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五十七章长生殿三全文阅读

“契约?什么契约?”

黑衣人一抬手,甩了一道黑雾过来蒙在了桐泽周围。这黑雾并未让桐泽感到不适,反而有一种神清气爽之感。黑雾散尽之后,桐泽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化形了。正要跟黑衣人道谢,却不知他何时背对着自己了。

“让你长生的契约,一旦长生,便不可逆转。”

桐泽这才发觉黑衣人是在回答他刚才的问题。

“可是,世人追求的不都是长生么,又有谁会想要逆转呢?”

“那是因为世人愚钝,不知长生为何物。”

桐泽闻言笑了笑,“可你已经告诉我了,但是我却并不想逆转,反而依旧非常想要长生呢!”

黑衣人似乎低低地冷哼了一声,又好像没有,桐泽听得不太真切。

“那是因为,你比世人更愚钝。”

说完,黑衣人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桐泽忙迈开小碎步跟了上去。结果,刚走没几步,桐泽突然有一种被人盯着的诡异感,甚至头皮麻麻的,好像要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一样。

果然,下一秒桐泽身后就响起了桐泽无比熟悉的声音。

“小妖!你要离开我么?”

桐泽僵硬地转过头,他好像隐约记得自己上次公然逃跑的结果是差点被掐死,那么这次……

“呵呵呵呵!”

桐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强硬的笑着假装自己并不害怕。

夜妖猛地往前迈了一步,整张脸上都在向两人宣示着他的怒火,“小妖!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要离开我!”

桐泽被他吓了一大跳,急急忙忙就怂成一团躲到黑衣人身后去了,紧紧抓着黑衣人的衣摆不撒手,小心翼翼地露出一个小脑袋警惕地看着夜妖,“我不叫小妖,我叫桐泽!”然后桐泽感觉到黑衣人似乎很反感地躲了躲,桐泽忙用力抓紧黑衣人的衣摆,用力拽了拽,等黑衣人不动了这才松了一口气,慢慢放松了抓紧的小手。

夜妖看到自己日夜浇灌了那么久的小妖满心信任地躲在别人身后他就来气,于是看向黑衣人的眼神便更加无所顾虑,眼中的怒火仿佛要喷出来一样,“你是谁?我要你把他还给我!听见没有!”

“我是长生殿的殿使。在此寻找有缘人传授长生秘术。”

夜妖闻言眉头一皱,他来这里这么久了,就是为了等长生殿的殿使,他倒是没有想过,殿使选择的人竟会是小妖。

知晓了黑衣人身份的夜妖一下子也没那么咄咄逼人了,语气倒是客气了几分,“殿使大人,那小妖是在下的奴隶,他并不想长生,还请大人将之归还于在下。”

殿使闻言眉头皱了皱,其实他在此地观察了好几日了,长盛山这种地方,活物几乎没有,所以每每有活物出现,殿使都会第一个凑过来看看。

“他想不想长生,当然他自己说了算,你们两个之间的奴仆关系跟我没有关系,我只管寻找我的有缘人。”随后,殿使回头看了看桐泽,又问了一句,“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你真的想要长生么?”

《仙木奇缘》

桐泽想也不想地就点了点头,“嗯!”

桐泽刚说完,殿使脸色就黑了几分,桐泽也瞬间就感受到了他身上突然就开始变得不同寻常的气息,下意识就松开了紧紧攥着的殿使的衣摆。而后眨眼间,殿使就突然来到了夜妖的面前,一掌贴在夜妖胸口就打了出去。

桐泽看到夜妖皱了皱眉,脚步虚浮地退了三步,喉咙翻滚了一下后他红艳的嘴唇几乎微不可察地抖了抖,随后他用手抹掉了嘴角边溢出的鲜红,用带着血渍的手一把抓住了殿使收回在半路的胳膊。

“你要么许我二人长生,要么,就把他还给我!”

夜妖似乎气息不稳,话说的一字一顿的,想用了极大的力气般,而且在他反复张开嘴的间隙,桐泽甚至看到了他被鲜血染红的牙,可他依旧不顾一切地说着想要挽留的话。

殿使被抓住了胳膊,夜妖的这一举动成功激怒了他。殿使一脚踹向夜妖的膝盖,便把夜妖的膝盖骨给踹成了一个可怕的弧度。

夜妖噗通一声趴在了地上,桐泽听见了夜妖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但是,他还是没放手,更没有放弃心里的念头。

“殿使,既然你无心予我长生,那么请把他还给我!”

每次说到还给我这三个字的时候,桐泽都能从夜妖的眼中,看到那种坚毅而又复杂的情绪。他的眼神,仿佛一颗钉子,深深的把桐泽钉在原地,让他连每次呼吸都感到莫大的压力。

殿使不屑地哼了哼,“他并不是你的什么所属物,所以我无权做到还或者不还给你的这个请求。再者,长生殿的规矩,就是讲究的一个缘字,你以为和儿戏般一样,说走就走,说留就留的么?我堂堂殿使所选择的有缘人,自打他点头的那一刻起,就连他自己,都再没有摇头的可能。而你,又算什么,竟然妄图想让我把他送出去?简直痴人说梦!”

说着,殿使便一脚踩在了夜妖的背上,一点一点用力,像是想要把他踩进泥土里一般!

然而夜妖死死地抓着殿使的脚,自始至终只呢喃着那句话,“把他还给我!”

桐泽动了动嘴,想要说些什么,缺见殿使突然一个用力,把夜妖给踩成一片黑雾般的东西一哄而散了!而后殿使颇为嫌弃地蹭了蹭鞋,不屑道,“蝼蚁而已!”而后冲桐泽扬了扬下巴,“走!”

桐泽脸色煞白地小退了一步,差点跌坐在地上,看着殿使离开的背影,他甚至有些害怕到不敢跟上去。

殿使走了一会发觉桐泽没跟上来,于是便回头看过来。

桐泽一瞬连直视他的目光都不敢,躲躲闪闪的后退着,好像他的目光是劈过来的刀子般恐惧着。

殿使皱了皱眉头,看桐泽脸上好像带了几分悲鸣,实在有些不解。据他这几日在暗中观察,小妖是应该恨那只夜妖才是,如今看来好像和他想的有几分出入呢。

“夜妖没死。”

“啊!”

桐泽似乎是被他突然的开口吓到了,浑身猛地一抖往后大跳了一步,结果突然脚后一空,整个人都朝后仰了过去。而后便看到眼前的殿使突然化成一抹残影随着桐泽突然改变的视线飘到了半空中,并在桐泽眨眼间都不到的瞬间突然出现在桐泽面前。

“小心!”

桐泽听到殿使说了两个字,而后就被他揽住腰狠狠抱在了怀里。

桐泽的脸埋在了殿使的胸前,根本看不清眼前所视之景,只能听见耳边呼啸的风。脚底突然踩空的那一瞬间的空白渐渐被理智代替,一下想到了什么,桐泽突然死死拽住了殿使胸前的前襟,“你会飞么?”

“不会!”

听到这两个字后,桐泽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就感到全身上下都传来一股撞击感,而后便陷入了昏迷。

桐泽醒来时,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不过却没有什么见血的皮外伤,随意地站起来动了一下筋骨,连内伤也未曾发现,就在桐泽为自己骨骼惊奇跌落山崖都毫发无伤的体质沾沾自喜的时候,突然想起来那个一身黑衣服的殿使。

桐泽四处看了看,这是一片荒地,除了枯草和零星的几颗顽强但没有几片叶子的书,方圆几里根本连个人影都没有,这时,桐泽注意到了脚下踩着的一件衣物。

这衣物通体呈黑色,看起来还有点眼熟,好像正是殿使的那一身。

桐泽突然有些慌了,他以前游历的时候好像听人说过,那长生殿的殿使好像是长生殿里天然而生的一种殿灵,也就是说他的本体就是殿灵,姑且也算长生殿修炼出器魂。

桐泽看着脚底下空无一物的衣服,心想自己这一摔该不是把殿使给砸没了吧!他好像听说器魂挺不好修炼的呢,一旦受损很难修复的,而且器魂入不了轮回的,一旦身亡就是魂飞魄散啊!

桐泽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拾起了地上的衣服,而后紧紧塞进了怀里,正要为殿使的牺牲大哭一场的时候,耳后便响起了殿使的声音。

“你抱着我衣服干什么?”

之后殿使带桐泽去了长生殿。因为被救了一命的原因,桐泽对殿使也没那么害怕了,反而多了几分亲近之意,不过殿使好像并不喜欢他的亲近,甚至还威胁他。

“你知道为什么我把夜妖揍的那么惨么?因为他碰了我的衣服!山崖底下那次我姑且饶了你,以后,你,不许碰我!”

桐泽也是才知道原来殿使生夜妖的气居然是因为夜妖碰了他!被警告的桐泽有些小心翼翼地离殿使远了几步,不过人靠不过去,眼神总不会过不去的,于是便一整天都用满是笑意的眼睛望着殿使。

桐泽以为的长生殿是气势恢宏金碧辉煌的,然而真正的长生殿——只是一间极为普通的房子。甚至连凡界里有钱的大户人家的房子都不如。

“殿使,你真的是殿使么?这长生殿……”

殿使没有回答他,只是拿起笤帚打扫出一间空房。

“以后你住这里。”

说完转身就要走。

桐泽急忙拉住了他。

“殿使,那我什么时候能长生啊?”

殿使盯着桐泽拉着他的地方一动不动,桐泽这才发现殿使的眼睛里危险的光,于是便尴尬地笑了笑后小心翼翼地收回了自己的爪子。

殿使抚了抚自己的袖子,又弹了弹灰,这才开口回答他的问题,“要想长生,得先种树,等你种的树长大了,你就能长生了。”

桐泽摸了摸脑袋,“殿使,我自己就是输,那我还用种树么?还有,为什么要种树啊?”

殿使不耐烦地挑了挑眉,“以后不允许问这么多问题,每日仅限两个。还有,撒手,不许碰我!”

桐泽委屈地努了努嘴,“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