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五十九章骨生花十全文阅读

傅子墨一脸懵,“什么为什么?”

小姑娘扬起手手给他看,“你脸上的水啊,为什么咸咸的,热热的?”

傅子墨大抵是刚才被她咬怕了,看她张嘴说话都本能地想要打寒颤,没忍住后退了几步,结果在地上蹲的太久,脚有些麻了,脚下一顿,直接一个后仰翻过去了!

被他这么一带,小姑娘也直接趴过来了,一头磕在他胸口上!傅子墨尚且被砸的闷哼了一声,小姑娘更是痛的诶呦了一下。他本以为小姑娘这一下会给磕得大哭的,却没想到抬起头的小姑娘脸上一片宁静,只是眉头稍微皱了皱,赌气似的撅了撅嘴。看她这副可爱的模样,傅子墨一下没了脾气,连同刚才被她咬一口的所有阴霾也都消失了,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他居然又伸出了手去摸她!

“嗷呜!”

“痛痛痛!”

结果傅子墨就又被小姑娘一口咬住了手。

傅子墨怀疑自己眼睛里自打刚才独自感怀时哭出来的泪就一直没流干净,一定还有不少水分藏在自己眼睛里,不然自己怎么会被小姑娘咬一口就流这么多的泪啊!

小姑娘看他眼中流出的泪水愣了神,小心翼翼地伸手碰了碰,傅子墨甚至看到她因为开心而微眯起来的眼睛。

傅子墨有心想要后退,他现在看见小姑娘就心里发憷,可小姑娘咬着他的手不松口,但凡他露出任何一丝想要后退的念头,小姑娘的嘴上就用力一咬,搞得他一直没能收回自己的手。他看小姑娘一直对自己的眼泪挺感兴趣的,想着要是给她讲一讲,她听得高兴了,说不定就松开嘴了!

“我脸上的这些水呢,叫做泪水,当一个人极为伤心或受到极大的痛苦时,他就会流泪!”

小姑娘闻言果然放开了他的手,用肉嘟嘟的小手一撑从他的腰上蹦了下来!由于刚才的一阵折腾,她小小的身子之前一直团呼呼地坐在傅子墨的腰上。

“所以,我没流过泪,是因为我从未伤心过么?”

小姑娘把手伸到眼前,前后都仔细看了看,然后幽怨地叹了一口气,“大个子,你能不能,让我伤心一次?”

“嗯?”傅子墨刚从地上爬起来,差点一个跟头又栽下去了。

小姑娘手上沾的泪水很快就干涸了,她用那只小胖手在半空中抓了抓,然后一本正经地对傅子墨道,“我想流一次泪,我也想流出那种咸咸的热热的水,所以,我想请你帮我,让我伤心一次!”

“那可不行!”这种虐待小孩子的事情他傅子墨可是万万不会做的,他才不会因为小姑娘年纪小什么都不懂就随随便便欺负她!“小姑娘,你还小,等你长大了,自然就会落泪了,自然就会知道伤心为何物了!”

小姑娘突然一下就炸了,趾高气昂地昂着个头,一只手掐腰,一只手指着傅子墨道,“本姑娘的年纪大的都能当你奶奶了,你个瓜娃子怎么这么皮的,还敢和我奶奶说一样的话,别仗着你们人类早熟就欺负我们!”

傅子墨看她这副小大人的模样就好笑,一时也没仔细听她话里的玄机,嗤笑了一声后就想要摸摸她的头,但一下子想到刚才血淋淋的惨痛教训又急忙把手缩回来的,而后干笑了一下对她说道,“小姑娘,你该回家了,不然家里大人该担心的,你住在哪,我送你回家吧!”

“什么小姑娘,你没听我刚才说的么,我的年纪都能当你奶奶了!哼!”小姑娘抱着肩膀嘟起了嘴,竟是有些生气了!

“好好好!姑奶奶!姑奶奶您住哪,小的好把您给送回去啊!”傅子墨才不会跟一个没长大的小姑娘计较的,萌萌的哄着就好了!

“那本姑奶奶凭什么告诉你我家住在哪?哼!休想跟我套近乎!本姑奶奶要走了,明天再来找你,总之,你最后要是没让我哭出来,我肯定饶不了你!”

说着,小姑娘就转身走了,两只羊角辫还随着她的步伐一颤一颤的!

傅子墨就没见过谁人能跟别人提出这样要求的,小孩子果然就是小孩子,又单纯又蠢萌,什么都不知道的年纪真好啊!想着想着,他就没忍住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正笑着,没想到那小姑娘突然回头,非常郑重其事地说了一句,“记住了,本姑奶奶叫云澈,大个子你可得给我等着,不许跑了,对了,报上你的名字来!”

“傅……傅子墨!”

傅子墨也没想到自己会回的这么快,等他意识过来的时候,就只能看到两只羊角辫抖来抖去的了!

傅子墨到底有些不放心她一个小姑娘一个人回家的,于是就在她后面跟着了。可跟了一会傅子墨就发现,这小姑娘哪是往家的方向走的啊,她这明明就是走向了一片墓地啊!而且一眨眼的功夫,他就看不到小姑娘的身影了。要不是他亲眼看到她走了进去,真是打死他他都不会走进这片阴森森的墓地里的!

“云澈?姑奶奶?”

也不知道大晚上的她一个女孩子来这种地方干什么,小孩子果然就是皮,天不怕地不怕的,没人管可真是不行,这万一要是她一个人走到什么地方被人贩子什么的给拐走了,那她父母可不得一阵猛后悔!小姑娘的父母对她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傅子墨一边在心里默默谴责小姑娘的父母,一边就抖着腿在墓地里穿梭寻找她的身影!

“姑奶奶?你要是听见了就回我一下,我好送你回家啊!你听我说,这里很危险的!”

“略略略~”

傅子墨正说着,突然就被一阵小孩子吐舌头的声音给打断了,他以为是小姑娘,就匆匆顺着声音的源头找过去了,结果没想到扒开浓密的草丛里面居然是一具腐烂的尸体,尸体的肚子是被破开的,里面血淋淋的一些脏器都流到外面了,傅子墨胃里一阵痉挛,突然一种呕吐感就要呼之欲出!捂着肚子脚步虚晃了一下的傅子墨不经意间就对上了地上那具尸体的眼睛,那双眼睛混着一片污泥已经浑浊不堪了,若不是挂在尸体脸上,真叫人看不出是什么来!

这时,那双浑浊不堪的眼球突然动了一下,虽然模糊不清,但傅子墨依旧觉得那具尸体的视线正在自己身上,顿时惊的一身冷汗,转身就要跑。

结果一回头,就看到小姑娘面无表情地站在他身后,先是把他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了,便冲过去抓住小姑娘的手就跑,连头都不带回一下的!

“桀桀桀~”

身后和刚才那个吐舌头一样的小孩子声音又响起了,傅子墨偏头看了一眼,小姑娘根本就没张嘴,所以他一下子想到了后面那东西是什么!不是鬼就是怪了!

“妈耶!可怕啊啊啊啊!我跟你说,小姑奶奶,你别怕啊,一定要跑知道么,一会要是我被抓住了,你一定不要管我,撒腿就跑听见没?然后你要狠狠记得再也不要跑来这种地方了,这里是真的真的非常可怕啊啊啊!”

“桀桀桀~”

那恐怖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吓得傅子墨脚下一阵加速,小姑娘都被他带的快要飞起来了!傅子墨一回头也看到了小姑娘胖乎乎的小短腿,于是直接一把把她抄过来抱在怀里了!而后还一边颤抖着声音安慰她,“不怕不怕,有我在!”

小姑娘呆呆地看他一脸惊恐却依旧死命护着她的模样,虽然好笑,但真的让她心里一暖,那种暖洋洋的感觉,就跟白天他的眼泪落在她身上一样!其实她本来也没想到在这里就会这么巧能碰到鬼的,她本来就是看他一直鬼鬼祟祟跟在自己屁股后面,有些来气,然后又想到今天他用鱼钩钩自己的嘴,便更为生气,于是才打算把他引到这里好好吓一吓他的,结果却没想到弄巧成拙真的碰到鬼了!

不过,貌似也不亏!她贪恋地往傅子墨温暖的怀抱里拱了拱,这种感觉,这的好棒!她从前一直生活在池子深处,接触的一直都是冷冰冰的池水,从未被现在这般如此让人迷恋的温暖所包围过!

傅子墨却以为她是害怕,于是把她往怀里又紧紧地抱了抱,脚下又是一阵加速。

然而那普通鬼魅一般的诡异怪笑声却越来越逼近了,无论傅子墨怎么加速都感觉那笑声若即若离的仿佛在耳边一样。

“哇!啊啊啊!”

要不是还抱着小姑娘,傅子墨恐怕就真的会腿软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本就紧绷着的一颗心早已因为在恐惧中极速奔跑而累到不能自已,即便气喘吁吁却仍旧觉得呼吸不通畅,也不知是眼前的夜景太黑还是他眼前发黑,傅子墨越来越觉得迷迷糊糊了!脚下不知被什么拌了一下,傅子墨心道一声坏了就失去了重心趴在了地上。然而为了不压到小姑娘,他用胳膊肘死死撑了一下,一时胳膊肘处的肿胀刺痛感让他忍不住又湿了眼眶!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这一摔让傅子墨懵了片刻,趴在地上反应了好一阵意识才清明过来。清醒过后的傅子墨下意识把小姑娘往身下带了带,来不及爬起来就立刻警惕地伸头往后看了看。当看到身后什么都没有,并且耳边也不再传来那诡异的笑声了,傅子墨这才松了一口气,想着自己跑了这么远早离开了那片墓地,说不定那鬼是个懒得,估计觉得离家太远就不愿意追过来了吧!身子下面被他紧紧护着的小姑娘突然动了一下,傅子墨一低头,不知怎么就对上了她的一双水灵灵的眸子。忽然间的对视让傅子墨意识到这个姿势略显尴尬,于是目光就瞬间躲闪了一下,躲避了那来自小姑娘的直视。结果视线刚转了一半不到正撑着胳膊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小姑娘突然把手戳到了他眼睛里!

“嗷!你干嘛?”

傅子墨痛得大叫了一声!

“你脸上的水,是从这里流出来的,你现在在哭泣,所以你现在很伤心么?那到底什么是伤心呢?能不能教教我!”

傅子墨真是搞不懂这谁家的糟心孩子非要跑过来学哭的,只好一边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叹了一口气道,“伤心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没有人会希望伤心流泪的。而且,这不用学的,一个人,总会流那么几滴泪的!即便是最坚强的人!”

小姑娘乖巧地坐在一旁的空地上,歪着头问他,“坚强又是什么?”

“不轻易落泪的人!即便有一天他落了泪,那也是代表坚强的泪!”

小姑娘闻言撇了撇嘴,“那你一定很不坚强?”

傅子墨感受到了来自一只扎着俩羊角辫的小女孩的嫌弃,顿时脸色黑了几分,正欲开口反驳几句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后颈吹过一股凉风,随后胸口猛地传来一阵剧烈的痛感!那一瞬间,傅子墨的眼前黑了片刻,下意识一低头,竟看到一张诡异的笑脸从他的胸膛穿透而出,那双半眯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脸。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