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历史小说 > 养只黑无常 > 第十章姻缘劫二全文阅读

“我在世间走的久了,也常听闻孟婆的名号,传闻里孟婆是个八十老妪的面容,一副和蔼可亲的面相,终日站在奈何桥头为过往的逝人施汤,今日一见,却是个唇红齿白,肤白貌美的姐姐,果然那传闻都是信不得的。”她本在彼岸花丛中洒泪,却被一青衣小子揪过来,看这一桌子人在品茶,见众人都不开口,她就瞧了一眼孟婆提了这一口。

孟婆淡然地品着茶水,一张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不过她自身是十分受用那些赞美的,谁又会嫌弃这个呢!

无常取了杯子为她倒了茶,刚要开口,就见那女子的目光看过来,红唇微启。

“世间传闻的无常也多以恐怖样貌为主,今日一见,也只有那长舌头是真,无常大人,明明是一个身姿绰约玉树临风的俊俏小生。”桌上三人,她夸完了两人,揪着她的那个青衣小子看过来,被她以喝茶的动作搪塞过去了,这真是个麻烦事了,那位公子倒也生的俊俏,可惜了她不识得。

无常也看出其中的端倪,放下茶杯平复了下舌头,免得一会一开口又是大舌头在人家姑娘面前出了丑。

“姑娘可是战神狐玉。”

“正是。”

云良贪杯,从前他只知道那酒是能让人上瘾的,今日却长了见识,这茶,也是能让人越喝越放不下杯的。不过茶总不至于喝醉,他还记得自己来这里要办的正事,他拧着眉毛问那狐玉:“大人为何徘徊于此?”

闻此狐玉就叹了一口气,“就是因为不知为何,才一直喝了那孟婆汤忘了前尘,却又十分挂念那些过往,情不自禁走到彼岸花丛中,又拾起那些过往!忘了又想,想了又忘,一直犹豫不决,便一直徘徊着,唉……”说着她眉目间添了几分惆怅,虽那脸上本也是愁眉苦脸的,但愁这种情绪,却控制不得,只怪往事太难放下。

孟婆身居此处,见多了那些个亡魂带着执念的,有些念得太深,宁愿消散于世间,也不愿忘了前尘过往,那忘川河不知埋葬了世间多少痴情男女,那天上的星星多得都快挤不下了!

“大人恐怕是遇着伤情的事了吧!我们这些人在地底下待的久了,寂寥的很,大人若愿说,我们便听着。”

狐玉又添了杯茶水,“那我便废些口舌就当为你们这茶局添些乐子罢了!”

这些伤情事,说来说去不过一场阴差阳错的孽缘罢了。那日狐玉和一老道斗法,那老道道行甚浅,不小心瞧见了她的尾巴,便一门心思说她是迷惑世人的狐妖,非要捉了她正法。她虽为战神,其实也不是什么好战之人,那也不过是被人多口杂传出来的,其实当年神魔大战,她不过真身变得过于大了些,一屁股坐死了好些个魔兵魔将,便一战成名。要真说起来,这战神的名号,她着实当不起,戴在头上还嫌重呢!且说这老道不过是个凡人之躯,她并不想伤了他,便一路退让,没想到最后却没能收住脚,一个劲的后退后退退大发了,失足掉下了小悬崖。

这悬崖下面,就是那孽缘的开始。

她也没想到自己失足掉下去的小悬崖,底下竟然有一个半死不活的凡人,她一个猛子扎下去,不小心夺舍了那人的身体,原本半死不活的那凡人也立马去了。也许是伤了人遭了报应,她醒来时失去了记忆,便在那凡人的身体里浑浑噩噩的活着。

她醒来时,是在一家医馆里躺着,因为失忆而忘记了今夕何夕,忘了自己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因此脑子有些呆滞,目光也迷离了些,叫那医馆的小子看见了吃了一惊,以为她患了什么大病,伤到了脑子,在屋子里可劲大喊大叫:“哥,那姑娘傻了!傻了!”

那少年口中的哥哥立马赶了过来,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个巴掌。

起初那人进来时,她还盯盯眼望着,他一袭白衣胜雪,几枝素梅绣得栩栩如生,从腰间向胸口处延展,那人抬起手的时候,衣襟随着他的动作而动,素梅好似也动了起来,就如真的枝叶一般。当脸上传过一阵火辣辣的痛时她才收回目光,抬起眼眸委屈地瞪着那人的眼睛,他生的是一对吊眼梢的眸子,横看竖看都带着股刀锋般的尖锐和冷意,让她一口话都憋在嘴边却不敢言,一双大眼睛瞪着瞪着便积攒了一抹泪在眼眶里转着圈圈。

那人面无表情地转了身子离开了,留下淡淡的两个字:“没傻!”

“……”

她在医馆住下来了,医馆里有两兄弟,大的叫刘生,是扇了她一巴掌的那个,小的叫刘在,活泼爱动嘴又甜,她最是喜欢。某人本是不大愿意她留下的,不过在刘在撒泼卖萌打滚的要求下,同意了某女在此打杂,不过工钱是没得,只管一日三餐,还管吃不管饱!

她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听了那刘在叫自己姑娘,她就以为自己姓姑名娘。

“姑娘我吃得不多!”

这话听在耳朵里,很是狂妄,刘在见自家兄长皱了眉头,急忙夹了块蘑菇塞进兄长口中,得了机会急忙解释道:“她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我叫她姑娘,她就以为自己的名字是姑娘。”

说起来她有次还被丢出去了。那个早上她刚出房门,就见刘在捧着个装满了灰黑色干巴巴药材的簸箕屁颠屁颠地就凑了过来,“姑娘住的可还习惯?可有什么不适?”

“我,没什么不适,感觉甚好,甚好。”她呵呵地笑着,实在不知该摆什么表情好。那股药材的味道,刺得她鼻子有些发痒,一个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小书亭

“阿欠!”

那少年大约是还想说什么的,但被她的喷嚏惊到了,失手掉了簸箕,撒了一地的药材。

她皱着眉揉了揉鼻子,“这里的味道好刺鼻啊!”

“嫌刺鼻就离开,没人逼着你留在这。”

不知何时她身旁站了刘生,惊得她打了一个寒颤。他的语气语气强硬又孤傲,她听了有种自己欠他钱的感觉。

“不嫌弃不嫌弃!”她笑着打哈哈,尴尬如她,双手纠结着缠在了一起。

“我看姑娘的伤也痊愈了,不如就离开这满是味道的医馆算了!你一天天除了吃也干不好什么活,若想医馆不那么早就砸在我手里我最好现在就把你解雇,让你晒的枸杞你给雨浇了,让你抓的药你把党参当成黄芪了,我要你,还有何用!更何况我这里有刘在,也不缺什么打杂的人。你在这里也帮不了什么忙,只会添乱,少了你,我倒也少了些麻烦!”

她无话可说,那日的枸杞其实不是雨浇的,是她看那枸杞太干故意给添了水……那日抓药,其实她是认得黄芪的,只是装党参的药盒子更矮,更方便她拿些,反正,她看那党参和黄芪也长得差不多……难得他一天里跟自己讲了这么多话,她有些不知所措,正纠结着该怎么跟刘生解释,她就见刚用过早膳的某人牙里塞了一片绿菜,下意识便脱口而出:“你牙里有菜!”

……沉默三秒后,牙里有菜的那位冷冷地从牙里挤出四个字!

“刘在,送客!”

只见那人额头曝起青筋,一开口就如同雷打,显然是怒到极点。

刘在一脸不情不愿,站在原地扭扭捏捏。

于是那人撸了袖子亲自干。

“我这里是医馆,不是救济所!”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一句讨好的话,就被一巴掌推出了医馆。那人真真是冷血无情,带着三分傲骨七分愤世的孤傲的语调让她听了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哐当!”那人关门也关得气势如虹!

她就这样被丢了出去。不过她仔细想想还委实觉得委屈,那人也太过无情了些,可终归是寄人篱下,她也只好低头。

于是她提着裙摆走上医馆门前,大力地拍门:“大夫,开门哪,我有病,还得继续医治啊!”

“大夫大夫开门哪!我心疼脚疼手疼头疼牙疼啊头发丝也疼啊,大夫我真的有病啊!”

……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