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二十五章忆红尘一全文阅读

“我跟你讲,我生前可是妖王。大头山上本妖王可是说一不二,那山上但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本妖王的火眼金睛。我跟你说,本妖王以前可威风了,妖王锦宁的名号那可是一时无两啊!”

“恩,现在你死了!”孟婆无关痛痒地沏了一盏茶给自己,顺便给她添上一碗不知几时又不小心洒掉的孟婆汤。

“啧,乡野之人,目不识丁!我跟你讲,我家夫君可帅了,温文尔雅,雅俗共赏,赏心悦目,目不识丁......诶,不对,目,目......”

孟婆颇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眉头,“你那夫君再帅还不是一刀捅死你了!我说妖王大人啊,您不喝孟婆汤就忘川里泡澡去吧!”

锦宁明目张胆地倒了手中的孟婆汤。孟婆有些怒气的抬起头时却对上了一双雾气朦胧被泪水氤氲了的水眸,这位从骨子里都透着高傲的妖王自打来了这忘川,就没有不摆着架子不盛气凌人的模样,此番还是孟婆第一次见她这副类似哭泣的落魄模样。

“白淮他,真的很帅。我不想忘了他,这汤,本妖王不喝!”

孟婆施法造了一方水镜在锦宁面前,镜中画面,正是那她心心念念的白淮。

白淮身背神剑,跪在庄严肃穆的白家祠堂。

白淮身后站着的,是一身道袍的白家家主。

“白淮,你可曾杀了那妖,解开了我族传家宝无上神剑妖斩的封印!”

白淮对着祠堂里老祖宗的灵位磕了三个头,跪着回道,“白淮不负家主所托,杀了那……妖女,解开了无上神剑妖斩的封印。”

白家家主一撩道袍,一边大笑一边走出了白家祠堂,“好!此刻起,白淮就是我白家下一任准家主!”

孟婆又倒了一碗孟婆汤端在她面前,仰着下巴指了指水镜里定格住的那个跪在地上身背神剑的白淮,对泪眼婆娑的锦宁说道:

“看到那个男人了么,那就是你心心念念的白淮,你不想忘了他?不想喝汤?他还没喝汤,就已经忘了你啊!”

“妖女么……白淮啊白淮……原来本妖王在你心里,不过是一介……妖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即便你杀了我我都不在乎的,我本以为我躲过了孟婆汤还能和你再续前缘,无论什么原因都原谅你的,原来你竟是为了这般目的才接近我这个……这个妖女的么……”

锦宁自顾自嘀咕着,说到妖女之处,眼泪止不住地从脸上滑过,却又仰天大笑着,笑着笑着,眼底就泛了一层裹着恨意的鲜红。

“如此,本妖王就更不能喝那孟婆汤,本妖王要记得他,牢牢地记得他……他,叫白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唉!”

孟婆轻叹了一息,转身孜孜不倦地替妖王锦宁又倒了一碗汤,正准备递给笑的张牙舞爪的她……眼前的身影却突地一闪,孟婆来不及思考,她便已纵身跃入了轮回道。

“额......”

孟婆还举着汤在半空中,然而眼前除了锦宁带起的灰尘外,空无一物。

“放心吧,她早晚哭着要你的汤喝。”

无常的声音突然出现,惊醒了呆滞的孟婆,她一回头便看到了一袭白衣的无常,似乎,不太像他那邋遢的风格。便皱了眉头以适眼睛上的违和感问他,“因为,恨么?”

“那可说不准!”

“你……这一身,是要?”

无常勾着嘴角邪魅地一笑,“她可是第一个没喝孟婆汤就跳入轮回的家伙,我得去凡尘看着点,莫要出了什么差错。”

孟婆觉得无常的笑很不真诚,像是,掩埋了什么阴谋一样。

果然,无常接下来笑的更加邪魅,“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里,阴阳里,就交给你了!”

“呵呵!”

孟婆把那碗锦宁未喝的孟婆汤甩在了无常脸上,十分高冷地留下了一句呵呵转身就走。

无常站在原地,邪魅的笑容渐渐凝固在脸上,从微眯的眼睛里迸发出的一股黑气渐渐缠上了他的全身,一息之后,黑雾渐渐散去,无常的一袭白衣变成了一件彻头彻尾的黑衣,仔细看他的眼中,也时有一丝若隐若无的黑气环绕其中,此时的无常,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黑无常!

锦宁投胎到了一个很好很完美很和睦的家庭,最起码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父母双全,总不至于沦落到找爹找娘找身世就用去了半辈子的凄惨日子。为了表示满意,锦宁咧开嘴朝她的父母笑了笑,然后她亲爱的父亲开口说出了这辈子她最不愿意听见的三个字。

“赵二狗,嗯,这孩子就叫赵二狗了!”

她亲爱的娘亲还宠溺地亲了亲她的头,抚了抚她的小屁股,笑得一脸慈祥地说了一句,“嗯,我也觉的不错,这名字甚好!”

锦宁:……为什么没有人问问她觉得好不好?

锦宁在娘亲的怀抱里一个鲤鱼打挺,不开心地嚎叫起来,她的本意是想直接开口说“谁特娘叫赵二狗的”,但是没想到她还不能开口说话,于是只好用她这个年纪的语言来表示抗议了!

结果俩人都不懂她的意思,还以为她是饿了,于是又喂她吃了点奶……

在一声声饱含爱意的二狗二字下,锦宁茁壮成长起来了,最让她头疼的是,自己最先学会的两个字居然是二狗……当时听闻她叫出二狗两个字后,她爹娘都笑坏了,于是又抱着她叫了小半天的二狗。

锦宁只觉心凉了,完了, 她这辈子怕是和二狗脱不开关系了!

等锦宁会走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他们赵家是村里的首富,所以,首富都流行取名叫二狗么?呵呵呵呵呵……

变成了黑无常的无常离开了阴阳里,到了凡间,却没有像他在孟婆面前说的那样去锦宁身边,而是去了一家酒楼。

他倒了一杯酒,细细地浅酌了一口,左眼之上萦绕的黑气便渐渐有褪去的趋势,眸中开始散发出无常平日里懒散的模样,而他的右眼,依旧雾气蒙蒙般蒙着一层诡异的黑气。

“无救,你终于醒了啊,还是说,你终于肯睁开眼面对了!”

他身边根本没有第二个人,但他的语气的的确确像是在和什么人聊天。若是有人在此刻注意他的脸,便会发现,此时他的左眼里是满满的深情与愧疚,而右眼,却是附着一层寒冰般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右面嘴角微微上挑,带着一丝嘲讽地意味,他又冷冷地哼了一声,语气之中的怨毒与冷漠与刚才他开口时那般深情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无常左眼清明右眼昏暗,左眸深情右目冷漠,他竟是在黑与白之间变换,竟是在与自己聊天。

“无救,当年不是我不救她,是我救不了,天命难违啊!”

使无常一身黑气的黑无常大概就是范无救了,听闻白无常的这句话,右眼之中萦绕的黑气又重了几分。他只是自顾自地喝着酒,连一个冷哼都不屑于回白无常了。

白无常心下也是愧疚嘈杂着几分心虚了,是啊,当年他的确救不了她,可范无救心里也明白是救不了了吧,但他还是出手了,而自己……唉……

救不救得活是一回事,救不救,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壶小酒下肚,无常身上早已无任何一丝黑气,一席白衣也恢复了正常,脸上又是从前白无常常挂着的表情,一副慵懒的颓废样子。

酒杯中还剩下浅浅一杯底的酒,白无常捏着酒杯自然而然地一口喝掉了范无救剩下的酒底。不管怎么说,总体情况还是好的,好歹他范无救睡了三百年如今是醒过来了,虽然他不愿意同自己说哪怕一个字。而且,最好的情况不是他没直接一巴掌把自己拍死么……

离开了小酒馆,白无常自然是要去找锦宁的,不过去找她之前,他还要先见一个人。

白淮看到白无常的时候,正在擦剑。

白无常无意间一撇,就看到了白淮手里剑柄上醒目的铁锈。妖斩这把神剑,当初可不止是在妖师界声名远扬,连他这个当初的半吊子神仙也略知一二。妖斩是妖师里最大的家族白家祖传的神剑,据说里面封印着上古神兽的魂魄,斩杀妖魔时可召唤上古神兽。所以,里面封印着上古神兽的神剑妖斩,应该也许大概是不会上锈的吧!

不过,妖斩上不上锈跟他白无常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来这里,只是为了履行当初的约定。

不过此时的白淮,是经历过轮回的白淮,此时的他与白无常并不相识。

“你是谁?”

面对着一张熟悉的脸,被质问自己是谁,白无常只能无奈地苦笑。之后,他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瓶子递给了白淮。

吞噬小说网

“呐,孟婆汤的解药。”

白淮小心翼翼地把手中的妖斩插入剑鞘,这才接过白无常手里的瓶子。

白无常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他刚才看到——白淮手里的妖斩掉了一块渣!

白淮显然是没有发现白无常的异常,他只是习惯性地打开了瓶子,闻了闻,然后一头雾水地抬起头不知所谓地看着白无常。

“这是?”

白无常不客气地自己坐下了,一副促膝长谈的样子。

“你是白家家主,从前是,现在也是。”

白淮有些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你的灵魂,生是白家人,死,是白家魂。我是从阴阳里过来的无常,特地给你送来孟婆汤的解药,你有一些不能忘的过往。”

明明这个自称无常的人所说的都是极为诡异的谈论,但凡一个常人听了他的话,都会觉得他是在胡说八道,可是白淮从心底里就生出一股信任,于是他张开嘴一口气喝掉了里面孟婆汤的解药。

过了一会,大概是解药起到作用了,白淮眉头拧在了一起,低着头正处在沉思中。又过了好一会,他才抬起头扯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向白无常道了一声谢。

“你也不用谢我,毕竟当年是我欠你的一个人情。”

白无常起身欲走,却在走到门口处时突然回头。

“白淮,你被白家束缚了那么久,不累么?”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