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二十七章忆红尘三全文阅读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所以,大头山大概是一座废山了!只是没想到,这废山也是有人惦记的。

阿木的惨叫声在林子里响起的时候,白淮正抱着胳膊观察锦宁,而锦宁正捏着一根狗尾巴草戳阿花的屁股。起得早的会打鸣的鸡是公鸡,可偏偏阿花是一只母鸡,还是只懒的,所以一般阿木没做完早饭之前她是不会睡醒的。

阿木是睡在离茅屋不远的一片林子里的,因为他的本体在那边,本体根扎得深,不易移动,而他又总要睡在本体附近才能安生,于是便每晚夜里行至本体那里睡觉,等日出了就来茅屋这里为锦宁和阿花做早饭。

阿木的这一声惨叫,是极为凄惨的,如果以一颗树的角度来看,那么大概是只有断根的痛苦,才能让他发出这么凄厉的惨叫了!

白淮握紧腰间的佩剑瞬间就跑了过去。锦宁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抱起阿花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

阿木的根断了。

白淮赶过去的时候,地上只余一堆破碎凌乱的树枝,原本粗壮的树干也已缩成一条手臂粗的枯枝,平躺在地上,每逢风吹过,为数不多的还连在枝干的枯黄的叶子便颤巍巍地抖动着,像是害怕极了而瑟瑟发抖。

阿木的人身,已近乎透明,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手里握着他那残缺不全的树根。他的背上,踩着一只脚,那只脚的主人,此刻正举着阿木的一截树根啃得正欢,看到白淮来了也不曾停下咀嚼的动作,甚至挑衅似的又啃了一口阿木的树根,上挑的眉眼和微扬的嘴角,无不在透露着他此刻的狂妄。

“是夜妖!”

白淮是识得这个狂妄的妖怪的。白家祠堂里有一本百妖谱,上面记载着世间大大小小各种奇形怪状的妖精,虽然不敢打包票说是一定全,但是白家毕竟在妖师界混了几百年,祖辈们积累下来的成果还是着实可观的,比如,眼前这个一袭黑衣自以为是的妖怪,在百妖谱里就有所记载。这种妖生于夜晚,喜爱黑夜,可噬百妖,被称为夜妖。

那头夜妖被指明了身份,只眉头微微一皱,接下来便又是傲视群雄的那张欠揍表情了。他不说话,只是又啃了一口阿木的树根,被他踩在脚底下的阿木似乎是痛到了,忍俊不禁地抖了一下,还发出了一声呻吟。

“你找死!”

锦宁有些忍不住了,气到头上了想也不想就把手里的东西掷了出去!

被掷出去的是阿花!

“咕咕~”

阿花是在路上被锦宁颠醒的,脑子还有些混沌,再加上有点起床气,被扔到半空中才隐约明白自己大概是遭遇了什么,于是连人性都来不及变,慌乱之中只咕咕地叫了一声就砸到了夜妖的脸上!

夜妖终于变了脸色,却是带着几分兴奋。

“咦,又来一只!”

白淮暗道一声不好,结果还没来得及拔剑,那头阿花就被夜妖咬在了嘴里!

“啊啊啊——”

随着一声惨叫,阿花变成了人形,结果胳膊还依旧被夜妖含在嘴里,他偏偏还瞪着一双大眼睛无辜地看着阿花。

“敢咬老娘的鸡翅膀,你不要命了!”

“啪!”

阿花给了夜妖一个巴掌。

结果夜妖还是没松口,紧紧地咬着阿花的胳膊。

锦宁被夜妖死皮赖脸的脾气气得直咬牙,一时找不到什么别的可以扔出去的东西,只好脱下一只鞋子拿在手里正准备扔过去。

没想到人家夜妖挥了挥手,直接把锦宁给扇飞了出去。白淮突然出手拉住了锦宁的一只袖子,拽着她在半空中打了一个转而后把她抱在了怀里。白淮复杂地看着自己下意识出手而抱在怀里的锦宁,而锦宁还在咬牙切齿怒目而视地盯着夜妖。

夜妖也在这时松了口,放开了阿花的鸡翅膀,颇为嫌弃地瞥了一眼白淮怀里的锦宁,“啧!成色不好,一看就难吃!”

锦宁气得发抖,猛地就从白淮怀里蹦了出去,也许是准备出手做点什么,也许是在白淮怀里不舒服就单纯地想要蹦下去,但是,不管她到底为了什么,总而言之,她就是失败了,她忽略了自己没穿鞋,一落地就踩在了阿木掉得满地的枯枝,把脚扎了,痛得嗷嗷直叫。

白淮突然想,白家的祖传神剑妖斩靠这么一个剑灵,这么多年到底怎么存活下来的……

夜妖本来就很嫌弃锦宁,此时的嫌弃更是堂而皇之地就表现在脸上的,甚至他还鄙视地冷哼了一下。

“妖不修妖法,道不尽道义,你们这大头山,可真是奇怪的很啊!”

不修妖法的妖自然是锦宁,因为她是剑灵,而不尽道义的道,自然就是身为妖师的白淮了。

尽道义么?可他不知道自己坚守的道义是否道德是否正义,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将他所谓的道义进行到底了!

“我要当大头山的妖王!”夜妖抬起头,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而后又肆无忌惮地啃了一口阿木的树根!

“啊啊——不,不要!”

“不行!”

前一句伴随着呻吟的微弱抗议是阿木的声音,后一句掷地有声愤懑难平的是被夜妖抓在手里的阿花!

锦宁眼里冒火地盯着夜妖,她的态度也就自然不言而喻了!

白淮看着她眼底的火气,不知为何有些胸闷,好像,他的心里,并不想让她如此生气,他也不知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想法,总之,锦宁生气,他不开心。

于是挥舞着手中因缺失了一缕残魂而被封印的白家祖传神剑妖斩,白淮被夜妖打飞挂在树上了。

“啧!白家小儿,想跟我过招,你再修行个几百年吧!”

夜妖的修为,从来都不是自己修来的,都是靠吞噬别的妖而来的,于是,一般夜妖都普遍比较难对付,譬如大头山上的这只,白淮和锦宁加上阿花阿木四个也不是他的对手。

夜妖成了大头山的妖王。大头山唯一的床唯一的房都成了他的。

锦宁被迫和白淮一起靠着阿木的树干休息。

夜妖似乎是和谁打了一架,损失了一些修为,于是他跑到大头山上来寻求补给来了。阿木又被他重新种回去了,夜妖的意思大概是要养着他,养肥了就吃,吃瘦了再种。阿木惨白着一张脸瑟瑟发抖地缩回到了树干里,看他满脸疲惫的样子,每个十天半个月大概是见不到他的人形了。

阿花被夜妖咬掉了几根毛,内心十分地不满,却又无能为力,而且她也不被夜妖允许住在茅屋里,于是就只好缩在阿木这里,在阿木旁边的一堆枯叶子里坐出一个坑来就趴下睡着了。

锦宁在哭。

白淮本来已经睡着了的,迷蒙中听到了几声隐忍着的啜泣声,睁开眼一看,锦宁在他身旁抱着肩,脸埋在膝盖里正哭的厉害。

白淮其实是个木头性子,原来在白家的时候,有小辈的孩子哭了,给他哄过的基本上都是没个两天是不会哭完的,所以白家人一度把自家孩子藏着掖着,万不能被他瞧见了。

此时锦宁在他面前哭,他也不知该做些什么,想了一会,也只是僵硬地伸出手,僵硬地抚了抚锦宁的背。

锦宁突然颤抖得没那么厉害了,但依旧把脸深深地埋在膝盖里。

“你说,我是不是真的不适合做妖王,我连阿木都护不住,又有什么资格做妖王呢!”

白淮一愣。那日在阿花的口中他便听出来了,锦宁这个妖王就只是个虚名,也许是怕锦宁多想而给她一个留在大头山的理由,也许是怕锦宁在外头收到伤害给她的一个面上的名头,总之,阿花和阿木,都是为了锦宁好,都是为了照顾她留下她,所以才用妖王这个名头束缚了她,只是没想到,锦宁原来一直当了真。白淮动了动嘴,也只吐出几个干巴巴的字,“不会,我觉得你这个妖王当的挺好的!”

“不,不好!”锦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从来都没有为阿花和阿木做过什么,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在照顾我。我生来便稀里糊涂,不明就里,没有记忆四处游荡,是阿木把我捡回来的,阿花虽然一直嫌弃我,说话也冷嘲热讽,甚至有时候还会跟我打架,可是茅屋是她找的,茅屋里的床也是她一手搭建的,睡觉的时候,她也守在我身边……”说着说着,她便哽咽了,“一直以来都是她们在照顾我,我好像从来都没有为他们做过什么!”

白淮觉得自己一只手好像并不能抚平锦宁躁动的内心,于是便把一整只胳膊都伸过去了,把锦宁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不会的,你陪着他们,就是对他们最好的照顾了!”

锦宁抬起乱蓬蓬的脑袋,泪眼婆娑地看着他,哽咽着说道,“这算什么照顾?”

也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像是沉淀了几百年的沧桑突然间就油然而生在白淮的心间,下意识就开口道,“有些人活的久了,时间便是一种束缚,那么此时,陪伴便是救赎!所以,你陪在阿花和阿木身边,便算是照顾了她们的!”

slkslk.com

说完这句话,白淮楞楞的抱着锦宁不撒手,双目无神地陷入了沉思。

活的久了便是束缚么,那锦宁身为这么多年的剑灵,不比活的久的人更多了一道枷锁么……她连生死都不能自己选择,甚至连动一下身体都是奢望,在没人召唤的前提下,便只能保持直立的样子孤零零地躺在冰冷的剑中,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何尝不是一种活生生的折磨啊!

白淮侧过头看锦宁,“如果你被关在一个很狭窄的地方不能动,但是你可以拥有永恒的生命,你愿意么!”

锦宁也不知为何突然一股刺骨的冰凉就侵入了她的脊背,忽然间她就猛的一阵颤抖,而后立马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我不要!”

白淮呆愣了片刻,忽然莞尔一笑,深情款款地看着怀里的锦宁,说了一句话,“如果你不是锦宁,我不是白淮,那么我会娶你,而我是白淮,你也是锦宁,所以,我只能是,想娶你罢了!”

“我也……呃!”

锦宁突然瞪大了双眼,她还没说完话,她也想要他做自己的夫君,她也想的,可是白淮什么时候拿出了剑,又什么时候刺入了她的胸膛呢?

白淮流着泪把锦宁狠狠地抱在了怀里,眼睁睁地看着她渐渐消失不见,化为一缕白烟隐没在他手中的剑里,那是他白家祖传的神剑,妖斩!

他还保持着握剑的姿势,甚至还维持着怀中抱人的样子,可这一片林子里,终究只有他一个人罢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