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 > 其它小说 > 秦时之七剑传人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锅从天降全文阅读

得到扶苏回答的章邯脸上露出了然之色,沉声说道,“如此一来的话,这套刺杀计划就有了一个绕不开的问题。”

“鱼翅烹熊掌这道菜是海月小筑主厨的独门秘方,每次做菜时都要关门闭户,禁止任何人旁观,照理说天底下除了他以外没有第二个人会做这道菜。”

“多日之前,海月小筑的主厨就被换掉了,所以……那天的那份鱼翅熊掌,是从何而来的呢?”

“这个问题也不难解决吧?”李斯在一旁提出了质疑,“原本的厨子应该是被他们控制起来了,从他那里拷问出制作的方法应该不难。”

“孔子有云: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章邯脸上挂着微妙的笑意回应道,“鱼翅烹熊掌这道菜,是典型的齐鲁菜色,用料珍稀,手续复杂,烹饪难度很高。”

“主厨被替换掉的时间才不过半月,时间未必来得及。”

“当然,这只是推论,最重要的证据是——我已经找到了失踪的主厨和杂役的下落。”

“虽然处理他们的人很仔细,连尸体都已经完全销毁,但凡有所为,总是要留下些许蛛丝马迹的。”

“从现场的痕迹来看,他们早就已经被直接灭口,尸体全都没有头颅,应该是拿去做人皮面具了。”

“鱼翅熊掌这道菜的来源,也就成谜了。”

章邯的语气,越发的意有所指。

鱼翅熊掌的来历确实有问题,但是这个问题的答桉他早就有数了。

刺杀桉既然牵扯到了厨子,那影密卫肯定要把桑海附近所有的厨子都列入调查名单里。

而庖丁恰恰是桑海最有名气的厨师之一。

别说章邯一开始就把最大嫌疑人套在了抓走庖丁的罗网身上,就是抛开这一点,他也会盯上庖丁。

所以章邯这会儿的明知故问,其实是在敲打李斯。

也不算是威胁李斯,就是想让他老实点——你自己现在屁股底下还不干净呢,就别想着拉儒家下水了!

章邯话里的隐义,李斯也听出来了。

不过尊贵的相国大人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好歹也是堂堂相国,百官之首,哪有那么容易被别人拿捏住?

被牵扯进刺杀桉的事肯定会让他有些灰头土脸,但也仅此而已。

况且以赵高的老练奸滑,章邯能抓住实际证据的可能也不大,他没必要太过小心翼翼。

相反,李斯觉得现在他就得大胆一点,因为这是个绝佳的时机。

因此相国大人听完章邯的话以后,横眉一笑,揖手向扶苏说道:

“说起来,天底下或许还真有第二个人,会这道鱼翅烹熊掌。”

“哦,愿闻其详。”章邯眉头一皱,侧目看向李斯。

“我听说有一个人,厨艺冠绝天下,天下菜肴无论工序如何复杂,烹饪如何困难,只要让他尝上一口,就能立刻复刻出一模一样的来,毫厘无差。”

章邯的脸上浮现出些许无奈之色。

李大人你还真是锲而不舍啊,为了给儒家扣黑锅连自己都不惜搭进去吗?

扶苏倒是对李斯某种意义上算是自爆的操作不以为意,笑呵呵的追问道,“世上竟有如此奇技……这人是谁?”

李斯嘴角泛笑,沉声回答道:

“此人,就是有间客栈的掌柜,在桑海被许多人视为厨神的庖丁!”

“同时,他也是从属于墨家的叛逆分子,以及……小圣贤庄唯一的主厨。”

最后半句,李斯的语气明显的加重了,可以说是毫不掩饰自己对小圣贤庄的针对了。

章邯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了他一句,嘴上则接话道:

“小圣贤庄是儒家圣地,一向专研学问,不理世事……”

李斯插话打断他道,“但也因此,儒家始终游离在帝国的管辖之外,不是吗?”

“……”

话是没错,不过你这针对性未免也太……章邯一时无言,只好点了点头。

虽说这话反驳不了,但章邯也不愿意放任李斯再把儒家莫名其妙的拉扯进来,于是换了个角度说道:

“也许庖丁确有李大人所说的神乎其技般的厨艺,不过他不是早就被大人手下的罗网抓获了吗?”

“一个被关进噬牙狱里的厨子,恐怕没有在外界搅动风雨的能力了吧?”

章邯几乎要把噬牙狱里的破事给他挑明白了,就差指着李斯鼻子让他安分一点。

不过李相国显然是没有安分下来的意思——有证据你就举报我,没有那就先看我发挥!

“庖丁确实在多日之前就因为身份暴露而被罗网缉拿关押,但这不代表他就不能参与进这场刺杀行动。”

“章将军之前也说了,墨家的嫌疑很大,而庖丁,正是墨家的间谍暗探。”

“说不定他们早就定下了类似的暗杀计划,庖丁也早就将鱼翅熊掌的做法教给了别人,只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之后我宴请公子殿下,就被他们盯上并选做了这个合适的时机。”

“如此一来,话题又回到了最开始——罪魁祸首还是墨家喽!”章邯试图打断李斯的继续施法,终结这个话题。

李斯却强行将话题继续了下去:

“那也未必。”

“章将军别忘了,庖丁和儒家之间的关系,可谓十分密切啊!”

章邯挤着眉头,尽量控制声音平静的反问道,“李大人的意思是,儒家和墨家暗中勾结,意图谋逆吗?”

“只是一种猜想。”李斯如此回答道。

章邯扭过头盯着他,肃声反驳道,“这种联想,未免太过牵强,为此就把和墨家同为显学的儒家列入嫌疑名单,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证据的话,我倒也有一些呢。”李斯嘴角挂着不含一丝感情的浅笑,沉声回应道。

话音落下,他伸手掏出了一卷卷轴,上前递给了扶苏。

扶苏展开一看,是一副肖像画,而所画的人,正是天明。

也就是刚来桑海遭遇罗网刺杀时,遇到的一老一少中的少年。

再次看到这张脸,扶苏又一次产生了极为浅薄的熟悉感,想起了多年之前死于宫中大火的那位丽妃。

李斯的声音适时响起:

“不知公子还记得这个少年吗?”

“他是被陛下秘密通缉的人,之前在机关城之役让他侥幸逃脱,随着墨家的人一同来了桑海。”

“现在不知什么原因,更是莫名成了墨家的新任巨子。”

“微臣手下的人仍然在暗中搜捕他的下落,却迟迟没有结果,就是因为他躲进了小圣贤庄!”

扶苏回过神,收起画卷,语气平澹的回应道:

“毕竟只是个少年,又没有被公开通缉,小圣贤庄一时不察之下收容了叛逆分子也可以理解,不能因此断定他们和墨家叛逆有所勾结。”

李斯立刻补充道,“还有一点,就是小圣贤庄三当家,张良的身份问题。”

“他的出身,以及他和逆流沙主人卫庄之间的关系,公子殿下应该也有所了解。”

因为牵扯到流沙和古寻,张良的问题李斯没有讲的太直白。

不过一向不愿意开罪古寻的他此时都舍得把张良当做攻击儒家的由头了,也可见李斯在这件事上的决心——虽说他一点也没冤枉张良。

扶苏没有出声,静静地看着李斯,显然这些理由还不足以让他松口。

扶苏肯定是有些偏袒儒家的,但也是有限度的。

如果李斯有足够的实证来指证儒家存在问题,不管扶苏对儒家有怎样的安排,在这件事上都要有所让步。

李斯沉吟一下,继续说道:

“还有一点,姑且算是种左证吧。”

“公子可知海月小筑‘沧海映泰岳,鱼翅烹熊掌‘之名是从何而来的?”

“我记得……”扶苏稍一回想,目光微微抖动了一下,“是多年之前,身为儒家掌门的伏念所起的。”

李斯点点头,“不错,正是伏念。”

“也是因为他这个儒家掌门的背书,才使得海月小筑的名气彻底打响,闻名于齐鲁大地。”

“这也没什么问题吧?”扶苏反问道,“一桩风雅趣闻而已,海月小筑跟儒家并没有任何实质联系。”

“海月小筑和儒家自然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李斯微微垂首,压低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寒芒,幽声回答道,“……这两句话却有问题。”

“这道菜名,源于《孟子》中的名句。”

听到这儿,扶苏脸色阴沉了几分。

一旁的章邯看向李斯的目光也发生了变化,隐隐闪过一抹感慨。

李斯低眉耷眼,自顾自的说道,“正所谓鱼与熊掌不可得兼,而它所代指的其实是……”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

“舍生而取义……”扶苏轻声呢喃着接上了最后半句。

………………

将军府,中院廊道之上。

章邯和李斯并肩向外走着。

刚才争论的问题,在李斯最后一番‘清风不识字‘的操作下,也算是尘埃落定了。

他成功的把黑锅给儒家也扣了一份。

文字狱这种东西,从古至今都少不了,只是有的时候严重,有的时候宽松而已。

而且不得不说,这种强行解读扣帽子的操作真的是很好用。

身为相国,又是出身小圣贤庄的李斯帮着自己的掌门大师兄解读了一下‘他的‘意思后,扶苏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对统治者来说,舍生取义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这个词和刺杀这种孤注一掷的操作蜜汁契合。

所以……就遂了李相国的意吧。

章邯用眼角余光暗中打量着神色如常,仿佛刚才坑害自己师门的不是他似的李斯,心中不由暗自感慨。

果然啊,还是你们这些玩政治的人心更脏啊!

李斯这时好像注意到了章邯的偷看,突然朝着他揖手一礼道:

“章将军,刚才我的语气或许有些激进,若有冒犯,还望你海涵见谅。”

章邯急忙回礼道,“李大人太客气了,大家都是为帝国效力,何谈冒犯一说。”

“不过关于调查儒家这件事……小圣贤庄毕竟是李大人你的师门,而影密卫做事一向百无禁忌,我担心……”

李斯闻言大手一挥,义正言辞,冠冕堂皇的说道:

“李斯虽师从儒家,但一切当以帝国社稷为先!”

“海月小筑的刺杀桉,事关重大,不容有失,章将军尽管去查,无须有任何顾及。”

“一旦有了真凭实据,证实儒家藏有异心,暗中谋逆,李斯绝不徇私姑息,定会请命亲自……剿灭小圣贤庄!”

“……大人气节,章邯佩服。”

章邯说着成年人的违心话,心里却忍不住腹诽——你这语气确实听不出一点包庇的意思,你分明只想儒家暴毙!

………………

桑海城郊,墨家临时据点。

“所以,这次的刺杀行动到底是哪家策划的啊?”大铁锤摸着光滑的头皮,瞪大眼睛看着张良问道,“是其他的反秦势力出手了吗?”

班大师舞动着自己的机关手,若有所思的问道,“听子房你话里的意思,这场刺杀背后应该是大有问题喽?”

张良微微摆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然后笑着一点点解释道:

“目前的桑海,有能力策划,并具体实施这样一场计划缜密,安排巧妙的刺杀行动的组织,只有四家。”

“流沙、罗网、儒家,以及墨家。”张良伸出手指,一一数了过来。

桑海地区当然还有其他势力能发动刺杀,但很难调动这么多的人手,安排的这么细致,首尾收拾的这么干净。

其他势力要想刺杀扶苏,手段肯定会更加的……简单粗暴一些。

大铁锤听了这话,也比着手指头挨个算起来:

“首先墨家排除掉,不是咱们干的。”

“流沙和罗网也可以排除,他们都是帝国那边的。”

“所以是……儒家干的!?”大铁锤看向张良,不可置信的惊叫道。

高渐离闻言直接给他否决了:

“不可能是儒家做的,他们……就算决定反抗帝国,也不可能用刺杀这种手段。”

盖聂这时也插话否定这种不着调的猜测:

“儒家不可能刺杀长公子扶苏。”

“他与一贯主张强硬铁腕政策的李斯不同,在某些方面更主张怀柔温和,亲近儒家学说。”

“更何况,多年之前,儒家掌门伏念曾到访咸阳,亲自教导过扶苏一段时间,有一段师生之义。”

大铁锤听了这话下意识的滴咕道:

“又有关系?”

“这怎么谁谁之间都沾点关系呢!”

大铁锤这话也算是有感而发了。

在场的,卫庄和张良有关系,然后又都和古寻有关系,然后古寻和章邯有关系,和扶苏有关系,扶苏和伏念有关系,伏念又和张良有关系……

就很混乱。

而且这都扯上关系了,还反个屁的秦啊!

班大师闻言没好气的朝他翻了个白眼,“你管人家有没有关系呢!”

不管怎么说,合作已经达成,就算对卫庄和张良有所不信任,那也不能摆到明面上啊!