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能提取副作用 > 第六百五十二章 体外透析成功,全民参与的难题全文阅读

昆市,第一人民医院。

平时宽敞的手术室,人群密集得像洋葱圈一样,将手术台簇拥在中心。

外科主任们占据着手术台旁的C位,副主任们则挤进了附近最宽裕的空间,主治医生们只能纷纷抢夺大屏幕前的最佳视野。

好不容易确定下自己的位置,每个人脸上都两眼放光,脸上流露出期待的表情。

正中央的手术台上,此刻躺着一名50来岁的病人,陷入深沉的昏迷中,对外界的刺激没有任何反应。

这是一名脑死亡患者,正在为医学进步奉献自己生命的余晖。

他旁边还有一个手术台,上面侧卧着一只打了麻药的小猪。

既然患者已经大脑死亡,身体没有任何自主反应,自然也不需要麻药,能够更好地观察术中和术后的效果。

主刀医生先是来到小猪面前,熟练地切开后腰,取出一颗拳头大小的人肾,然后一个转身,快步来到患者面前。

这颗肾脏放置在一个不锈钢的容器中,由于只是体外连接,所以没有等到完全发育成熟,体积要偏小一点。

接下来,在另一名主刀医生帮助下,两人将患者的大腿和腹部外侧血管,连接到了这颗小小的肾脏上面。

当血管夹子松开,肾脏恢复血供的那一刻。

所有人看着面前这颗恢复了粉嫩的肾脏,不由高声欢呼起来。

主刀医生将一个透明保护罩放在容器上面,常常舒了口气,宣告了手术的圆满结束。

“很好,这个肾脏看起来很正常,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崔主任站在主刀医生旁边,一脸欣慰地说道。

“接下来就看多久能排尿了。”泌尿外科吴主任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细密的水流声。

大家将目光转向尿袋,发现几乎是瞬间,从排尿管里流出来了一大摊液体。

“这…好快啊。”有人惊叫道。

其他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吴主任就一脸狂喜地大喊起来。

“快,赶快把排泄物拿去测一下肌酐含量。”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只要肾脏开始产生尿液,能够排泄废物肌酐,这就是肾功能良好运作的标志。

护士匆匆取下尿袋去做检测。

其他人轮流上前,好奇地围观了一下透明盖子下正常运转的外接肾脏,就都怀着激动的心情一一离去。

大家都很清楚,只要把种植的肾脏连接到人体血管上,没有立即出现排斥反应,也能够正常出尿,实验就算成功了一半。

因为如果是未经处理的猪肾,或者是完全不匹配的人肾,接到人体上,别说三天,三个小时都不可能存活。

速度快的情况下,超急性排斥反应会在几分钟的时间里,就让器官彻底坏死。

甚至如果真的进行移植手术的话,可能连缝合皮肤的时间都不到,就能看到肾脏开始发黑了。

而这颗肾脏不但有着正常的粉嫩色泽,那是血供充沛的表现,甚至还能马上出尿,说明功能性也没有问题,一连上血管就在过滤体内的排泄废物了。

接下来,就看病人能撑多久了。

很快,生化检查结果出来了。

患者的尿液中检测出肌酐。

随后的3天里,肾脏一直正常工作着,病人不但没有出现排异现象,体内的肌酐和血钾等指标也降到了正常水平。

这一消息终于让医生们悬着的那颗心,彻底放了下来。

由于效果比预期的要好,实验时间延长到了72小时。

这段时间,患者就一直呆在ICU的一个单独的病房里,等到时间一到,体外肾脏就从血管上干净利落地移除。

整个过程非常顺利,给后续的临床研究提供了丰富的数据。

结果让人惊喜,排除了超急性排斥,确定了种植器官的功能性。

虽然3个月内的急性排斥,以及半年到1年的慢性排斥还无法拿到数据,但所有参与实验的人员都对未来充满了乐观的心态。

毕竟移植手术的器官缺口实在太大了,这一领域的任何突破都能让人激动不已。

******

随着医疗界一起激动的还有新闻界。

全球首例种植器官人体移植手术,虽然没有移植到体内,但起码连接到人体了。

这可是巨大的突破啊,绝对吸引眼球。

于是各大媒体闻讯而来,经过一番采访后,连夜将报道发了出去。

“震惊!猪体内长出的人肾,首次移植到了人体!”

“器官移植领域历史性的突破,再也不用担心肾衰竭了。”

“三清率领华夏医疗界取得巨大成就,一扫我国器官移植领域滞后现象!”

面对这样的惊天大新闻,网络大V们自然不吝转发,争相蹭流量。

一名叫火星花园的医疗大V发表了一篇长文,深情并茂地表达了对三清的溢美之词,一度引爆了整个网络。

“大家可能有一点不知道,我国器官移植发展非常落后,由于儒家传统观念的影响,心肺死亡观念在国人心目中根深蒂固,导致脑死亡立法推进困难。”

“而国外脑死亡标准的出台,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器官移植的推动。”

“因为一个人呼吸停止15分钟后,器官就难以移植,所以器官移植的发展在极大程度上,一直以来都依赖于脑死亡患者提供器官,可以这样说,没有脑死亡的判定,就没有真正的人体器官移植。”

“我国目前尿毒症患者超过150万,每年却只能做5000例肾脏移植手术,每年超过100万病人需要做肝移植,但实际能做手术的只有1万人左右。”

“这样庞大的器官移植缺口,正是受困于脑死亡立法的缺位。”

“然而,脑死亡对器官移植其实是一柄双刃剑,许多人都担心,一旦放开脑死亡的认定,将会产生大量的伦理问题,导致非法器官移植行为蔚然成风。”

“就像安乐死一样,脑死亡立法也是一个医学伦理和法学的双重难题。”

“幸运的是,三清在器官移植领域有了新的突破,以后需要移植器官的患者,可以直接从猪身上获得人类器官,免去了等待之苦。”

“这样的成果,用一句救死扶伤,万家生佛来说,一点也不过分。”

“让我们期待三清的种植器官走入临床的那一天吧!”

这篇文章一出来,就被疯狂转发,直接冲上了热搜第一。

网友们议论纷纷,发表着自己的看法,甚至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真没想到,脑死亡和器官移植之间的关系,竟然有这么大。”

“我一直以为人刚死的时候,器官最新鲜,最适合移植,原来不是这样啊。”

“你们说脑死亡就是真的死了吗?我看不一定吧,我一个亲戚就是脑死亡以后在病房里又躺了大半年才过世的。”

“楼上,你是不是把脑死亡跟植物人搞混了,两个完全不一样好吧。”

“现在捐赠器官的人越来越多,大概能缓解一部分压力吧。”

“我感觉还是不能放开脑死亡立法,谁知道会不会被什么人盯上,然后出什么意外啊。”

“别阴谋论了,你只要不捐赠器官,就不会有事的。”

“我反正是一块老腊肉了,不用担心有人盯上我的器官。”

“不是说三清已经研究出用猪来种器官了嘛?那以后不用担心被割腰子了吧。”

“三清牛逼,又能挽救不少器官衰竭,苦等移植而不得的病人了。”

“我哥就是尿毒症,年纪轻轻在排队等器官,已经等了6年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排得上。希望三清这项技术早日进入临床吧。”

“恐怕还要很久,从新闻上来看,都没有移植到人体内,只是外接检验了一下,看看能不能用,跟真正的器官移植比起来,距离还很遥远。”

“对啊,我也以为是体内呢,体外的话,还不如三清的人工肾呢,那个更实用一点,还便宜。”

“技术有进步是好事,实验都是一步一步走的,值得鼓励,三清加油!”

“对,秦灭六国也是一个一个来的,慢慢来。”

“我能预料到未来这个技术横空出世,肯定会带来一些社会性的问题。比如说极端动物保护人士还有宗教保守人士的抗议,一些黑产利益相关的抹黑报道,以及社会上对于移植猪种植器官的人进行歧视,等等问题。”

“快进到生物朋克,血肉再生!”

“只有我关心,这个基因编辑猪的肉好不好吃吗?”

“所以我要是把器官取了,猪的其他部位能带回家吃吗?”

“楼上,这种猪是特殊培育的,跟普通猪区别很大,最好不要吃,有些部位有人类细胞的存在,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

“卧槽,吓死人了,不敢吃不敢吃。”

“我要是宗教人士不得怀疑世界啊。”

“人猪合一,天降大任于猪人是也。”

“这项技术,大概率要出可怕的状况,DNA是很神奇的物质,真的不怕猪的DNA进入人体反噬吗?”

“呃,想多了,你天天吃猪肉,也没看到你的DNA变成猪的啊?”

“克隆人狂喜,有猪替自己受死,再也不怕割腰子了。”

“可以,猪不抽烟不喝酒不吃垃圾食品,还是无菌实验室培养,身上养出来的肾肯定比我饱经荼毒的原装肾要健康。”

“以前科学家研究猪肾移植,我总感觉不太靠谱,现在搞出来人肾,感觉靠谱多了。”

*******

昆市,三清总部。

手术成功的消息自然是第一时间传到了卫康耳中。

能维持三天的体外透析,对他来说,临床试验就算已经走出了第一步。

虽然是一百步里面的第一步,也是足以抚慰人心。

看来,下一步的脑死亡患者体内移植试验,也可以开始着手了。

正在沉思之际,突然桌上的手机响了。

一接通,里面就传来王桂清熟悉的笑声。

“卫总,听说三清的器官种植项目,临床研究取得了极大的进步,真是可喜可贺。”

卫康不由心中一动,不知道上面对脑死亡立法这事怎么看?

要是国内能直接在脑死亡患者身上做体内器官移植,他也就不用千里迢迢跑到鹰国去做了。

想到这里,他立即问了出来:“王老,我这正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

“我们现在是在猪身上种出了人的器官,但是临床研究上一直无法顺利推进。”

“难点主要在于临床前研究,异种器官移植需要走一个中间过程,也就是在脑死亡患者身上先证明有效性和安全性,才能给正常的患者做移植手术。”

“可是,咱们国内的脑死亡接受程度比较低,器官捐赠就更不用说了,阴谋论到处满天飞。”

“国内器官移植的研究也正是受困于此,才会落后国外许多,现在我们三清也遇到了同样的难题,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王桂清脸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其实他了解到上面的意思,对这么重大的实验,肯定是要全力支持的。

但是——

在儒家思想的千年熏陶下,大部分国人都只能接受心肺死亡观。

更不用说,脑死亡还跟器官移植紧密相连了。

很多人可能嘴上看起来非常开明,不反对器官移植,反而非常尊重祝福。

但一到自己身上,那就都是祖宗之法不可变了,绝对要全须全尾地入土为安,就连火葬都觉得很难接受。

如果贸然推出脑死亡立法,势必会对整个社会造成巨大的冲击和震动。

王桂清沉思了片刻,缓缓说道。

“卫总,你的想法我非常理解,但也要考虑到,我国人民整体的文化水平还不高,要在全国范围内普及,实行脑死亡标准,恐怕还有点困难,甚至可能引发大家的反感。”

“另一方面,就算患者脑死亡,家属也不一定能够接受器官捐赠,所以还是要从长计议。”

“不过呢,小范围内,特定情况下,倒是可以实行。”

“小范围和特定情况?这是什么意思?”卫康疑惑道。

“就是对那些签署了器官捐赠协议的人,如果他们发生了脑死亡的现象,可以特事特办,使用脑死亡的判定标准,不用等到彻底咽气再捐赠。”

王桂清解释道:“这也算对政策法规的一种灵活应用,对临床医疗技术的大力支持。”

“你觉得怎么样?”

“这…”卫康顿时心中了然。

说来说去,还是要看民意啊,如果患者自愿,那自然是极好的,如果不自愿,肯定不能裹挟民意。

这条件看起来似乎是大开方便之门,但是又要捐赠器官,又要同时脑死亡,这样的患者,哪里是那么好找的。

等个十天半月,也不知道有没有一例。

哪像国外那么方便,脑死亡立法后,器官移植极度发达,只要花钱够多,就能找到充足的供体。

不过他心中也明白,这样做也是为了大家好,能特事特办,就已经算是鼎力支持了。

卫康笑道:“那我就谢谢王老的一片好意了。”

又随意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他看了看推送的新闻,发现这件事已经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了,于是随手点了进去。

网友们正聊得热火朝天,语气中多加赞赏,甚至有不少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家属在诉苦。

看着看着,卫康脑中突然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

“既然大家都这么看好,希望三清早日在器官种植方面取得突破。”

“而临床研究又需要脑死亡患者和家属的支持,才能顺利进行下去。”

“那我不如直接问广大民众,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看法?”

“这是惠及全体国民的大事,自然要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

“遇到了困难,也要寻求他们的帮助。”

“如果他们都觉得不行,那我只能先做海外临床了。”

“如果支持三清的人够多,那么,在茫茫人海之中,也许我就能找到自愿的患者了。”

“于国于民,于民于我,怎么看,这波都不亏!”

这个念头一旦冒出来,就再也抑制不住。

卫康怀着激动的心情,迅速打出一段话,发布在浪博的个人账号上。

瞬间,就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