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玄幻小说 > 妖道江湖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不想接的活全文阅读

“我去!你可别乱说啊!你的赌品可真烂,赢你还用的着耍鬼儿吗?随便动动脑子就ok了,你以为姐这大学是白上的吗?是你自己智商不行ok!”赵波小脸儿一绷,数落起藤翔来头头是道的。

“呵呵!连我这二把刀也能赢这么多,真没想到,这打麻将还挺有意思的哈?”对面的张盈沾沾自喜的笑出了声。

“姐!”憨逼藤翔拖了个长长的尾音儿告饶道:“我错了,你能不能把赢我的钱还我呀?”赵波没搭理他,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伸手把面前的麻将往前一推,略带倦意的说道:“挺晚的了,不玩儿了,盈盈咱回去睡觉啦。”

“嗯、我也困了,不过赢了这么多钱就走合适吗?”张盈略显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俩还玩儿吗?”小美女出声询问道。

“那啥、那啥,不玩儿了、不玩儿了,其实我早就困了,见两位美女兴致挺高的,我一直搁这挺着呢。”刘景生特他妈违心的开口道,这货已经输干了。

“还玩儿个屁啊?再玩儿我就得去当裤衩子了。”藤翔郁闷的附和着。

“盈盈!咱走啦!”赵波起身拿起了桌上的钱,招呼了一声便和张盈飘然离去了。

“啊!她、她拿走了俺的钱!”憨逼藤翔委屈的出声道。

“我滚你大爷的!你根本就没掏钱,那是我的钱。”我冲这货开怼道。

“哦,对呀!哈哈!”藤翔变脸老他妈快了,跟喝了开塞露似的大笑着,起身就往卫生间走去。

“对你妹啊!管我借的钱你还没打条呢。”我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打毛条啊?钱都让你媳妇赢走了,你还叫我打什么条?有病吧你?”憨逼藤翔一回身特有理的回怼着我。

“你那意思是我的钱白扔了呗?”我预感不妙的问出了一句。

“你说呢?”藤翔丢下一句,一转身哼着歌就走进了卫生间。我去!我咋那么冤呢?起身就窜出了俺的房间。

“哎!师傅!呸!两位美女等等我!”一溜小碎步我就追上了,刚要回房间的赵波和张盈。

“我去!别乱喊行吗?谁是你师傅啊?”赵波在门口停住了脚步,回身冲我呵斥道,。

“八戒啊!找师傅啥事啊?”张盈心情挺好的朝我调侃道。

“那啥、你弟输给你的钱,可都是我出的,你看能不能、能不能还我呀?”我略显局促的轻声道。

“你有病吧?我又没赢你的钱,再说了赌场无父子,你算老几啊?”赵波黛眉微蹙冷哼道。

“你俩掰扯吧,我先进去了。”说着张盈推开房间的门就走了进去。

“还有问题吗?没事我进屋啦。”赵波瞅我半天没吭声轻声道,跑出来要钱那都是借口,哥们儿哪能真在乎那点散碎银两呢,我扭捏着开口道:“我、我就是想问问备胎转正的事有希望吗?”

“就这点事呀?”赵波云淡风轻的回应着。

“嗯,此事关乎于天下苍生江山社稷呀,为臣不得不问个清楚。”我躬身一礼诉其衷肠,闻言赵波哈欠连天的出声道:“哎!哀家累了,天大的事往后再说吧,你跪安吧。”打发了我一句小美女推门就要进屋,说时迟来那时快,我以迅而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个虎扑就窜上去了,从后面一把就抱住了不及防备的赵波,色胆包天的我,噘起嘴唇子,‘吧唧’一下就亲她滑嫩的脸蛋儿上了,旋即哥们儿一击即退,撒丫子一溜烟儿的就尥没影儿了。

“你、你你给老娘等着!”赵波咬牙切齿的低声骂道,‘敢强亲我,绝不饶恕!’凝立了片刻后她才推门走进了房间。

流水的年华匆匆而过,美好的时光转瞬即逝,生活中激荡起的点点涟漪,终究会复于平淡的,我的日子一天天的往前过着,虽是有点寡淡无味可却很真实。这天早上,我收拾好了正要去上课呢,忽然、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嗡嗡’的就震动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江老板打来的,我心说‘我俩的事不是了了吗,他找我啥事呀?’狐疑的我接通了电话。

“晓月呀,我是你江叔,我有事找你,这会儿你方便吗?”手机里传出了江总的声音。

“这会儿不行,我马上要去上课了,等下课后我给你回电话吧。”我赶着出门就推辞了一句。

“嗯,也行,我真有事你可别忘了啊。”江总叮嘱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找我啥事呢?我嘟囔着拿上书本,匆匆地就出了313宿舍的门。上午的两节课后,我走出阶梯教室,寻了个背人的地儿掏出了手机。

“叔呀,这么急找我啥事呀?”我将电话打给了江总好奇的询问道。

“我、我在外地呢,我这边出了点事,你能不能带人过来一趟?”江老板的声音很急切。

“叔呀,我这边还上学呢,你到底啥事呀?”我有点不爱扯他,但还是耐心的问了一句。

“我拿着钱过这边来赎我儿子,对面让我先交钱,我按照他们说的做了,他们那边开始说收了钱就放人,可、可他们现在居然变卦了,他们说要加钱,不然这辈子就别想再见儿子了,我、我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碰上一帮无赖可咋办呀?晓月呀,你能不能帮帮叔呀?算叔求你了。”江总断断续续的把事给说清楚了,听完后我沉吟着没吭声,我真心不想管这烂事儿。

“晓月呀,叔绝对不能让你白跑这一趟,我给你钱,你说个数我绝不还价,我真是没招儿了,除了你我真想不出谁能帮我了。”江总言语恳切的央求着我。

“叔呀,这不是钱的事,去外地我心里也没底儿,再说这种事我也没办过呀,要不、要不你还是报警吧,不好意思了叔。”我婉言拒绝道。

“报警不行呀,他们会撕票的,哎!既然你不愿意帮我,那我也没别的招儿了,我还是给他们凑钱去吧,要是他们还是耍无赖,不让我带儿子走,那我也不回去了,行吧,就这样吧。”声音落寞的江总说着就要挂电话,他要是一直死皮赖脸的求我,我指定硬着心肠推了这事,可这老小子给我来了个哀大莫过于心死,自然流露出来的舔犊之情,让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一下。

“等等!”

“晓月你说,叔听着呢。”江总精神一震回应道。

“ Ktv的事咱俩算是互惠互利,两不相欠对吧?我帮你搞定威哥,你也把ktv低于市场价卖给了我后面的人。”

“嗯、是这么回事儿。”江总认同道。

“这次是你求我,人情不人情的就不说了,我可以过去一趟,可事儿办成啥样,我可不敢保证,只能说尽力而为。”

“好、好,我知道、我知道。”江总与带颤音的应道。

“你只要能过来,我这事就有希望。”一丝的喜悦冲淡了江总的满面愁云。

“过去可是过去,这趟活而钱薄了可不行,我能找的那帮人可都不是啥善类,毕竟刀头舔血的活儿钱少了可没人扯你,我这么说叔你能明白吗?”我说出了利害关系,这年头说啥都白扯,必须真金白银的说话,我得对天团的大妖们负责,丑话还是讲在前头的好。

“我明白,叔也在社会上混迹过,这点我懂。”江老板连连称是。

“那就这样吧,我尽快笼人过去,妈的!路途有点远呀,可能有点慢。”既然决定了要接下这活儿,我也就不磨叽了语速很快的交待道。

“行、行,我知道了,我就在这等你。”江总唯唯诺诺的应道。

“我们最好别明着见面,我到了会电话联系你的,你准备好我要的钱,我到位了钱就得到位,钱到位了咱就开整,我最后再声明一下啊,事儿不保证成,事儿没成佣金我可退不了,你要是接受的话,我就领人过去,若是接受不了,那就当咱俩没打过这个电话。”我最后跟他确认着这事,我确信他不敢耍我,他是亲眼见过小萝莉化身女魔头的,再有威哥是个啥成色他也是一清二楚的,我能搞定威哥就也能摆平他。

江总略作沉吟了一会儿立马坚定的答道:“晓月呀,叔信你,你就来吧,我能接受。”

“你信我,我指定对得起你,尽量不让你的钱打水漂,就这样吧,到了给你电话。”说完我就挂断了手机,我可不敢把话说满,凡事都有个变数,留点余地将来也好有个进退不是。既然要去外地几天,学校这边我得安排一下呀,我跟刘景生说要出门几天,叫他上课的时候替我喊声到啥的,之后便去了天团那边,这趟活而我打算带马驰一组人去,这次算是解救人质的任务吧,俺的团队没干过这活儿,算是摸着石头过河吧,虎哥和大飞飞知道后也要跟着去,胡阿七也想溜达一圈儿,可ktv装修的事全靠他了,他替我们准备好需用的车辆和家伙后,很遗憾的看着我们两台车一路绝尘的出发了。

我们前后两台车,全是皮实耐操的大排量越野车,我跟虎哥大飞飞一辆车,马驰一组人一辆车,此次是跑长途,一辆车最起码得两个司机换着开才行,我这辆车上虎哥不会开车,他也不愿意学,只好我和大飞飞换班开了。马驰那台车,朱武和吕猛也不会开车,好在大黄儿激灵好学,可以跟马驰交替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