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四十四章月辰宫六全文阅读

说完那句话,夏冢也被自己的反应给吓到了,看她的眼神,也变得躲躲闪闪,但依旧不肯和她有任何触碰,一个人艰难地向后面慢慢蹭去,最后靠着一棵树躺了下来。

婳白的手僵在半空中,尴尬地挂着。怎么突然又想死了呢,这个夏冢就算厌恶她这个怪物也不用反应这么大的吧?明明刚才还揽着自己的腰捂着自己的嘴,真是的,摸都摸过了,还说变脸就变脸,绝情的人!见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婳白轻咳了一声,别过头去看向别处,假装不经意地问道,“你怎么惹上这个怪……妖怪的?”本想说怪物的婳白,突然想到了自己,然后,她不想跟那个丑陋的树妖混为一谈,于是就换了个称谓。

空气中静静地吹着一阵风,听到了风声的婳白突然觉得有些太过于安静了。而且,夏冢这小子怎么回事,已经厌恶到连话都不愿意讲了么?婳白生气地回过头去看他,才发现他已经晕过去了,一张脸惨白惨白的,要不是摸着他还有温度的脸和颈部微弱的脉动,婳白差点以为他挂了。一想到刚才还在生气,婳白有些自责地在心里默默跪地求原谅,她真不是故意没发现他晕倒的……

夏冢这小子,看上去细皮嫩肉,小胳膊小腿的,实际上重的要命,婳白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拖到一个山洞里。要把他拖到镇子上去看大夫婳白是做不到了,她又不敢把他一个人留下,她怕她前脚刚走,后脚就再来一个什么妖魔鬼怪把他给吃了。再说,就是被他的血腥味吸引来一只普通的狼,估计他也得挂。于是,婳白只好留下来照顾他,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由于害怕他睡着睡着就突然过去了,她还时时刻刻把手放到他鼻息间探查他的呼吸。

婳白什么都做不到,除了给他擦擦汗,生个火,喂点水,以及粗略地包扎一下伤口,别的她什么都帮不了他。她虽然时不时地在探查着他的呼吸,可是,即便她发现他下一秒就停止了呼吸,她又能做什么呢?情丝对敌还有点用,可救人什么的,她真的真的是毫无办法了呀!

好看的言情小说

“夏冢,你,你不要死……好不好。如果你烦我,你醒来我就走好不好,你醒来啊!”

婳白很没有骨气地哭了,她真的不希望他死啊!他给了她生的希望,可如果他死了,那她哪还有什么希望而言啊!

“你不能死,你不能……”

婳白哭的累了,不知不觉就趴在他的一只袖子上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她的身边,已经空无一人了。

他走了。

但是也意味着,他活下来了。

“果然,还是讨厌我的么?呵呵,也是啊,我是个怪物么,一个,连自己都恶心的怪物啊!哈哈哈哈哈哈……”

婳白突然就想大笑一场,笑吧笑吧,再不笑,就连哭的机会都没有了。

“卧槽!”

婳白没想到这山洞门口还有别人,一个一早来砍柴的樵夫,被她魔性的笑声给吓了一跳,手里的斧子都拿不稳给扔到地上了。

“你是人是鬼啊?”

婳白看着他说,“我是个怪物。”

樵夫低头看了一眼她在地上的影子,骂了一句神经病后拾起斧子背起柴不快地走开了。

婳白看着樵夫的背影,突然叫住了他,“大哥,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白衣少年从这里出去啊?”

樵夫头也没回地说道,“还白衣少年呢,你做梦呢吧!”

然后樵夫又小声地说了一句神经病,加快步伐离开了这里。

婳白失魂落魄地离开了。一个人走着走着,不知怎的就又走到了小河边。

“果然是命运地指引么?唉,算了,死就死吧,早就该死了。”

说着,就一步一步地往河里走。

突然,就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咳嗽。

“喂,你那么喜欢水的么?难怪脑子里也进了水!”

听到他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婳白突然就哭了出来,“你怎么就那么爱管闲事,都说了让你不要救我了,我就愿意死怎么了!让我这样一个人人都讨厌的怪物去死,怎么了?”

“我没有讨厌你,你也不是怪物!”

“什么?”婳白含着泪转过头,看向站在岸边的夏冢。

“我只是,不喜欢你身上的红线。”

“红线?”

“嗯。”夏冢不想碰到她,于是就捡了一根枯树枝,把另一头递给了婳白,想要拉她上岸。

婳白嫌弃地推开了树枝,自己一个人爬上了案。脚刚落地,就被夏冢扔过来的一件白衣披在了身上。

“我之所以,不想碰你,也是因为你身上的红线。”

夏冢点燃了一堆柴,坐在旁边烤着火,脸上,被火光照的一片红彤彤的,眼睛里也仿佛带了火光,一闪一闪的。婳白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就着了迷。

夏冢突然看过来,对上了她的目光,婳白感觉自己被他眼睛里的火光烤了一下,脸上一片火辣辣的,有些不知所措地低着头。

而夏冢,讲起了他的故事。

“我根本不是什么厨子的学徒,我是云祁山上的妖师,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妖师。我母亲,曾是云祁家最出色的一名妖师。但是,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那个人,就是我的父亲。”

夏冢拾了一根柴扔进了火里,火焰烧的跳了起来,噼里啪啦地响着,夏冢低沉的声音,伴着木柴燃烧的声音,慢慢地传进了婳白的耳朵里。

“我的父亲,是一只妖。一只会各种花言巧语和各种骗人手段奸诈狡猾的狐妖。他利用我母亲对他的爱,偷走了云祁山祠堂里的治妖大典,带着众妖来云祁山上闹事,甚至当着我母亲的面打伤了的我的祖父……他真的很过分,他从来没有爱过我的母亲,甚至连一句情话都没有说过,而我母亲,就那么死心塌地地爱着他!直到他让我母亲当着他新情人的面跪在地上,亲口骂自己不要脸的时候,我的母亲心中,都还惨存着对他的爱。”

夏冢眼中带了水汽,更衬得他的眸光晶晶亮亮的,好似真的烧了一团火一样。

“我之所以叫夏冢,是因为在那个夏天,我的母亲,亲手杀死了他,并把他的身体入冢。我母亲一直忍耐着,之所以会杀了他,是因为我,我的父亲竟然想要把刚出生的我喂食别的狐狸给他生的小崽子们。我的母亲可以容忍他对她的百般羞辱,可对我,她忍不了了。终于,她杀了他,葬了他。而我,叫夏冢!”

婳白从不知道少年有着这样的过往,光是听起来就很心疼。

夏冢的目光突然聚在了她身上,“身为妖师和妖的混血,我天生就有一种能力,那就是,我能看到所有人的红线。你知道红线是什么吧,是月老用来连接两个人之间的一种姻缘线!我看到我的父亲,他身上有几百条红线,所以,他不会爱我母亲的,不会的。他只会爱更多的人。”夏冢移开目光后,便有些低落地垂下了头,火光一跳一跳的,把他身后的影子拉的老长。

说起红线,婳白一下子想到了自己身上的情丝,该不会夏冢就是因为这个而讨厌自己的吧?那自己可真是太冤枉了,她正要开口解释,就被夏冢抢先一步开口了。

“我去万蛊门,本来是去暗中探查一下情况的,云祁山有个师弟在你们万蛊门的那片山上失踪不见了,师兄说万蛊门的人都是一群怪物,说不定会用活人喂养蛊虫,于是就派我去看看,看我那个师弟是不是被抓去喂蛊虫了。结果,我就看到了你,看到了你身上和我父亲当年一样的满身红线。”

说着,夏冢红着眼睛抬起了头,“我看到你的那些红线中,其中的一条,另一端拴在了我身上,所以,我厌恶你,讨厌你,不想碰到你的任何地方,所以,你懂了么?离我远点!”

婳白正欲开口替自己辩解,夏冢突然又抢先开了口,“还有,我在万蛊门的那段日子里,已经查清楚了,你们那些蛊师不过是和蛊虫签订了什么契约看起来比较吓人罢了,你们又不吃人,所以你们不是怪物,你,也不是怪物,所以,不要再去自杀了!我可懒得救你了!”

婳白一下子就来了脾气,“呦呵,我说让你救了?我求着你让你救了?你自己愿意救怪我了?”

夏冢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成!您愿意死就死,我下次权当没看见,绝对绝对不会救你!呵!”说完还不屑地冷哼了一声。然后粗鲁地从婳白身上拿回来衣服,转身欲走。

婳白在一旁凉嗖嗖地说道,“你不是烦我么,那衣服我穿过了,你还要回去?”

“衣服是自己的,就算沾了屎,也不是屎的衣服,再恶心也是自己的,洗洗总还是能穿的!”

“你说谁是屎呢?死臭不要脸的!”婳白气的差点没忍住一巴掌呼他脸上。

“哪个最臭哪个就是屎咯!”说着,夏冢还跟抖灰一样十分嫌弃地抖了抖那件婳白穿过的衣服,然后潇洒地把那件衣服以一个极为嫌弃地姿势挂在胳膊上,慢慢地走了。

婳白冲着他的背影啐了一口唾沫,却没想到他突然回了头。婳白尴尬地愣在原地,然后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你说我身上的红线,另一头系在你身上?真的么?”

夏冢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别傻了,我不会喜欢你的。”

“那如果我说我只有一条红线,你看到的其他红线,是我的蛊虫情丝呢?”

“什么?”

婳白咧着嘴灿烂地笑着,“我说,我只有一条红线,只拴住你一个人。我喜欢你,你会喜欢我么?”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