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二十二章缘是非一全文阅读

楔子

前世苦,今生泪,不过一场人事非。

从前她在后山上守着小石榴的时候,饶是万般皆苦,她却也从未在人前人后落过泪。后来在那个阴阳怪气的小药庄里,守着那份落寞之余孤独之下的爱慕之时,不止人前人后,不止天黑天亮,不止撕心裂肺,不止痛彻心扉……不止一次。这人世间的情啊爱啊的,真是穿肠药断魂汤的毒也不及啊。

沧州的冬天冷的紧,冰里包着水,水里包着她。

她亲眼看着“自己”烂成一具枯骨,心底却毫无波澜,那时常为俗世所扰的心中若真是有一潭水,怕是她心中的那一潭,早就成了死水。常人还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呢,她凭什么为了一个扎自己三刀的男人而惊了心水?不值当不值当啊……只怪当初脑子被蛊虫嗑了洞,傻得透气!

她是个蛊女,从小就被师傅在身体里种下各种各样的蛊虫,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就是一只最大的蛊虫!魂魄离体的那一刻,她在水中没有挣扎,看着那些昔日靠着她的皮肉过活的蛊虫一个个在水中挣扎着死去,她心中竟有一丝快感!

从前她活在山里,蛊虫是她见过的最恶毒的东西。后来她活在俗世,人心便是最为恶毒的东西了。蛊虫若是咬你一口,你还可以咬它一口,人心若是咬你一口,你可能还会帮它咬自己一口!

河面碧波粼粼,却隔着生死两界,从前她身在外面,便为生,如今她身在水下,便为死!也许是惩罚吧,那日她亲眼看着慕君怀里抱着余景姝,她带着执念死也不肯浮出水面让他们看到落魄的自己……自那以后,她再也浮不出这水面,再也离不开这沧州河了!

她已是非人非鬼的妖物,困在沧州河底而不得脱困,有时候想想不用轮回也实在是痛苦,那些过往啊回忆啊,就那么一遍遍地刺痛着她的心,实在是痛苦啊!

水面突然漾起波纹,在水下看也别有一番风景,她正欣赏着这生前不曾见过的景致,却突然被波纹之中伸过来的一只手掐住了脖子。伴着哗啦一声水花四溅的声音,她被强硬着拽出水面!

“啊——”

多日不曾开口,她竟不知自己如今的声音已是个怪物,离开了水面让她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一种灼烧感,像是被人扒了皮一样的痛着!

“妖物,就是你残害了沧州河底的护河神兽,好大的胆子!”

她想起那个笨重而可爱的家伙,每天都蹲在她脚边睡觉,睡醒了还要在她脚边蹭一蹭,就像她曾经的小石榴一样。不过,那个家伙是吃了蛊虫的尸体才死掉的,为此她还哭了好几天呢!

她看向那个身着黑道袍脸也黑的要命的道士,想告诉他真相,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无奈她只好在那人手中挣扎着,却被一道符定住,僵了身体。

唉,人生命苦,鬼生凄惨啊!

她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身处地牢了。

地牢里透着刺鼻的腐烂味,让人恶心,不知道那黑乎乎的铁门后,埋了多少具枯骨,总之这血,就已经流到过道上了,隐隐带着些黑色粘稠的东西,鬼知道那是不是哪个犯人的皮肉烂在那了。

思路客

玄铁造的铁链一环扣一环,紧紧抠在她的手腕里,铁链沾了血水,锈迹斑斑,就像长了倒刺的尖刀刺入皮肤般,痛不欲生。

昨个刚挨了鞭子,到如今这个时辰,也不过才刚刚结上一层薄薄的痂,从头上流下的血,凝干了就粘在眼睛上,稍微那么扯动一下,都觉得刀割般疼,倒是她又成了个瞎子了!

到了夜里,那狱卒会替她解开铁链,前几日还能松松手腕,到如今,已经拿不掉了,那铁链的锈都生到手腕上了,似乎长在肉里了。后来狱卒也就不管她了!

她什么也看不到,觉得疲了,就只是本能地往后缩,直到撞到墙角,她才安心一点点,墙总比人要好,起码,墙不会拿鞭子抽人。如同困兽一般,她蜷缩在墙角,粗重地喘着气。

“三生石坏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云良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一只脚踏在无常面前的桌子上!

无常不紧不慢地倒了一杯茶,装作不经意地洒在了云良的鞋子上,云良猛的抽回脚,一个趔趄差点摔进忘川河,抱怨无常的茶摊离忘川河太近的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无常不紧不慢地回道。

“你去三生石定三生不也没告诉我么!”

云良单手掐腰,做好了泼妇骂街的准备:“你还好意思说,我好歹也是个月辰宫的仙官,好歹也跟你有点交情,好歹也是个亭亭玉立的公子,你不说给我投个家大业大吃穿不用愁的公子哥,好歹也给我投个男子的胎,你可倒好,给我弄成女子不说,还是个乱世中的情种!”

无常忙站起身来,装模作样的给云良施了个礼,“仙官这交情在下可不敢当,不敢当,您呐,自个儿矫情去吧!”

说罢,无常甩了袖子回头就走,一点要留的意思都没有。

云良迈开小短腿,拼命跑了过去,“诶诶,你怎么说走就走,我还没问明白三生石到底怎么了呢?”

无常狡黠地笑着,“我说是你弄坏的,你赔么?”

云良当即停下脚步,谄媚地咧开嘴笑了笑,“月辰宫还有些事,在下先行走了!”

……

三生石究竟是因为什么裂开的,他也不知道,反正能诓走云良,就可以了!

一个人善于交际,喜爱言谈是好事,但若是过于聒噪了,那就是个烦人精。像云良这种的,那简直就是噪中之噪,烦中之烦!

无常正沉浸在云良走了的欢喜情绪中,迈开腿正欲回去睡个回笼觉,却被一封飞来的信纸挡住了去路。

——无常亲启。

无常只好接下信封,拆开来读。

“在下乃万蛊门仓胥,吾家师妹三年前下山至今未归,生死不明,特来此信求无常大人留意一下过往亡魂,吾断不会破坏阴阳里的规矩,只求见她最后一面。吾家师妹名花凉,季姓,性子活脱可爱,不谙世事,望大人多多留意。”

无常读完,信上的字就飞起来聚到半空中合成一张人脸,看来,是那万蛊门的师妹没错了。那字凑成的人脸在半空中飘了一会儿,就化为一缕黑烟飘走了,连信纸和信封都没留下。

无常若有所思地撑着下巴,这万蛊门的弟子做事未免也太谨慎了吧,一点破绽都不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阴阳里是什么龙潭虎穴来人只进不出的怪异之地呢!他这阴阳里的口碑也不算太差吧,就这么不想与自己扯上关系么!无常嘴边挂着一抹冷笑,哼,自己好歹也是个阴阳里的主子,这脾气说来就来了呢,挡也挡不住!

无常甩了甩袖子,正打算将这件事抛之脑后权当什么也没看见就开溜,身后却冷不防响起了孟婆的声音。

“万蛊门的弟子么?我挺喜欢的!信上说什么了?找人?我听说沧州城最近有点不太平!”

孟婆若无其事地抚了抚袖子,装作只是路过的样子若无其事地走了!

无常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差点就忘了,这个孟婆,生前似乎就是万蛊门的,她这态度,摆明了就是护短想走后门,居然还那么理直气壮,居然他还不敢不从!

无常到了沧州就迷路了,没错,他是个路痴!正举步维艰不知所措之时突然收到了孟婆的传信,要说他们阴阳里的传信方式,最正统最普遍的方数信鸽了,但是阴阳里阴气重,一般的信鸽活不到送信地点就挂了,于是在阴阳里往凡间送信,必须在阴阳里离凡间最近的地方——望乡台。可是无常和孟婆平时呆的忘川又离望乡台太远,所以孟婆不喜欢用信鸽送信,一般她手头有什么就用什么,所以,无常收到的孟婆的传信——居然是装在一只碗里的!估计又是孟婆在施汤的时候顺手一扔……

那只碗是自己蹦跶到无常面前的,亏得凡间的人类都太高傲,大多昂头挺胸,不然铁定得叫这碗给吓死!不过途中还是被一个乞丐给看见了,他似乎是以为这是什么值钱的名贵碗,四肢着地就要爬上去抢一蹦一蹦的碗,结果让昂首挺胸的路人给踩了手,无常也趁机抱起碗就是一个冲刺,人群中响彻着乞丐凄厉的惨叫声!

无常终于得空查看碗上孟婆的传信内容,只有三个字,“惩监寺!”无常颠了颠手里的碗,随即毫不怜惜地扔在了一旁,亏得那乞丐还当个宝贝一样,天知道孟婆是个爱干净的主,奈何桥上每过去一位魂魄,桥下就多了一只碗,别人用过的碗孟婆是万万不会再碰的,想到这,无常突然开始心疼自己那一半被拿去买碗的俸禄,他真的是太想念之前的那个孟婆了……

无常刚溜进惩监寺,就找到了孟婆友情提示的那个万蛊门的小师妹,真的不要太费劲,惩监寺整座大牢里只有她一个犯人。惩监寺是凡间惩恶扬善降妖除魔维护正义的地方,看这姑娘浑身浴血披头散发的模样就知道肯定犯了不小的事,而且她魂力微弱,额头间有黑气缭绕,似乎是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三魂七魄也不完整,看样子,是不能再入轮回了。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无常直接给仓胥传了信,反正他只要负责找到人就不算违背了孟婆的意思,其他棘手的事情就交给万蛊门的弟子自己处理好了,总之他无常已经做到仁至义尽问心无愧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