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五十六章骨生花七全文阅读

穿墙果然是一门技术活!无常从牢房里直接穿墙而出,却没想到隔壁居然还是个牢房,于是他就穿回来换另一面墙穿了过去……结果除了牢门,另外三面墙的后面都是牢房!所以,最后无常就只能从牢门穿出去了,其实也没多大麻烦吧,用一个隐身术不就好了,所以他干嘛要辛辛苦苦去穿那三面墙啊,从一开始就直接从牢门走不好么……

无常之前在牢房里打坐的时候就发现了,陆国的龙脉之所以一直在减损,那是因为如今的皇上身上根本不具备龙气,也就是说他并不是天道所承认的那个真龙天子!龙脉缠绕在他身上,也只是个假象,其实龙脉一直在抵抗,所以才会变得越来越弱,因为整个陆国最大的敌人不是别国,而是他们的皇上!

言情小说网

无常本想去书房找史书查一下当年发生了何事的,结果皇宫太大,他根本找不到书房在哪!

又随意地穿了几道墙后,无常实在累得走不动了,穿墙这种小法术虽然不至于消耗太多,但是禁不住他穿的墙多啊,甚至为了找路有的墙他都穿了十多次了!

所以,最后无常只得放弃了寻找书房,转为去找一个年老一点的宫人问问。不过一想到自己一个陌生人去问,可能不会得到什么友善的对待,所以一不做二不休,无常直接挑了一个看上去不是很年轻的宫人入侵了他的记忆!

这个宫人迷迷糊糊的,记忆也模模糊糊的,看了好半天,无常也没弄明白当年到底发生了何事,只隐约得到一个信息:当年皇帝驾崩后,那纸传位遗旨貌似来的不明不白的,上位者是十六皇子,一个脑子貌似有些痴傻的皇子居然也能当皇上了。这个宫人当年大概是对这个新皇上任有些许意见的,但应该一直没敢说出口!而且从这宫人的记忆里,无常还得知新皇貌似患有失忆症,大概是从祠堂走水那次之后开始的!

无常想着去那个走水的祠堂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些什么。结果,他又迷路了!

走着走着,无常就倦了,也不管到哪了,就那么慢悠悠慢悠悠地晃着走,走哪算哪好了!忽然,眼前的景色颇有些不太一样,看着周围的一片郁郁葱葱的杂草,无常有些疑惑地皱了眉头,这皇宫里但凡能入眼的地方,就没有如此破败的地方,此地虽郁郁葱葱的一片祥和之景,可有人修剪的草和没人搭理的草地毕竟不同,这地方简直可以称得上荒凉了!一看就是很久没人来过的地方了,什么地方能这么荒无人烟的呢?当然是那个走水过的祠堂啦!估计是被大火毁坏了,又让新皇在这里失了忆,所以大家都有些忌讳这里吧,无常想这大概就是这里如此荒芜的原因了吧!

野草不要命般的疯长,都到人大腿了,无常刚迈一步就被一种不知名的草划伤了膝盖,也不知道有没有毒。

周围一片都是疯草,基本上没有下脚的地方,无常又是吸气收腹收屁股的,废了好大的劲才让他走到中心一点的地方。

无常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来此,只是从宫人的记忆里得知了此地,心里就一直有个想来此地看看的念头,可是真来了之后,又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望着周围郁郁葱葱的一片草地,无常突然觉得自己眼睛都快变成绿色的了!所以当有块地方冒出一缕细细的绿烟的时候,无常一时竟然没发现,等他发现的时候,那抹绿烟都消散在空中了!无常望着绿烟消失的地方,隐隐看到一条透明的线在天上飞,里面似乎带着某种禁制类的术法,无常本来是看不见的,正是因为这道术法才让他感知到了它。

无常的意识一直跟着那道术法飞到了皇上的寝宫里,他看到那道术法飞到皇上身上,然后像一根绳索一样缠住了正在挣扎着的龙脉上。原来那道禁制是用在龙脉身上的,所以陆国之所以撑了这么久,就是因为有人在暗中默默帮着皇上。

无常收回自己放出去的那抹意识,意味深长地盯着那块刚刚冒出绿烟的地方。那下面,一定有什么东西!

一直挖到太阳落山,无常才找到了那个放出禁制去帮助皇上的小东西,竟然是半块玉,看起来还是块开过灵智修炼出过器魂的高等玉,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碎了,估计那器魂也好不到哪去的!

“长兮!长兮!长兮!”

玉石里隐隐传出一个女子哀怨的声音,听起来应该是那个好不到哪去的器魂没错了。而且长兮这个名字,无常是知道的,这不就是那个身上强行带着龙脉的假皇上的名字么!看来这器魂是个女子,而且与那假皇上陆长兮貌似有些关联啊!搞不好这器魂之所以成为这副模样,跟那假皇上是脱不开关系的。玉石这种死物和狐狸啊鱼啊什么的活物相比,在修炼上是有一定弊端的,狐狸什么的一出生就有灵智,身体里自然带着魂魄的,而玉石想要修炼,必须先开灵智,再吸收天地灵气为自身打造一个魂魄,才能继续修炼。而且,活物无论修不修炼,魂魄都可以入轮回道,而死物修炼的魂魄,要么一直修炼活个上百年上千年永不消散,要么一朝死亡,便直接魂飞魄散,天地间便再无痕迹。轮回,是她们这辈子都去不了的地方!生死簿上也不会有她们的名字,所以器魂一般都是超脱三界六道之外的存在。只要不是十恶不赦,天道就会允许她们的存在,而且器魂一般是很难修炼出来的。

无常看着手里的半块玉石,里面的那个器魂的气息微弱到他差点就感受不到了!所以,一个已经近乎消亡的器魂依旧拼着最后一丝力气也要帮助假皇上稳住龙脉,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无常把玉石往怀里一揣就急匆匆离开了这个四处是疯草的地方,他还要再多多去了解一下这个祠堂,最好是知道一些和这个玉石有关的东西。而且,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找那个假皇上一趟了!

虽然这次的任务看起来只要他把那个假皇上给弄死,应该就算完成了,可是他不想这样做,他宁愿,用更麻烦但是温柔一点的方法去处理这件事情!

所以,才不是范无救认为的那样,因为没看见就可以自认为不用管的这种态度,才不是他无常的作风,更何况,当年可是有一些误会在里面的,无常一直不好意思跟范无救说,所以他俩的关系,这么多年就一直这么轴着……

无常带着玉石又又又迷路了,没错,他就是个名副其实的路痴,当年没能去救她而让范无救怨恨他的那个难以启齿的误会,就是因为他是个路痴,根本没能找到她,所以才没来得及救她,他也一直不敢跟范无救说。一开始没说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羞愧而别扭着不想开口,等后来的时候,虽然觉得也没什么可羞耻的,当初说了就说了,但既然当初没有说,那现在也不必说了。反正一开始都没说了,现在说还能改变些什么呢!所以就一直没有说,到现在都还在让范无救和他嫌隙着。

无常想着想着,就突然想说一下试试,于是试试就试试。

“无救,如果我跟你说我当初之所以没去救她,不是因为没看见所以不关心,也不是因为你和她好冷落了我于是就嫉妒,也不是因为我不喜欢她,而是因为——我是个路痴!因为我迷路了,并没有找到她,所以才错失了救她的机会……所以,你能不能,就不要那么生气了?”

在别人看来,无常就是个站在原地自言自语的傻子。

正巧拐角处有个藏起来鬼鬼祟祟的黑影,看到无常这自言自语的样子,吓得差点从黑影变成白影,嗷了一声后就匆匆离开了。

无常看着黑影隐约像是提裤子的动作,突然额头跳了跳,为什么他总是能撞见有人放水呢,还每次都是在他这么非常人所能比拟的状态下!

“无救,你看,你一直不理我,我在这自言自语的样子都把别人吓着了!这大半夜的,也不知道吓坏了人家没有!”

说着,无常还自顾自地干笑了一下。可范无救那里依旧安安静静的,一个字都没有说。

无常有些低落,藏了那么久的真相,原来根本没有人在乎,他纠结了那么久,又意义何在呢?

有些误会,一开始的时候没有说出口,错过的只是一个开口的机会。等以后再想说出口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在乎了,错过的,已经变成了那个唯一可以被原谅的机会……

这么多年以来,也许范无救早就不在乎那个真相了,谢必安在他心里留下的污点太多,已经一片乌漆嘛黑了,根本没有挽回的机会了。也许一开始是因为她的死范无救才恨他,可恨的久了,大概就是为了恨他而恨他吧。

“范无救你还真高冷,呵呵!”

无常顾自嘀咕了一句,然后干笑着一个人朝前走着,可不就是一个人么,从来都只有他一个人而已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