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六十一章长生殿七全文阅读

夜妖找过来的时候,桐泽正在给殿使的那颗长生树浇水。

“小妖,你没事吧,你听我说,那殿使就是个骗子,每个来求长生的人都会被殿使用阴谋诡计留下,然后代替他成为殿使,接着殿使就可以下山了,而求长生的人这辈子都离不开这座长生殿!这根本就是一场骗局,小妖你不要再信他了,跟我走吧!”

桐泽慢慢扬起他那张脸,眼神略有些呆滞地盯着夜妖看了几眼,随即才渐渐扯了扯嘴角,嗤的一声笑出来。

“是啊!就是一场骗局啊!都不问过我同不同意,就随随便便给我选好了路,可真真是骗的我好苦呢!”

夜妖还以为桐泽已经中了殿使的诡计,面上浮起一抹担忧之色,“桐泽,你别怕,我帮你,肯定能打败那个殿使的!”

然而桐泽根本没把他的话听进去,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边浇水,一边抚摸了下枝头的那枚果子。

“那假话说的多好听啊,果子被我摘了他都能接回去的,还说他自己的长生树丑,这么说就不怕自己的树伤心么?明明它这么挺拔的。”

桐泽一边说着,一边就落了泪,可他偏偏还勾着嘴角,一边笑一边哭,也不知是悲是喜。

夜妖一时吓坏了,还以为桐泽被殿使害的魔障了,气得他脱口就骂,“这挨千刀的殿使,好事不做,坏事做尽,竟然把你弄成这般模样,真是该死!”

也不知桐泽被夜妖的哪句话给刺激到了,接着他的话茬便也大骂起来,“他就是个挨千刀的,真该千刀万剐了他!可……该死的不是他啊,是我!我才该死,明明笨手笨脚什么都不懂,折了自己的命不说,还害得他丢了命,该死的是我啊!”骂着骂着,桐泽的语气又软了下来,后面渐渐有些带了哭腔。

夜妖一下被桐泽给搞糊涂了,一时刚才所有的义愤填膺都消失不见,只余下满腔疑惑,“他,他死了?”

笔趣阁

桐泽颓废地丢了手里用来浇水的水壶,把手插进乱糟糟的头发里,无力地蹲在了地上,埋头道,“是啊,他死了,替我死了,还美名其曰替我多选了一条路,可我要这路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啊!比起这些,我更想要他活着啊!”

夜妖大惊,“殿使替你死去了?”

桐泽哽咽着说道,“这长生殿确能令人长生,只不过长生之人离不开此地而已。殿使他给了我长生,却又给了我离开此地的机会,可这多一条选择的代价,是他用魂飞魄散换来的啊!殿使走的第一天,我还奢望他能回来,第二天,我便以为再多等一天也许会有结果……但是我一直等到如今,才渐渐明白了他那句不入轮回的道理,长生之人,已不是人可啊!他又入不了轮回,又失去了被长生树守护的资格,可不就是落得个魂飞魄散的结果么?他骗得我好惨啊,我好惨啊!”

夜妖心疼地摸了摸桐泽的发顶,又见他抽噎得厉害,便一把把他拥到了怀里。两个人相拥而坐,一坐就是一整夜。

第二日日头刚升起的时候,桐泽还依偎在夜妖怀里保持着和昨夜一样的动作,目光呆滞地看向前方,眼睛竟然就这么眨也不眨地睁了一夜。

夜妖有些心疼,想要让桐泽动一动,可是桐泽就跟一具行尸走肉一般,任凭他摆弄,自己根本不肯动一下。桐泽的眼睛已经瞪了一夜了,里面布满了血丝,可他就是不肯眨一下眼睛,只是一直像个丢了魂的躯壳一样,除了呼吸什么都不会做!夜妖不得不伸手假装要触碰桐泽的眼睛,以此来刺激他眨眼。

当夜妖的手快要碰到桐泽眼睛的时候,他真的动了动,抬起那双毫无神采却满是沧桑的眸子看向了夜妖,“夜妖,我怎么好像哭不出来了呢?我心里好痛好痛,这到底是什么感觉啊?一想到殿使的那张脸,我心里就一阵抽搐地疼,一想到再也见不到他,我就突然一阵心慌,我甚至都不敢想他了,可是,我却根本控制不住我自己,我做不到不去想他……这到底是什么感觉,怎么这么难受……”

桐泽几乎快要哽咽了,可是他已经一滴泪都没有了。

夜妖看桐泽这幅样子,他自己心里也不好受,因为桐泽跟殿使离去的那段日子,他也是这么过来的,一个人孤零零独自想念着,那种感觉,叫孤独。

“桐泽,这种感觉,叫孤独啊!当你最在意的人突然离你而去,只剩下你一个人的时候,那便是孤独了。”

夜妖的手掌突然覆上桐泽的眼睛,桐泽下意识闭上了双眼,冰凉的触感让他火辣辣的眼睛缓解了些许疲乏。桐泽不禁在夜妖手掌下拱了拱,睫毛不小心擦到了夜妖的手,一时让夜妖全身都微颤了一下。

“这便是孤独了么?可当年爷爷离开的时候,我怎么没难过至此呢?”

黎明的阳光不太刺眼,反而更偏向温和多一些,淡金色的阳光洒在桐泽白皙的下巴上,桐泽的下巴随着他开口讲话而一动一动的。

“因为那时候你还小啊,还不懂孤独为何物!”

“何为小,而何又为大?”

夜妖拿开覆在桐泽眼睛上的手,对上那双澄澈空明的眸子,突然有了一种老父亲的感觉。“刚出生的那几年,幼儿总是在哭,那时候便是小。那么当幼儿渐渐成长起来的时候,他便不会再轻易哭泣,即便哭,也是一个人默默躲起来哭完,之后再假装一副没哭过的样子若无其事地出现,这便为大。”

桐泽眨了眨眼,“大和小,竟是以眼泪为界限而划分的么?我如今也是没有了泪,也懂得了你所说的孤独,所以便已经可以称为大了么?那么只有哭尽眼中泪,才可以长大的么?成长,原来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啊!”

夜妖一时也无言以对,甚至,他还隐隐觉得桐泽说的有几分道理。

桐泽突然闭上了眼,往夜妖怀里又缩了缩,“怪不得啊,爷爷离开的时候一滴泪都没落,他都已经那么大了,大到,天劫都来不及渡便老死了……”

夜妖想说上几句安慰一下桐泽的,奈何桐泽突然叹了一口气,愣是把他的话给憋回到心里去了。

“他大概是最差的一届殿使了吧!”

夜妖听桐泽这么小声嘀咕着,低头一看,竟看到了他微微颤抖的睫毛。夜妖知道,即便没有泪,但桐泽依旧是在哭泣的。

心里的某一处微微刺痛,夜妖揉了揉额角,缓缓开口道,“我觉得,殿使也许还有救!”

说完这句话,夜妖便见桐泽猛得睁开了眼,那股劲大得,让他甚至看到了桐泽睫毛扇起的灰。

“你有什么办法?”

夜妖突然抬头看了一眼东边刚升起的太阳,虽不刺眼,却也让他下意识眯了眯眼。

“那我可要先给你讲一个故事了!”

“什么故事?”

“长生殿的故事!”

樱袖是天宫上的一个小仙娥,八卦嘴馋爱凑热闹。

那时正逢天宫上新飞上来了一位仙官,不知在凡间遭了怎样的难,衣衫褴褛披头散发地随着一道金光就飞到了天上,直直地落在了樱袖的面前。

樱袖当时正忙里偷闲躲在一棵大树后嗑瓜子呢,当即就被这突然出现的乞丐一样的人儿给吓到了,一粒瓜子直接卡到喉咙里,呛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一见到樱袖流泪,这乞丐也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站起来冲着樱袖的后背就是一顿猛敲狠打。樱袖还道这兄弟想救人也不用这么用力吧,都快要把她给捶死了。等终于把瓜子给卡出来,樱袖抬起头正要跟那乞丐兄弟说道说道,却没想到那兄弟居然还没停手,照着她脸就来了一拳,直接把樱袖给打懵了,准备了一肚子的话也随之被打回去了,樱袖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樱袖醒过来的时候,整张脸都肿了起来,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她差点疼得又要闭上眼晕过去了。要不是看见眼前之人,她说不定就真过去了。

“樱嬅?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樱嬅端了一碗粥,舀了一勺细细吹凉了才送到樱袖嘴边,“姐姐,你见到我不高兴么?我可是废了好大的劲才飞上来找你的!”

樱袖心满意足地喝着粥,忙说道,“我哪能不高兴呢,飞升了当然是好事了,当然得高兴啦!”

“姐姐高兴就好!”

樱袖是真的十分高兴的,这樱嬅是她在凡间的妹妹,当年她在街上为救一个孩子被恶人用刀活生生捅了,然而她一直撑着最后一口气,死死地抱住了那恶人的大腿,让那孩子成功逃脱,她的善举感动了上天,所以最后一刀的时候,她飞升了。

樱袖刚来天上那一阵,日日都思念樱嬅。樱嬅是她在凡间唯一的亲人了,而且樱嬅可是她从小一手养大的,自然是不能轻易就割舍掉的。樱袖还记得当初自己因为思念樱嬅而瘦了整整一圈,还被年纪最大的仙娥给训话了,叫她在天上不要带着太多的情感,否则后果自负。

樱袖看着在桌边收拾碗筷的樱嬅,突然想到了这天宫上繁复的那些规定,其中有一条好像就是不能拥有太多的情感,尤其是亲情和爱情。樱袖突然有些担心地皱了皱眉,“樱嬅,你怎么到我这里来的,你没跟人说我是你姐姐吧?”

樱嬅一听这话还以为自家姐姐这是嫌弃了自己什么,当下就变成一副楚楚可怜的委屈模样,“姐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