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都市小说 > 人生何处不春天 > 0659 紧锣密鼓全文阅读

可是,如果等法院的判决结果出来之后,谁能知道又是一个什么情况?而且许若玲已经和他们说过了,由于他们的这个案子情况复杂,牵扯面广,甚至还涉及到国外,所以在短期内很难会有结果。到时候怕是黄花菜都凉了。

那该怎么办?

当薛柯枚打电话把这些情况告诉给刘春江,刘春江沉思了片刻,他这样说道:

“这样吧,这件事你不妨先找一下张建峰,让他帮着想想办法。如果能取出这笔资金,那当然好。一旦这个方案行不通,我们还可以着手进行第二个方案:我们可以先变通一下。你现在不是仍然还是刘易的监护人吗?你可以利用这个身份,把这笔钱作为我们集团公司的贷款抵押,放在银行。这样集团公司就可以从银行贷出一部分项目启动资金。这样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反正咱们又不是提取这笔资金,无非就是多掏一些银行的贷款利率......”在电话里,刘春江冷静地给薛柯枚出着主意。

“这......能行吗?”

薛柯枚眨了眨眼,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迟疑着,问道。

“试试看吧,反正又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反正到时候银行让你干啥你就干啥。不过......”电话里,刘春江说话的声音明显低了下来,“不过,这件事尽量不要走漏风声。因为夜长梦多,时间长了说不定麻烦事就多了。”由于刘春江担心如果这事情被对方诉讼人宋月英的那几个亲戚知道,说不定会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所以他特意嘱咐着薛柯枚。

“这个你放心。我当然会注意的。”薛柯枚不由得笑了。她知道,刘春江之所以这样说,倒不是说想独自私吞这笔款项,而是怕这些人把公司投资的事情给搅黄了,毕竟,到那个时候事情就变得复杂了。所以,她这样答应着。

找到了张建峰,薛柯枚便把这个事情的前前后后讲述了一遍之后。

张建峰皱着眉头,他琢磨了一阵,接着又仔细地询问了几个问题,随后这样说道:

“能不能办成,这种事真的不好说,不过,您要试试也行。”张建峰对薛柯枚倒是肚里有什么就说什么,丝毫不像其他律师那样,有时候会夸大其词,故意隐瞒什么。

“咱们尽量争取吧,行不行再说,反正只要尽力就行。”薛柯枚见张建峰信心似乎不足,便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起来。

“那好吧。”

由于张建峰经常跑法院,所以,他知道法院目前办案的进度。由于法院办理刘易继承案件的人手有限,所以,当前他们工作的重点还只是围绕在杨吉辉夫妻留下的那些遗产上面,而股票是张子琪留给刘易的,目前法院一时半会还顾不上她这头。

于是,两个人这些人便开始跑这件事。

刘春江那边也是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他知道,薛柯枚能直接提取出现金固然好,如果不能,那就要按第二套方案进行。所以,自己这边必须提前做好前期准备工作。

不用说,当刘春江把这件事在董事会上一说,其他几个董事连眼皮也没眨就点头同意了他的这一想法。毕竟,在大家看来,这当然是一件好事,只是大家对这件事并不抱有多大的信心,认为这属于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希望很渺茫。

当然这也难怪,除了几个领导,比如聂文成,刘春江在会议上只是含含糊糊地说投资人是他过去的一个朋友,并没有明确告诉他们,这笔钱其实是张子琪生前留下的一笔遗产。因为他不想引起这些人的各种猜想。

既然会议已经通过了,那么,接下来就该准备各种手续了。虽然说起来刘易是自己的儿子,而且孩子的监护人也是自己的妻子。但是,银行怎么能知道这些情况?所以,这么大的一笔贷款抵押,总要签订一份书面合同的。想到秀儿这几天恰好正在自己的家里,于是,刘春江特意委托秀儿,让她抓紧时间马上办理这件事。

秀儿办理这种事情现在已经是轻车熟路。她马上在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里调出了一份贷款抵押合同的模版打印出来,便去操办后面的事情。

签订贷款抵押合同,按照辽源水泥集团的工作程序,当然是必须先要经过公司的合同管理处和法务部的审核才行。

秀儿这些天已经与这两个部门的人关系很熟了,而且他们也知道她与他们公司领导刘春江的特殊关系,再加上这份合同又是集团公司请求别人为自己在银行贷款做担保人,在当今的经济社会中,去哪找这样的好事?

所以,对于这么一件天大的好事他们岂敢怠慢?很快就通过了。

也许是刘春江对秀儿太信任了吧,又也许是秀儿想的太简单了吧,让刘春江没有想到的是,秀儿拿给刘春江的抵押合同,竟然是赵田刚与辽源水泥集团经常使用的一种事先打印好了的抵押合同模版。

当然,按理说这份贷款抵押合同的模版并没有错,毕竟,在这半年多来,刘春江与赵田刚已经多次使用过这个合同的模版了。

而且这种规范合同基本上都是大同小异,除了签约的甲乙双方的名称住所签约地点和时间等等这些栏目都是空白空白之外,其他各项内容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早就打印好了。只要双方把这些空白的地方都签满并且一盖章,合同就算生效了。

这样当然很省事。

不过,这份合同最关键的有一项内容,是双方早已经规定好了的贷款抵押。也就是说,作为赵田刚,每次并不是无偿给辽源水泥集团做担保人,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当然,这也没有什么,毕竟这都是双方已经认可了的。

秀儿当然也清楚这项合同内容。不过,她想的还是太单纯了。她天真地以为,让水大哥的儿子刘易在贷款抵押中获得一定的报酬,那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所以,她并没有觉得合同有什么不妥。

而刘春江又恰好没有仔细查看合同里面的详细内容,他很信任秀儿,当然也很信任签订合同的另一方刘易和自己的妻子薛柯枚。

所以,他很快就在上面签了字,盖了章。然后交给秀儿,让她赶紧送到薛柯枚的手中。

现在,只要合同的另一方签字盖章,那么,这份合同就算是生效了。

当然,剩下的这些手续,主要看刘易和薛柯枚的了。

果然不出张建峰所料,要想从银行提取这么一大笔巨款,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张子琪现在人已经不在了。

所以,当薛柯枚带着儿子和张建峰来到银行办理这件事,银行方面自然不会那么顺利。

既然直接提取现金不行,那么,薛柯枚只好按照刘春江提出的第二套方案进行。

“这应该属于遗产啊。这么小的孩子,你们应该找公证处出个证明才行。”

看到这样一笔巨大的资金,而且继承人居然是一个半大的孩子,连见多识广的银行工作人员都感到暗暗地吃惊。他们一边用怀疑的眼神瞅着刘易和薛柯枚,一边查看着张建峰摆在桌上的各种资料。

“我也没有说不是遗产。不过,即使是遗产,继承人也只有孩子一个人。而且我可是孩子的监护人啊。”薛柯枚说道。

银行工作人员见薛柯枚想以刘易监护人的身份,申请用孩子母亲张子琪生前留下的的这笔巨款来作为贷款抵押,他们对这件事还是十分谨慎。

看了半天,工作人员指着这些材料,用手指头敲了敲,这才询问道:

“虽然被继承人张子琪的父母已经不在人世了。但她的丈夫呢?依照法律的规定,张子琪的丈夫王雪飞也是第一顺序继承人,你应该把他叫过来呀?”

我们知道,由于刘春江不想让这件事扩散,更不想让王雪飞知道这件事,所以,薛柯枚当然没有通知王雪飞。

张建峰果然是律师,他指了指张子琪购买股票的日期,同时又翻开结婚证,指了指结婚登记日期,辩解道:

“这些股票可是在张子琪与王雪飞结婚前就已经购买的,所以属于个人财产,不属于婚后财产。而且在她生前已经留下了一份遗嘱,特别指定这些财产留给孩子。所以在法律上,这些遗产应该算是指定继承。”

“这个......”

银行工作人员皱着眉头看着,似乎还是有些疑虑。

“放心吧,我们只是用这笔钱作为贷款抵押,又不是提取,更何况才抵押这些资金的一部分,所以,您就放心贷给我们吧。”

想到即使这份遗产应该有王雪飞的一部分,但刘易毕竟有权利继承其中的一部分,再加上他们只是用于贷款抵押,并不提取,更何况由于辽源水泥集团毕竟说起来也算是省内一家有名的大企业,信用还算不错,所以,银行方面研究半天,最终也没怎么为难薛柯枚。他们总算是同意放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