人间才有。天官里的那些老怪物,都是一群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他们的火和烟大多都是炼药炼出来的。那种烟谢必安只觉呛得慌,他最是不喜了。人间里的那缕飘得极慢的炊烟,细细闻起来,还会有一种浓郁的香气,除了里面饭菜的香气,其中更让谢必安觉得香的,是那里面浓得化不掉的人情味。人间的饭,从来都不是做给一个人吃的,那一缕炊烟之下站着的,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谢必安一直想尝尝人间饭菜的味道,但是苦于没有钱,所以为了吃饭,他只好去挣钱了。这要是搁别的仙官,自然是从自己府里随便拿些什么出来在人间当了,就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奈何谢必安刚飞升没多久,根基不稳,一点家底都没有,别人随随便便拿出来的东西他连见都见过,他府里最值钱的,便是那屋顶的琉璃瓦,又总不能拿去当了,天界偶尔也是下雨的,他可不想自己的屋子漏水。

于是,谢必安便开始了他的挣钱生涯。

人间的钱也不是那么好挣的,谢必安一开始在一个码头搬砖,因为老板说供饭,他就傻乎乎地去了,反正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吃饭,直接就供饭的话,倒不如直接省去了挣钱的这一步骤。不得不提一下,谢必安曾是一国的太子,从小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从不知钱为何物,他飞升上来的时候年仅十三,是后来在天界一点一点慢慢长大起来的,这才养成了这副闲散洒脱又单纯的性子。

不过后来,码头搬砖的活计被他辞掉了,原因就是码头的饭菜太难吃了,他都没见过炊烟冒起来几回的,有几次饭菜甚至都是凉的,他很不满意,便离去了,他还记得走的那天,老板眼里老泪纵横,一副很是舍不得的模样,当初他一直以为老板是舍不得他,直到后来很久以后他和范无救提起这件事,范无救告诉他他被骗了,谢必安才知道,那老板的老泪究竟是为何而纵横!

谢必安辞掉了码头搬砖的活计,就在街上四处寻找炊烟味最浓的地方,他要到那里去挣钱,炊烟味最重的地方,饭菜一定最好吃了!

于是,谢必安就找到了四回居。

谢必安来的时候,正巧遇见了四回居里的一位舞姬在大堂里跳舞。那舞姬的腰肢纤细无比,舞动起来的时候却又柔软得如同她的水袖一般,不停地摇曳着,旋转着。谢必安看的入了迷,他眼中的那舞姬,灵动的好像那飘动在半空中的炊烟,好像跳着跳着下一刻就会消散在半空中一样。

就在周围的观众看的忘我,连叫好声都不忍喊出口生怕惊扰了面前的美景时,伴奏的琴师突然弹断了琴。人群中立刻暴出一片唏嘘声,有惋惜的,有幸灾乐祸的,有不痛不痒看热闹的。

谢必安是最为惋惜的那一类了,就在他失望到以为自己看不到这惊艳的舞时,大堂中央的那名舞姬,却在没有伴奏的时候接着舞了起来,她火红的水袖仿若带着万丈光芒一般,刺痛了台下众人的双目。没有伴奏,她依旧舞得和之前一样好,只是谢必安还是觉得缺了些什么,于是他挽起了袖子走上前去,坐在了那琴师的位置,就着那舞姬翩翩起舞的节奏,一点一点弹出了伴奏之声。那琴缺了一弦,谢必安便稍稍修改了曲谱,将其中一部分降了一个调。虽然偶尔一部分听起来有些低沉,却也配的上那舞姬绝艳的舞姿,甚至和着这曲调,还别有一番滋味。

一曲毕。台下众人一片叫好,连四回居的老板也激动的亲自走了出来。

“小兄弟,你这琴艺很高超啊,怎么样,有没有留在我们四回居的想法,我们这里待遇很不错的。”

谢必安闻言笑了笑,一脸天真无邪地道,“只要你们供我吃饭就好了,而且,我吃的不多哒!”

老板一张脸都笑出了花,激动的握住谢必安的手不撒开,嘴里一个劲地说着“好,好,好!”

谢必安心里却是觉得自己赚了个大发,正洋洋得意之时,突闻耳边响起一声带着嘲讽的冷哼,那声音低沉的很,听起来是个男人的声音。然而等他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四周哪有什么男人,只有那舞姬渐渐远去的背影。谢必安捏着下巴站在原地,那舞姬下了台子他才发现,她怎么那么高啊,背影看起来虽然有几分消瘦,但绝对不比他矮!

现在人间的女子都这样高了么?谢必安一边心里疑虑着,一边跟着那老板走进了四回居的里间。

谢必安就这么留在了四回居,偶尔趁着人不多不忙的时候,他就偷偷溜回去天界看一眼,然后再匆匆下来,反正他好歹是个仙官,缩地成尺什么的,还不在话下,偶尔跑一次也不觉得累。

说起来这四回居琴师的活可比码头搬砖的活轻松多了,格调也高了整整一个档次,而且最主要的是,四回居的饭菜好吃。

仅仅一个月时间,谢必安就胖了整整一圈。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谢必安感觉这四回居里除了老板以外,其他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他们的那种神色,让谢必安有一种他们在看一个傻子的感觉,但自己明明是个正常人啊,大家都想看傻子一样看他,有点不应该啊,所以,大约是他想错了吧!然而,之后在茅房的一次被动听墙角,直接就敲定了谢必安一直犹豫不决的猜想——大家看他就是在看个傻子!在茅房里,谢必安听到了隔壁两个兄弟的对话。

“我跟你说,咱们这四回居新来的那个琴师就是个傻子。琴艺再高超有什么用,不还是被我们老板给耍的团团转。”

“你别这么说,我觉得他应该是心智有些问题,他可能和我们都不一样,你不能这么说他,不能歧视他的脑子!”

“你这么一说,他好像是挺可怜的,沉迷琴艺,却失去了脑子!”

“嗯,所以以后你别欺负他了,对他好一点吧,他多可怜啊!”

“我哪里欺负他了?”

“你就是欺负他了,你每次看他的眼神都跟吃了屎一样,还说你没欺负他!”

baimengshu.com

“我说没有就没有!”

……

茅房里的谢必安掏了掏耳朵,他觉得外面的那两个人聒噪,竟然说他一个仙官是个傻子,真是太聒噪了,说的都是什么呀,哼,不堪入耳!

然而谢必安心里,虽然傲娇着始终不承认自己是个傻子,但还是有了几分怀疑,于是他就想去找四回居的老板亲自问一问。

然而刚到门口的时候,谢必安突然被什么人给拦住了,他一抬头,看到了一张画些精致妆容的绝美的脸,那张脸美得毫无瑕疵,让人忍不住心悸,看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时,谢必安甚至忍不住微微红了脸。

“哼!”

这一声冷哼,竟让谢必安无比地熟悉,好像是那天他弹完琴老板拉着他手时在耳后响起的那个声音。这时,谢必安又突然注意到了面前这个绝美的女子的衣服,似乎是舞姬的款式,这时他才突然惊觉,这面前之人,不正是那日在四回居大堂里跳舞的那个舞姬么?

“你……”

谢必安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高了半个头的舞姬,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而后他面前的这个舞姬再次极为不耐烦地哼哼了一声,把谢必安吓得差点腿软坐在地上。

这舞姬的声音,怎么是个男人的声音啊!

“你……”

谢必安颤抖着声音,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一句话来。最后倒是那舞姬看不过去了先开了口。

“你什么你啊!你今日干嘛来了,不会是现在才想起来要找老板问个清楚吧,不是你早干嘛去了,你是傻么?当初老板明明都要开口付你工钱了,你干嘛偏偏非要开口说你只要供饭就行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容易就满足了,真是傻到透气了!”

谢必安被他连珠泡似的一阵话给惊得此时连一个你字都说不出来了,只微微张着嘴,嘴唇微微颤抖,就那么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范无救见他这副样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忙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勾着嘴角问了一句,“你到底想说什么?”

谢必安惊恐地眨了眨眼,好半天才问出一句话,“你是个男的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