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五十九章长生殿五全文阅读

桐泽的种子落在了那片迷雾森林里,他自己根本不可能再进去一次了,因为他根本不可能走的出来。可不进去,他就失去了长生的机会了啊!而且,殿使也一点都没表现出要帮助他的意思,听他说完那句话就转身走掉了!

桐泽失落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而后,他背后就突然响起了殿使的声音:“你既已经知道长生殿的真相,那么,你还要选择长生么?”

桐泽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去看殿使,“可你之前不是说过我没有机会摇头了么?既然没有选择,那你还问我干嘛?”

“如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呢?你是选是还是不是?”

之前殿使一直面无表情,但这次桐泽好像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紧张,一时让他有些惊讶,不过等他再看过去的时候,殿使却又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了。

桐泽之所以选择长生,是为了完成爷爷的遗愿。而且其实殿使说的,他也不是不能接受,爷爷传授给他的修炼之道本就枯燥无味,最适合避世隐居独自修行,这长盛山,反而更和他的胃口,周围没有任何活物,便无人打扰于他,正好可以让他安心修炼。不过,桐泽却总有一种自己说了是就会被殿使揍的预感,但硬着头皮,他还是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愚不可及!”

殿使果然如桐泽预料般的生气了,甚至,比桐泽想像中的还要火气大。

殿使怒气冲冲地甩袖离去了,一粒种子随着殿使甩袖的动作嘣的一声落在了地上。是桐泽的长生树种子。

他竟帮自己把种子取回来了么?桐泽看着殿使愤愤离去的背影,突然觉得有些亲切感和温暖升上了心底。

夜里的时候,桐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殿使的脸上第一次出现如此气愤的表情,桐泽记忆很是深刻。殿使会皱眉,会撇嘴,会不屑地发出一声“啧!”这是桐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过的殿使。之前殿使一直面无表情,神色淡淡,说话也不屑一顾的样子,总给人一种疏离之感。桐泽觉得,那样的殿使,仿佛是一个没有心的人,甚至,不像一个人。如今殿使在他面前展露出生气的情绪,才让桐泽觉得他有了一丝人气。

夜里的长生殿静的很,毕竟这整个长盛山上,除了殿使和桐泽便再无他人了。在这一片静的安详黑的深邃的这浓浓夜色中,唯一的光明总是对人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桐泽本是睡不着想出来走走,结果被殿使屋里闪烁的灯光所吸引而停住了脚步,不知不觉中,就走了过去。等桐泽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敲在房门上了。

砰砰砰的敲门声让桐泽愣在了原地,其实他还没想好跟殿使说些什么。随后门吱呀一声开了,桐泽更是给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后退了一步。然而隔着门缝往里看,灯火通明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桌子上的烛火静静地燃着。桐泽看到了那桌子上摆了一副摊开的画,火光一闪一闪地打在那画上,衬得那画中人愈加美丽动人。

桐泽的眼睛好像被那画勾住了一般,脚不受控制地就走到了桌子前,细细端详着那副画。画中的人是一个女子,长发及腰,随意挽起的一个十分常见的发髻,在她头上却显得那么与众不同,仿若一个白衣仙子一般,她面上的一颦一笑皆是点缀。

这女子,应该是对殿使极为重要的人吧。

桐泽开始臆想,在来这长生殿之前,殿使也是有过自己的生活的吧,那里有他的家人,有他爱过的女子,有他曾拼搏过的一腔热血,有他的悲和喜,有他的乐和怒。但如今,恐怕除了这一副画以外他便什么都没有了吧,他的过往,他的曾经,他的回忆,皆化作云烟飘散了吧!

这长生殿便是座坟,里面葬了一个活生生的殿使。

画中的女子美得不可方物,桐泽看一眼便忍不住想要伸手触碰她的容颜,结果手刚伸到一半就被揪住了,桐泽侧过头一看,是殿使。

“谁让你进来的?”

桐泽发现,自打殿使冲他发过一次脾气后,脸上就不再像以前那样面无表情了,反而时时都是一副带着怒气想要训斥他的的样子。

对上殿使凌厉的目光,桐泽一时有些胆怯。

“我看烛火没熄,就进来了。”

“谁让你碰她的!”殿使抓着桐泽胳膊的手用力一甩,桐泽就被甩到一旁去了。

桐泽一委屈就想噘嘴,低着头一边揉着被殿使捏痛的胳膊一边小声道,“我就看看而已!”

低着头的桐泽突然觉得自己被罩入了一片阴影中,一抬头就看到了面色不善的殿使黑着脸站在面前。

“出去!”

极近的距离让桐泽甚至能清晰地看清殿使衣物上的纹路,然而他还来不及感叹,就被殿使毫不留情地推出了房间。

“咣当!”

们关上了!桐泽呆呆的站在门口,略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好像殿使最近越来越凶了。

站在门前的殿使不知何时又恢复了那幅面无表情的样子,他在窗纸中看着桐泽渐渐远去的身影,下意识抿了抿嘴角,这个孩子,真真是愚不可及!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只是一味地称自己想要长生,可他真正想要的,真的是长生么?这长生可是不可逆转的,日后他连后悔的资格都没有!真该死,明明自己都问了他那么多遍,甚至当着他的面揭穿了那场骗局,可这孩子的脑子怎么就是不开窍呢?而且身为殿使的他自己,好像也忍不了多久了呢,他忍不住想要立刻就离开这里,什么也不顾地把长生殿甩给那个愚不可及的孩子,堕入他心心念念的轮回,说不定,还能在阴阳里再看她一眼……

可是,正如他一开始所做的,一遍一遍地去询问那个傻孩子是否真的想要长生,就是为了让那孩子做出一个正确的决定。他内心终究是有不忍的,他怕那个孩子日后会后悔,他怕那孩子日后一个人孤零零地蹲在长生殿里哭!

没错,他就是心太软。

即便他当初被骗来长生殿时上一个殿使是那样对待他的。那上一任殿使,从不允许别人叫他殿使,每天都要对他说很多很多次,他的名字叫敬容。敬容当初把他骗上长盛山,不过是以长生为饵,引诱他上钩。他也同样遇到了那片迷雾里的森林,听到了那些呼喊着骗局的执念,他去质问敬容,却被敬容毒打一顿后绑在了大殿里的柱子上。他的长生树,是敬容一手培育的,每到需要浇灌鲜血的时候,敬容就在他身上割一刀。等那颗长生树长成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了。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叫敬容的疯狂男人,一边大笑着大喊“我是敬容,我不是殿使!”一边,飞快地离这座长生殿越来越远!

当年的他,是被强迫着成为殿使的,可他却不想强迫任何人,甚至,不愿再有任何人接替他成为殿使。

可是,他又十分地厌恶这个地方,想要脱离这里的控制,想要回到凡世,想要体会轮回的滋味!可没人接替他,他又如何离开啊!他不想伤害别人,也不想留在这里,这二者是万万不可能兼得的,他必须从中做出选择!

ddxs.com

桐泽被殿使批了一顿就回自己房间睡觉了,路过自己亲手种的那颗长生树时,还宠溺地亲了亲花盆,他是真的想要长生的。马上,他就能完成爷爷的遗愿了!

一早醒来,桐泽揉着迷迷糊糊的眼睛就推开门走了出去,像往常一样,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望他的老朋友长生树。结果这一看,却着实惊了他一大跳。

“哇!”

桐泽忍不住惊呼出声,他的长生树种子竟然长成了,挺拔的身躯像极了殿使平日里高傲的模样,甚至枝头还结了一个果子,在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芒!

桐泽突然就想把他心中这份喜悦的心情分享给殿使,于是他摘了果子就兴冲冲地朝殿使的房间跑去,昨天晚上所发生过的不愉快则完完全全地就被他忘到了脑后。

小孩子就是这样,很少记仇,心里也藏不住快乐,总想着分享出去。

桐泽以为殿使也会和自己一样非常高兴的,结果没想到看到他手里果子的殿使当即就黑了脸,看样子甚至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生气,殿使的脸黑的可怕,桐泽低着头不敢做声,小心翼翼地揪着手指。

结果他揪了半天也不见殿使打他或者骂他,一时疑惑便抬头小小地瞄了一眼!却看见,殿使的嘴根本就没闭着,一开一合间应该说了很多话才对,可桐泽却根本就听不见他说的任何话,而且这时,桐泽才发觉自己周围静的可怕,那种没有任何声音的感觉,就好像,他失去了听觉一般!

而此时,殿使好像也发现了他的异常,桐泽有看到他的脸色突然变成一副因担忧而急切的样子,嘴一张一张应该也是说的关心的话吧!桐泽满意地勾起嘴角,而后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意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