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三十一章万蛊门三全文阅读

是那个孩子,可是,谁家孩子这么大个的啊,无常的腰被他拦在手里,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那孩子的鞋子和腿,那么长的腿,那么大的脚,这要是个孩子,那他无常算什么,巨婴么?

“大哥哥可还记得这里?”

无常:“???”

那巨大的孩子突然换了声音,是清澈的少年音,听起来心底如滑过一股清流。无常瞬间直腰站起来回头去看,却发现那巨大的孩子不知什么时候离开的,悄无声息地就消失不见了。

诡异!十分地诡异!那巨大的孩子老是问无常记不记得这里,想不想的起来什么事情,所以那巨大的孩子大概是识得无常是何人的,而且似乎有过交集,可无常真的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招惹了这么一个巨大的孩子!

没了巨大的孩子在一旁说话,这条街又陷入了一片寂静,静的诡异,静的可怕。

“谢必安!谢——必——安——!”

无常站在原地猛的一愣,这个名字,真的是好久好久都没人叫过了,真的是久到他都快要忘记这个名字了。那个喊他名字的人,声音有一些久违的熟悉感,是范无救那个别扭鬼没错了。无常其实把他的魂魄养在自己的身体里很久了,只有最近他才醒过来。范无救这人从前就是个孩子脾气,到如今差不多已经过去了八百年的,他还是那个老样子,一言不合就闹别扭,看来那件事,范无救这个小别扭还始终耿耿于怀啊!他不愿意理无常,可偏偏无常就爱没事逗逗他,经常大晚上不洗澡还要故意装作要去忘川河底下玩泥巴的样子,听着小别扭咬着牙骂出几个滚字,无常心里听着贼舒服!

难得范无救叫自己的名字,还喊的那么急切,语气中满满的担忧让无常心里很是受用,莫名有了一种儿子终于叫爸爸了的感动!不过,才多久没见啊,而且他不就是莫名其妙被吸到这个不知名的地方来了么,范无救有必要喊的那么绝望么,听他那语气,怎么好像下一秒无常就会命丧于此一样!无常抽动着嘴角回了头,看着范无救由远及近急切地跑过来,脸上甚至因为跑的急而冒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无常好笑地朝他摆了摆手,正想告诉他自己没事,却突觉胸口一凉,低头便间一把浸着血渍的长剑刺穿他的胸口而出,剑间还滴落着他的血!

“谢必安!”

范无救飞奔过来把半醒的无常抱在怀里,颤抖着手小心翼翼地擦去他嘴角的血痕,可是,却有更多的血流了出来。

无常摊在范无救的怀里,除了胸口处剧烈的疼痛,脑子也一阵一阵嗡嗡地响,意识迷迷糊糊,隐约听到那个站在他身后捅了他一剑的那个巨大的孩子说道:“大哥哥,你可记起来了,当年,你就是这样救的我啊!”

当年的无常,还叫谢必安,确实可能救过什么类似的巨大的孩子。那时的无常,还是个无所事事的小仙官,官衔不大,任务也不多,所以他基本上都是混在人间的,被抓了大不了被关一阵禁闭或者直接贬到凡间去,反正他都不在乎,他一个人活的潇潇洒洒逍遥快活的,当然怎么舒服怎么来,怎么随心怎么做,无欲无求的,自然不会被什么束缚住脚步。抬头即是前方,抬脚便是前路。

那时候路见不平一声吼,出手平遍世间路的无常,经常管一些路上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他救过的人不说有一个城,起码至少也有几个村那么多。

但是,这个巨大的孩子,具体他是怎么救的,他就都不记得了,毕竟过去了那么久,当时救的人还多,他本就不图什么,想出手便出手,自然对此记的不多。

不过,这一切他无常不记得,不代表别人也不记得了,这条街,范无救一踏进来就想起来是什么地方了,他一想起当初发生过的事情便心猛的一抽,当时那件事他记得非常清楚。

阿六是这条街上的一个毛孩子,大概是家破人亡了,总是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街上茫然的看着一个方向,一看就是一天。那时他范无救与无常谢必安整日混在一起,他也知道谢必安的性子,心软还一身浩然正气,生平最喜拔刀相助的事情。果然,谢必安看到阿六以后就走上前去想要带阿六走。

“小家伙,我看你在这街上好几天了,是不是和家里人走散了,要不要先跟着大哥哥走啊,大哥哥给你饭吃,给你新衣服穿,还带你去找父亲娘亲,好不好啊!”

可惜阿六连眼睛都没动一下,依旧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好似谢必安不存在一样,根本就没打算理他。

谢必安没办法,只好买了包子塞到阿六的手里,又买了披风给他披上,然而阿六却不领情,气鼓鼓地喊了一声,“你们都是坏人!坏人,别碰我!”然后一抬手扔了包子,一把把披风掀翻在地上,一阵风似的跑来了。

当时的范无救还很愿意看谢必安吃瘪,看着他一脸失落就莫名觉得很开心,于是他捡起了那件被小孩掀翻的披风,细心地给谢必安披上了,还宠爱地摸了摸他的头,故意模仿他刚才说的话,“大哥哥给你买新衣服,跟我走好不好呀!”

谢必安因阿六而皱起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当下便无奈地笑了起来,“无救,你真是……幼稚啊!”

范无救挑了挑眉,捡起阿六扔掉的包子,拿出被包在纸里没粘上灰尘的一个直接塞到了嘴里,一边吃着一边大步流星的走开了。

“唉,无救,别吃,脏!”

范无救不满意的回过头对着谢必安撇了撇嘴,“啧!我愿意吃,你管我!”

谢必安除了无奈,真不知该怎么对待这个傲娇的范公子了!

第二天两个人再次路过此地的时候,又看到了阿六,他依旧和以往保持着一样的姿势,茫然地盯着某一个地方一动不动就是一小天。

《天阿降临》

不过,这孩子站的地方和昨天明明是一个位置,旁边的地上还有昨天掉下的脏包子。这孩子恐怕不是随随便便就来这里朝一个地方盯着不动的,恐怕是有什么他特别在意的地方。

谢必安顺着阿六的目光看了过去,他死死盯着的是一家叫春风院的小楼,看门口站着的那花枝招展的女人随随便便就对大街上路过的男人拉拉扯扯,不难猜测这是一家妓院。

这时,那春风院里突然跑出来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头发凌乱,鞋子也没穿,像是逃命似的跑得跌跌撞撞的,门口花枝招展的女人被她撞得诶呦一声之后就骂骂咧咧地挥舞着手里的丝巾。那女人刚跑出来没一会,后面就追出来一群膀大腰圆手持长刀的大汉,身材魁梧,面部狰狞。

接着谢必安身边的阿六突然也蹿了出去,红着眼一边大叫着坏人一边冲过去咬住了其中一个大汉的手臂。

那个逃跑的女子见阿六冲了过来咬人,心下便着急怕那群大汉打阿六,只得调转方向跑了回来。那大汉的手臂比阿六的腰都粗,一拳下来怕不是得把阿六给锤死,那女人大叫了一声弟弟后便头也不回地挡在了阿六身前,那大汉的拳头一下子打中了她的脸。阿六的嘴还含在大汉的手臂上没有松口,大汉痛得红了眼睛,想来刚才那一拳下去也是没留手直接往死里打的,谢必安抬眼仔细看去,阿六姐姐的整张脸已经血肉模糊了,原本就模模糊糊的妆容此刻更是掺杂了血污,吓人得紧。这一拳直接把她打得昏了过去,阿六抱着姐姐撕心裂肺地痛哭起来,那几个大汉见阿六姐姐的脸已经毁了,想来是不能再继续接客了,啐了一口口水在她脸上骂骂咧咧地就走了。

谢必安也已经把阿六的事猜了个七七八八,想来阿六是有亲人的,就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姐姐,但是他的姐姐被抓去春风院被迫为娼,阿六的父母也不知身在何处,估计不是走散了就是去世了,姐弟两个人无依无靠又柔柔弱弱的,根本不能反抗什么,于是阿六带着满腔怒气就这样天天守在春风院门前,虽然他做不了什么,但是他也绝不会放弃仇恨。

谢必安抖了抖袖子走了过去,想把阿六抱在怀里安抚一下,没想到这孩子却突然挣脱开他的怀抱,向那几个大汉冲了过去,谢必安抬眼便瞥见那大汉眼里突然闪过的一丝杀气,大汉握住长刀的手臂肌肉轻微一抖,然后谢必安下意识就把阿六往身后一扯,而后大汉手里的长刀瞬间就没入了他的胸口。

“谢必安!”

范无救大叫着一声冲了过去。

阿六瞪大了眼睛怔在了原地,等谢必安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才楞楞的开口呢喃出三个字,“大哥哥……”

阿六一开始排斥谢必安的施舍,是因为他曾看见过那些男人把姐姐压在身下欺负姐姐,姐姐都被欺负哭了……所以他心里是恨的,他恨那些男人,他年幼身边又没父母照料着,很容易思想就偏了,于是他恨所有比他高的男人,男人欺负姐姐,男人都是坏人!

可当谢必安挡在他身前替他挨了一刀之后,他的小心心突然就颤了一下,大哥哥也许不是个坏人……大哥哥是要帮自己的……大哥哥……是好人!

阿六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哭着,他想要去抱抱大哥哥,大哥哥流了那么多血,那刀那么长的啊,扎在大哥哥胸口上,一定很痛吧!

阿六伸出颤颤巍巍的手,还没碰到大哥哥的身体,就被另一个黑衣服凶巴巴的哥哥给拍开了。

“滚!”

黑衣服哥哥只说了一个字,就把大哥哥抱走了,阿六怔怔愣在了原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