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五十三章骨生花四全文阅读

陆长兮与皇上,终究是父子,当初的嫌隙再深,如今也该淡了。而那场事故归根结底,到底还是因为皇上的薄情。对于曾经的皇后,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愧疚。于是,陆长兮被放了出来,成为了众皇子中最为闲散的一个。

从禁闭室里出来的那天,没有任何一个在门口等他,起码他进来的时候,还有两个看着他的侍卫呢。

陆长兮勾着嘴角,满不在乎地笑着,没人就没人呗,他还稀罕这些么,反正他只要有母后一个就够了。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长兮!”

这声音一听,陆长兮就知道是谁,不过他根本不想理她。于是就假装没听到的样子,扶着除了他谁也看不见的母后向常乐殿的方向走去。

闻玉翠绿的眸子里,满是颓废,因为陆长兮的不理不睬,甚至让她有些委屈地湿了眼眶。

也许,真的是她的错吧……

犹记得当年在禁闭室里,那孩子明明碰不到母后,却依旧假装自己拥抱了母后,圈着胳膊站在那个面无表情连触碰都只能靠想象的母后身边,冷冷地对着身后的她说了一句话:“你不是仙女吧,其实你是个恶魔吧!你实现了我的愿望,却带来了更大的悲伤!像那个从冷宫里出来却消失的母后……像这个重新出现却和死人无异的母后……果然代价比愿望更沉重些呢!”

听到那句“和死人无异”,闻玉心跳猛地的漏了一拍!原来他心里都懂,只是他不愿意相信。

然后那孩子就一直没和她说过话了,她已经成了他眼中的恶魔。

陆长兮是真的把那个死魂当成了母后来照顾,每天早上起来都要用毛巾仔细地给她擦脸,而后又找来各种衣服比在她身上试穿,甚至吃饭的时候,都会在桌上为她摆一副碗筷……

闻玉看到笑的无比满足地他,每每总是心疼到快要窒息。她想,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才让曾经的少年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啊!”

举着一盘点心的宫女一走进来就看到陆长兮拿着块丝巾在半空中擦拭着什么,他眼底的深情像是在看一个至亲一样!她早就听说这位叫陆长兮的皇子可能有些不正常,却不承想,今日居然叫她亲眼看见了,还是这般骇人的场景。

陆长兮毫不在乎地放下手里的丝巾,浅笑着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宫女,说道,“糕点么?正好母后想吃一些饭后甜点,你端过来吧!”然后又恢复深情,对着身边空着的位置说道,“母后,甜点来了,吃一些吧!我知道你最爱吃甜的了!”

宫女颤抖着双手把盘子端过去,低着头一眼也不敢多看,然后慌慌张张地退到门口便头也不回逃命似的跑开了。

“母后,你看你都不笑一下,吓到人家小姑娘了都!”

“陆长兮!我是不是错了?”闻玉突然出现在陆长兮面前,她本想直接一巴掌拍散了那个没有意识和思想的死魂的,却害怕见到陆长兮伤心难过,没敢下手,可明明,他如今的笑,比哭还可怕!

陆长兮笑着把那盘糕点从闻玉面前拿走,放到了他母后的面前,说了一句,“当年的那一块,便是最后的糕点了!”

闻玉看他根本不肯直面自己的问题的样子,有了些怒气,“如果你母后还活着的话,她会希望你长成这副模样么?”

“我母后明明在这里,你凭什么用她死了的语气来斥责我?”

“你……竟然如此堕落!我真后悔当初帮了你!”

陆长兮一直活在自己所创造的假象里,他已经堕落到泥潭底部,岸上的人已经无法再看见他的身影了,何来救赎……

闻玉叹了一口气,身形渐渐变得半透明起来。

这时,陆长兮突然望着窗外的一片明光,惆怅地说了一句,“这不是我的错,却终究成就了我的堕落!”

还未完全消散的闻玉闻言冷哼了一声,“对,不是你的错,错的是我,我千不该万不该,给了你一个满是假象的希望!所以,主动放弃救赎的你,没资格谈对错!”

陆长兮有些错愕地愣在了原地,其实他是曾恨过闻玉的,给了他希望的同时,却带给了他更大的绝望。可是当初的情况就算他自己,也做不到什么,他一直都懂,只是不想让自己懂的透彻,他宁愿有一个像闻玉这样的人,担了所有过错,好让他心安理得地继续糊涂下去……他只是,需要一个理由让自己心安,说到底,还是他自己太软弱,一直不肯相信事实,而宁愿活在一个又一个的假象里——母后没死而自己也没有错!所以,这么多年来,说不是自己的错是假的,而堕落,才是真的堕落了!

“呵呵!”

陆长兮痴痴地笑着,用笑伪装了这么多年,他竟然,已经不会笑了。伪装已经麻木了嘴角,腐蚀了心,他再也感受不到笑容的快乐了,他再也无法真正地笑了!

陆长兮笑着把手伸进母后模糊的轮廓里,在心脏的位置轻轻一抓,而后垂眸用力一挥手,打散了那团陪伴了他八年之久的虚影。而后他抬起灰暗的双眸,看向半空中的闻玉,“那你应该为自己的错误而做出补偿!”

闻玉登时一愣,“什么?”

“请你救赎我,让我成为此间的帝王!”

入秋之后,天气就慢慢转凉了,皇上的身体染上了一场风寒后就一直不见好,咳咳咳的一直咳到了初雪。

皇上想看看初雪洁白的模样,就让人扶着他走了出去。结果刚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踏上雪地的第一脚,皇上就突然捂着胸口猛咳起来,咳着咳着就突然呕出一口鲜血,之后便一头栽倒过去,再也没能醒过来。

鲜红的血液喷洒在洁白的雪地上,那几抹殷红,醒目得很,甚至有些刺眼。

陆长兮习惯了身边扶着一个人,冷不丁拍散了那个虚幻的母后,一时有些不自在,便揪着闻玉扶在臂弯里。

别人也是看不见闻玉的,于是走在路上的陆长兮,保持着和从前一样的姿势,便也和从前一样被人当成了智障,让人避之不及了。

陆长兮依旧浅笑着,他本来就不曾在乎过别人。

反倒是没有人能看见的闻玉觉得有些丢人,微微红了脸。

“你说你是一块护国神玉,能保陆国的龙脉不断。那么为什么我要当皇上,算不算龙脉断了呢?”

闻玉眼神有些飘忽地转向了别处,傲娇地回答他说,“你也姓陆,当然不算龙脉断了啊!”

可是,龙脉一直只在命定的天子身上,如果陆长兮想当皇上,那么只能杀了上天命定的天子。违反上天的命令,这是要逆天而行么?闻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帮陆长兮,明明还是这么荒唐的要求,可是,不帮,总觉得心里有愧呢!

所以,只是为了愧疚而尽力帮他的吧!才不是因为每次看见他的脸都会下意识心跳加速,嗯,才不是因为那种难以启齿的悸动!

所以,为了自己所做的错事而尽力弥补,即便粉身碎骨,也不能退缩的吧!

“如果有困难就和我说,我也不是非要当皇上不可。”陆长兮看她一会纠结一会开心的表情,便有些皱了眉头。他也不是非要难为她不可,当初的事谁对谁错根本理不清,只不过这些年来,他只是以这个为借口而继续糊涂下去而已。

“你到底在挽着谁呀?”陆长明好奇陆长兮好久了,每次看见他目光都要停留在他身上好久,于是今日趁着顺路,难得有一次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便毫不犹豫地靠过来了。

陆长兮闻言便笑着看了看身边的闻玉说道,“曾经挽着一个我最爱的人,现在挽着一个为赎罪而来的犯人!”

闻玉闻言皱着眉头嘟了嘟嘴,小声说道,“两盘糕点,不然现在就捣乱!”比起以前只会在自己编织的假象里微笑的陆长兮,如今这个为了皇位而努力奋斗的他,更让闻玉感到一丝熟悉,于是渐渐也就放松了一直紧绷起来的情绪,和他渐渐玩成了曾经的样子。

陆长兮闻言也痴笑了一下,毫不忌讳在身边满脸都是求知欲的陆长明,直接开口说道,“好啊!你有本事就捣乱啊!”

陆长明瞪大眼睛看他们俩之间的互动,一时惊奇的差点跳起来,“你真的挽着一个人啊!那我怎么看不到?”

看到他上蹿下跳的样子,陆长兮难得无比舒心地笑了一次,这几年来,他似乎从未从笑里感受到的快乐,如今也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感觉。于是心里高兴的他便恶趣味地逗了逗陆长明,“只有长得帅的人才能看见!”

陆长明瞬间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起来,“那我看不到,是不是因为我长得不帅啊!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啊!我殿里的宫女明明都说我很可爱的!”

说起来陆长明还是陆长兮的皇弟,他记得小时候就数他最可爱了,想着想着便忍不住嘴角又上扬了几分,“嗯,是挺可爱的!”

然后陆长明不信邪地从袖子里拿出来一柄小巧的铜镜在那照了起来,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真的很丑么?明明看起来还可以啊!”

闻玉终于忍不住现了身形,一把抓住陆长明的镜子抢了过去,“你别听他瞎说,我是仙女,所以我不愿意让你们看到,你们才看不到的!”

“哇!”陆长明一时惊讶地张大了嘴,“皇兄你真厉害,居然让一个仙女在你身边赎罪!这仙女可真漂亮啊,眼睛都是绿色的!”

陆长兮闻言也下意识瞥了一眼闻玉的眼眸,不知为何,他感觉她眼底的翠绿,好像淡了几分。

闻玉被陆长明的一番话搞得有些窘迫,一抬头正撞上陆长兮的注视,想到陆长明刚才夸了自己漂亮,一时竟有些脸红,气氛一下子变得更让人窘迫起来。

这时,不远处走过来一名太监,停在他们俩面前,行了一礼后,突然向他们宣布了皇上的死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