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六十一章骨生花十二全文阅读

傅子墨听见师娘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而后脚步声逐渐向门口逼近。他向后退了两步,然后假装刚走到门口的样子,就像小时候闯了祸回来偷听师傅有没有生气一样,熟练地伸手敲了敲门。

“师娘!我……在巷子里摔了一跤,把鱼摔死了!”

师娘显然没有心思和他说鱼的事情,以至于没发现他话里的瑕疵——鱼死了也不是不能吃!

师娘眼里荡漾着水波,看见他一副做错事的惭愧模样,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唉!不知道你还来不来得及长大,没了你师傅,师娘一个人怎么照顾的好你啊!”

摸了摸他的头后,师娘眼里的泪水捱不住了,决了堤般涌出来。

傅子墨忍不住抱住了师娘,心疼地抚了抚她的后背,“师娘!放心,师傅会成功的!而且,我已经长大了!”

无常看着和师娘紧紧相拥的场景,内心颇有些触动,不说拥抱,就是简单的一个触碰,他好像也多年未曾和别人做过了……云良那小子扯他袖子除外,无常心里压根没把他当人看!

无常还记得曾经和范无救把酒言欢的日子,每每到尽兴时,他甚至和范无救跳过舞。其实他最喜欢的还是苏白那丫头了,抱着她可比范无救那身硬骨头舒服多了!不过他就背过那丫头一次,还没没走几步就被范无救给抢走了,之后还被他用眼神狠狠盯了好久……

说真的,还真是有点想念那丫头啊!

无常撑着下巴的手有些酸了,正打算换一只手的时候,突然眼前场景一花,变成了一张他无比熟悉的大脸,无常还保持着头前倾的动作,他本来正打算把下巴放在自己手上的,此时看上去,倒有些像轻薄于面前这张脸一样!

不过无常当然没有这样的想法,这可是他自己的脸,即便里面是另一个灵魂而且也不是他很讨厌的人,但是,他也绝对不会如此重口味的!他就是平日里听云良那家伙聒噪得多了,脑子里下意识想到了那样而已!果然,云良这家伙很有误人子弟的潜质啊,以后必须和他保持距离了,像他白无常这样纯洁的小白花怎么能被云良那种人渣带坏呢!

“你刚刚叫了她的名字!你……到底是谁?”

范无救突然开口打破了无常想入非非的思绪,他的语气略显急躁,而且也完全没有意识到此时两个人的姿势有多么暧昧,甚至还出手捏住了无常的肩膀,让刚想要往后退几步的无常顿在了原地!

两张脸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无常甚至能感受到范无救温热的呼吸,即便他披着的脸是他自己的,可他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知道,那张脸的背后是范无救!不能后退的无常只好缩了缩脖子,往后仰了仰头,尽全力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范无救对于无常的躲闪有些愤怒,于是捏着他肩膀的手更加用力,无常平日里终日平和的一张脸也被他换成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回答我!你究竟是谁?”

无常感受到了他的怒气,甚至被怒极之下的范无救喷了一脸的口水,一想到这是自己的口水,无常有些嫌弃地想要擦把脸,奈何肩膀被他控制住了动不了,只好作罢!看着自己的脸上如今怒发冲冠的模样,无常突然觉得自己一直被孟婆踩在脚下是有原因的……怂是在怂在骨子里的,怂在魂魄里的,即便外面披着彪形大汉的身体估计也救不了他的怂!

无常一边痛心于自己的脸上出现这么多因愤怒而扭曲的皱纹会不会影响自己的老化速度一边极为小心翼翼并带着几分怂气地看向范无救,“我是谢必安!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看着范无救毫无变化的表情,无常又在末了加了一句,“童叟无欺!”

fantuantanshu.com

范无救眉头皱起的纹路更加深邃起来,眼中的愤怒倒是淡了几分,“那你身上的胎记呢?”

无常登时愣了一愣,第一反应是范无救怎么知道他身上有没有胎记,而且自己身上有没有胎记关他什么事!而后才渐渐想起来那件事,一下子恍然大悟,范无救不提他都快忘记自己还有这么一块胎记了,可那块胎记之所以不见了是因为……一想到那时候发生的事,无常只觉得一股愧疚油然而生,不过自己的愧疚他还是敢于面对的,不至于让他说不出口,可是跟苏白扯上关系,跟那件事扯上关系的话,他就有些不敢说了,他更害怕面对范无救啊!

“此间事了,我再告诉你如何?”

看着从刚才一副怂包软蛋的模样突然变得深沉沧桑起来的无常,范无救心里咯噔一下,随即剩下的那些愤怒也消散不见了,而且随着无常说出他是谢必安那句话的时候,他心里不知何时生出的一丝恐惧也悄然消失不见。

“跟她有关?”

“嗯,回去告诉你!”

随着范无救捏着他肩膀的力道越来越小,无常轻而易举地就挣开了他的束缚,然后就对上了突然失去神采的一双眼睛,那是他的眼睛,范无救那家伙又躲起来了!

然后无常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栽倒在了地上,一头砸在了地面上,额头处都被磕的红了一片!

“……”

为什么他刚才没有接住自己的身体,为什么?就因为范无救支配了一会而已,他至于怕成这样么,自己的身体都怕!

无常无比心疼地钻进了自己倒在地上的身体里,魂魄入体的一瞬间,额头处火辣辣的痛感让他差点没忍住痛呼出声来!

从地上狼狈爬起来的无常看到不远处躺着的一个被一身黑袍包起来的身影,想来就应该是被国师放出来又拉他进入共情的那个凶煞之物了。刚把范无救把自己从共情里拉出来,估计没少揍她!无常慢慢走过去掀开了她头上的黑袍,看到了一张略有些熟悉的脸,是云澈!

想想那个没看完的共情,无常竟有些失望,这就跟看了一场到结局处突然中断的戏一样,实在让人抓心挠肝!而且看如今云澈的这副模样,无常就更想要知道那未完的故事是什么了!现在的云澈连个鬼都算不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失去了自己的肉身,却留下了一身骨,而且她的魂魄如今已经完全被执念所浸染,根本入不了轮回。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曾经那个连哭都是第一次尝试的单纯河豚妖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

无常肯定不会放过这个知道真相的机会,所以悠悠醒过来的云澈一睁开眼,就看到了面前满脸坏笑的无常!

“嗬——嗬——”云澈的脸扭曲到了常人所不能达到的程度,搞得无常一度觉得她眼睛会从脸上掉下来!

无常没想到她竟然连话都讲不了,所以,真相大概是问不出来了!不过,他还有别的发现,云澈一副凶神恶煞看起来能吃人的模样,可是她宽大的黑袍子里居然塞满了糕点一类的食物和一些值钱的银器金首饰什么的,对了,还有一只玉玺!无常非常怀疑她大概是把玉玺当成了一大块玉才拿走的!

云澈这又圈钱又偷食物的,无常可不认为她自己会跑到大街上买东西或者吃掉那些食物,她拿的这些东西,更像是为了一个人而准备的!

“这些东西,你要拿给谁?你不用说,带我去就行了!”

也不知道无常哪来地自信,就那么放任云澈坐在地上,绑也不绑一下,居然还居高临下地用一副强者的模样对她呼来喝去地说出了那句话!

然后,随着云澈嘴里发出一阵剧烈的“嗬——嗬”声,无常只觉一个巴掌带着极大的力气扇了过来,没料到云澈会突然出手的无常愣了那么一下后就没机会做出什么其他的反应了,随着“啪”的一声,无常直接被扇了出去!

眼前一阵模糊之后,无常缓缓地躺在了地上,不过值得惊奇的是,摔这一下他一点的没觉得疼痛,而且那个巴掌虽然拍的响,但无常确定那巴掌绝对没有打在自己的脸上!回想着刚才响在耳边的那声若即若离的一声带着嫌弃的“啧!”,无常慢慢勾起了嘴角,轻快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渐渐离开了。

一面是一个未来得及看完的真相,一面是上天派来磨炼他的任务,而且完不成还可能丢了饭碗的那种任务,所以,无常果断地选择了完成上天给他安排的任务。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无常颠了颠手里的那块拥有器魂的玉石,打算先把这个龙脉的问题解决了,然后再去寻找那个和他错过的真相。总之,那个河豚妖跑不远的,她能来这么近的地方偷东西,她护着的那人住的肯定离这里不远。而且在共情里的最后一幕,也是傅子墨的师傅即将进入皇宫的前夕。

然而拿着玉石愉快地朝皇宫寝殿走去的无常变得越来越不愉快了……

好吧,迷路差不多成了无常的一种本能,而且显然是他并不喜欢的一种本能!

站在既熟悉又陌生的这条长廊里,无常迷茫地揉了揉微痛的额头,却不小心碰到了刚才摔的那块伤口,登时痛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嘶!”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