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四十章月辰宫二全文阅读

云良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大人被扔进了轮回道,甚至看到了他嘴边挂着的傻儿子般的微笑……

“喂,小子,你刚才叫他大人,那你算家属吧,来把捞人的钱结一下!”

扛着鱼竿的老祖宗鬼魅般突然出现,云良被吓得一激灵。随即渐渐反应过来的他无奈地扶了扶额头!风太大我听不清行不行……

无常站在轮回道旁一看,发现月老和阿六走的路竟然有九成相似,想必不是兄弟就是血亲!阿六那小子在三生石里遁离了天道多年,一出现就搞事情,还强占了仙官的气运。若是被天道发现,那他差不多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了!

对于阿六这孩子,无常内心更多的还是愧疚,虽然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救了所有人,可是阿六是眼睁睁毁在他面前的,他真的做不到置身事外。所以,他还是得去照顾一下阿六的。

无常赶到那户人家的时候,正巧夫人才刚产下婴孩,是一对双胞胎。这户人家姓王,家中行商,也算小有所成,虽算不上富豪,但日子也是过得去的。

无常化身成一个云游的老和尚,站在王家门口一阵忽悠,终才于骗过了门口的护卫答应给他通报一声。

“家中可是诞下二子,其中一子,颈上有一道红色的胎记,形如丝线。”

无常果然被王家家主允许进入王府了。那红色的丝线状胎记不是别物,正是月老手中的红线,跟着他一起投胎过来了。而且,这红线不止一条,月老这一世中命定的那个女子身上,也有一条。在他们未相遇之前,红线会催使他们相遇,而等到他们相遇之后,两条红线就会紧密相连,让他们彼此之间心有灵犀一点通。无常一直觉得,这就是作弊,这根本就是月老怕自己投胎之后长丑了找不到媳妇而做的弊,姻缘都命中注定了,哪还有什么历劫的必要……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无常跟随王家的下人走到内室,看到了两个躺在床上的小娃娃。哥哥生的眉清目秀的,一双桃花眼见谁就冲谁笑,看见无常甚至笑的都流了口水,张着嘴哇啦哇啦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无常心道这孩子肯定是月老,笑的招蜂引蝶的,嘴还那么聒噪,肯定是他!而反观弟弟,乖乖巧巧的,一动不动地窝在被子里,一双大眼睛好奇地在众人面前扫来扫去,眼里,是掩不住的精光。这孩子,八成就是阿六了,阿六是直接跳进轮回道的,还没来得及喝孟婆汤,所以初生便带着灵智,从他的眼睛里就能看的一清二楚。俩兄弟一对比,月老投胎成的哥哥简直就像个二傻子一样……无常嘴角抽了抽,该不会真傻了吧,他记得忘川水对魂魄的伤害可是很大的,该不会月老的脑子已经被忘川水给泡了……

“王老爷,王夫人!贫僧是黄泉寺的住持,这次出来云游路过王府,正巧窥到一点天机。您家的这位小公子,强占了大公子的一点气运,所以导致了自身运势过高,有越天之势,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所以,以后你们万万要注意,不能让小公子太过于出头,尤其不要让他超过了大公子,否则,恐有性命之悠!”

行商之人,本就很信这些什么风水气运等诡谈之说。更何况无常装成的高僧靠着月老的胎记在门口又露了那么一手,更加让王老爷相信他的实力了!

“那这位大师,请问我小儿子的这种情况有没有什么破解之法啊?”

趁着王老爷和王夫人不注意的时候,无常将偷偷藏在手里一点孟婆汤弹进了小公子的嘴里。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答着话,“这都是他强占大公子气运在先,气运这种东西又虚无缥缈的,还又还不回去的,所以只能尽量让小公子不要压大公子一头,这样方可避免一祸!”

“谢谢大师!”

无常竖起手掌,道一声阿弥陀佛,然后便脚步带风地走了。临了走到门口时,又回头道了一句,“大公子名赢,小公子名输,这样,可压制一下小公子过高的气运!”

“大师慢走!”

王老爷对着无常的背影鞠了一躬,然后提笔给家里的俩儿子取了名字。大的叫王赢,小的叫王输。

王输不知道为什么,爹和娘总是对哥哥更好一些,这让他很不服气。而且哥哥还是个残废,腿脚不好要坐轮椅,身体也不好,整日不是咳就是躺在床上睡觉,可偏偏爹和娘就是喜欢哥哥,有什么好东西都先给哥哥,有什么好吃的也都先给哥哥。连取名字都是,真不知爹和娘怎么想的,愣是要哥哥压自己一头!明明都是家里的少爷,凭什么哥哥能享受比自己的更好的待遇,凭什么呀!每次一想到凭什么,他心里就憋着一股气,恨不得找一个人过来打一顿才解气的那种!

“喂,王输,你哥哥在小河边上被人欺负了!你快过去看看吧!”

王输颇为嫌弃地撇着嘴角,他那个哥哥啊,还有一点就是,怂的要死,弱的要命,仿佛一只手就能捏死的样子,真不知道爹和娘喜欢他哪点!真是的,每次在外面被人欺负了,就只是微笑着待在原地。他甚至有一度曾怀疑自己的哥哥是个傻子,被人欺负都不知道要还手的,就傻傻地在那里挨着,还每次都要自己去救……

王输去的时候,王赢正笑着坐在他的轮椅上一动不动,就那么云淡风轻地安静坐着。

真傻!

王输翻了个白眼后走了过去。“你们干什么呢?离他远点?”

“呦,弟弟来撑腰了,我说王赢啊王赢,你名字叫赢,可你究竟有哪一点赢得过你那叫王输的弟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的是,活的像个笑话!”

看到王输来了,一个欺负王赢的少年当即就更嚣张了,一边用话嘲讽他,甚至还推了他一把。

王赢本就在河边,更何况他的腿没有知觉还坐着轮椅,这一推,他直接就摔进了河里!

王输放下就急了,他生平最恨有人谈及到他和哥哥的名字,这一向是他的禁忌!今天被人用那样嘲讽的语气讲出了,那人还把王赢给推进河里了,更是让他火冒三丈,王赢好歹也是和他一个姓的哥哥!王输直接一个飞腿踢了过去,三拳两脚就把那群人给打趴下了。

“快走!”

几人见打不过王输,急急忙忙从地上爬起来就跑,跑的远了才敢放狠话。

“你给我们等着!”

说完就一溜烟跑没影了。

王输站在原地憋的一肚子气,他这哥哥怎么就这么窝囊,被人欺负成这样也不知道还嘴,就知道笑笑笑,笑能解决问题么!王输一边抱怨着,一边匆匆下到河里捞王赢。

把王赢捞上来的时候,他脸都憋青了,还呛了好几口水,一边咳一边拽着王输的袖子擦脸,“咳咳,弟弟,你怎么不先救我啊,打人能解决什么问题啊!咳咳!”

王输没好气地抽回袖子,“你都咳成这样了,就不能少说两句?”

扶着王赢坐到轮椅上,王输嫌弃到根本不想推他。

“你怎么这么怂蛋啊,别人骂你,你都不知道骂回去的么?”

王赢又拿出他的招牌笑容来对着王输,“骂人有用么?万一他们生气了要打我,我又打不过,岂不是要挨一顿揍,那我干嘛要骂回去找罪受啊!更何况,他们骂我就骂了,我又不少一块肉缺一滴血的,随他们去好了!”

“怂蛋!”

王输十分嫌弃地翻了一个白眼!

回了家之后,王赢就病了。大概是在水里着了凉,发高烧昏迷不醒。

王夫人请了大夫给王赢开了药,趁王赢睡下了就把王输拽到一旁,颇有些责怪似的看着他,“输儿啊,你怎么不照顾一下你哥哥啊,你明知道他身子弱的啊!”

王输登时委屈地憋了满眼的泪珠,“娘!你凭什么怪我啊!是他自己太怂蛋了,才招人欺负的,又不是我欺负的他!你凭什么怪我啊?凭什么啊?”他也才只有七岁啊,凭什么就让自己保护哥哥,他明明听说别人家都是哥哥保护弟弟的,凭什么他家里就得弟弟保护哥哥啊?

王夫人脸色一僵,忙捂着王输的嘴把他往更远处拽了拽,“你小点声,别吵醒了你哥哥!”

又是责怪的语气,又是为了哥哥而责怪自己!王输眼睛红红的,气的小胸脯一鼓一鼓的,拍开王夫人的手大叫了一声就跑开了!

“我不要理你了!你去找哥哥吧!”

既然你们都喜欢哥哥,那你们就都去找哥哥陪你们吧,我走了,再也不会来了!王输委屈地在心里想着,越想就越委屈,越想越生气,最后他跑出王府很远的时候,衣服的前襟都被泪水给打湿了!

王输自己觉得跑了很远很远,但其实也没多远,毕竟他才七岁大,腿那么短,跑一会就没力气了,跑到一个陌生的没见过的地方,就觉得自己仿佛已经跑出了镇子一样。

他们都喜欢哥哥,大家都不喜欢自己,所有人都照顾哥哥,没有人在乎自己,自己说不定是王家捡来的……呜呜呜,好委屈!

王输坐在地上一阵哭,哭着哭着,突然听到了一个小女孩在一旁嘀嘀咕咕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王输走过去一看,是一个小姑娘,正蹲在地用火折子点一盏天灯,但犹豫她有些怕火,几次三番都把火折子掉在了地上,迟迟没能点燃天灯。王输看她时而被火光照亮的侧脸,略有些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

小姑娘似乎被王输的到来吓了一跳,猛地倒吸了一口气,头上的两只羊角辫被惊的一甩,王输一下子有点想笑,他觉得这个小姑娘真可爱。

小姑娘好不容易点着了的天灯也被王输吓到熄灭了,小姑娘看到陌生人有点害怕,一边拿着火折子一边倒退着质问他,“你是谁?你在这里干什么?”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